《琉璃》番外36:女帝直接問信王,你想不想娶我?

小明丫說劇 發佈 2021-08-03T07:30:23.841366+00:00

前情回顧:《琉璃》番外35:天子只是權臣的傀儡,信王要保護心愛的姑娘 小桂子見梨落盯著信王的畫像發獃,忍不住問:「陛下還沒有選皇夫,現在手上又只有信王的畫像,何不順利成章?」她將畫像仔細地卷好,遞給小桂子:「幫朕好好收起來。

前情回顧:《琉璃》番外35:天子只是權臣的傀儡,信王要保護心愛的姑娘

小桂子見梨落盯著信王的畫像發獃,忍不住問:「陛下還沒有選皇夫,現在手上又只有信王的畫像,何不順利成章?」

她將畫像仔細地卷好,遞給小桂子:「幫朕好好收起來。」

李德正來找她時她正在看一張監察署交上來的涉嫌謀反的官員名單。

當看到「蕭景沐」的名字時,她的眉頭跳了跳。

李德正對她道:「陛下可有看到謀反名單?何時下令將這些反賊捉拿?」

「反賊?」她看著李德正,「為何信王的名字也會在裡面?」

李德正面不改色:「陛下難道不知信王跟南宮氏皇族走得很近?而且據說他在密謀將軟禁的太皇太后救出來。如今信王兵權在握,在大胤威望又極高。若他真將太皇太后救出來,太皇太后隨時能從南宮氏選出一皇室子弟繼位,將陛下從皇位拉下來。所以,信王絕對不能留!」

她壓制住自己的怒意:「師父也知道信王威望極高,朕若真的將他處死,就不怕民怨沸騰麼?」

李德正沉聲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她發出一聲嗤笑:「可是朕一點都不想讓信王死呢?即使全天下的人會背叛朕,信王也不會。師父曾經不是要助朕匡扶大胤江山麼?如今是不是用了過多精力在捉拿反賊身上?」

李德正突然離她近了幾步,一下與她只隔著一張桌子,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坐在龍椅上的她,聲音充滿壓迫:「陛下難道當了皇帝,就開始不聽師父的話麼?陛下也不要忘了,即使沒有陛下的首肯,師父我也能將那些礙眼的人一一剷除!」

等李德正一走,梨落把手中的茶杯直接捏碎。

小桂子出來驚道:「陛下,您的手受傷流血了?」

她淡淡道:「小桂子,替朕準備馬車,朕要出宮一趟。」

說著她又想起了什麼,又繼續對小桂子道:「梅園的梅花現在開得正好,你去替朕摘一束來,記住要含苞待放的那種,這樣摘下來的梅花才能養得更久些。」

小桂子笑道:「信王殿下最喜歡梅花了,原來陛下是要去信王府。」

到了信王府,府里的人看到她來就要三呼叩拜,她揮手示意免禮,問管家道:「你家王爺現在在哪?」

管家道:「來了客人,殿下正在招待。」

客人?她想到李德正說信王正在接觸南宮氏的皇族商議要把太皇太后救出來的事,她臉微微一沉,親手抱著梅花對管家道:「不必通傳,朕自己去找信王便是。」

管家說信王在雪廬招待客人,她剛靠近就聽到裡面傳來一個嬌滴滴的女聲:「沐哥哥,那你要答應我,要經常來找我玩。我現在要回去了,你送送我好不好?」

然後是他一貫溫潤的聲音:「好。」

很快她看到他和一少女走了出來,這少女她認得,是她一個皇叔的女兒,算起來還是她的堂妹。

他沒想到一出門會看到她站在門外,微微一愣,就拉著那少女一起跪下:「不知陛下駕臨,有失遠迎。」

然後他對少女道:「你先回去。」

那少女看了梨落一眼,眼中有懼意,但更多的是敵意。

等她走遠了,信王才看著梨落微笑道:「陛下怎麼來了?」

她看著手裡的梅花:「梅園的梅花開得正好,想著你喜歡,便折了幾枝過來給你。」

他的視線從梅花移到了她的手上,神色頓時一凜:「你的手怎麼了?」

雪廬里的炭火燒得旺,時不時發出「叭」的一聲。

他坐在她邊上,細細地幫她處理手上的傷口:「是哪個太醫幫你包紮的?怎麼這麼粗心,連瓷渣都沒有處理乾淨?」

她看著他:「是我自己包紮的。」

他一愣:「怎麼不去找太醫?」

「因為找太醫耽誤時間,我想快點見到你。」她說著繼續看著他道,「我看到那幅畫了。沐哥哥,你是不是想娶我?」

想看更多《琉璃》番外,關注我喲。

更多相關閱讀推薦:

《琉璃》番外34:女帝為鞏固政權要選皇夫,信王醋了

《琉璃》番外33:將冰冷的帝王變成愛笑的姑娘,信王捂熱她的心

《琉璃》番外32:被問是否有妻室,信王直言心中有一人

關鍵字:

同事常常問我:你這是什麼香水呀~味道好香哦~

2021-10-04T04:08:46.370429+00:00

一聽到我說「沒噴香水」都不相信!! 散發自然體香的蜜密 而且我連那邊都是香香的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