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慶餘年》的閱文遭遇「合同事件」,究竟是誰的鍋?

字頭社 發佈 2021-08-03T08:16:28.091263+00:00

儘管高管更迭向來是大事,但誰也很難想到,閱文集團這次新老管理層交接棒的故事,會被外界越講越離題,並最終引起一場震動網絡文學圈的軒然大波。


儘管高管更迭向來是大事,但誰也很難想到,閱文集團這次新老管理層交接棒的故事,會被外界越講越離題,並最終引起一場震動網絡文學圈的軒然大波。

4月27日,前閱文聯席CEO吳文輝宣布從閱文榮譽退休。就像武俠小說中金盆洗手總是會引起風波一樣,吳的退隱江湖,也在閱文作者圈裡激起了連鎖反應,引發了他們對閱文是否會走向全面免費的擔憂。

而所謂「新合同」事件的爆出,整體來看疊加著一系列的事實偏差和誤解,則將事態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本應共榮共生的網文平台與作者間的關係,在此時似乎陷入空前緊張的境地。

作為多年的網文老讀者,社長一直很關心閱文乃至整個網絡文學產業的發展。客觀來看,整個事件的背後,其實稍加梳理便可以清楚地看到問題所在。

二十年的行業積弊

此次閱文事件的兩個爭論焦點——免費收費模式對作者收益的影響和著作權的歸屬——均是平台與作者之間的利益分配問題。在很多隻為博人眼球的營銷號那裡,這甚至直接被放大成一個資本家剝削勞動階級榨取剩餘價值的故事了。

這種故事,很帶流量,也很容易帶節奏。但根據官方闢謠,此次爆出的所謂「新合同」,其實早在去年9月就已推出,當中諸多不合理條款,其實是行業通用條款,有些甚至可以追溯到網文產業發展的早期。

即使按常理來思考,也沒有哪個新官上任三把火會傻到把自家宅邸根基給點了的。特別是新接手閱文的程武和侯曉楠,一個是騰訊影業的CEO,一個因建立了騰訊開放平台而熟悉創業者生態,兩人對內容行業均有多年的造詣和理解。

閱文實行多年的收益分配製度,之所以在此時突然引起作者們的強烈不滿,其實是中國網文行業在二十年發展過程中所遺留下來的諸多積弊,借著閱文領導層「疊代」這個時間窗口的集中爆發。

付費閱讀模式,可以追溯至零零年代年的起點中文網。彼時中國網際網路剛進入發展期,網速有限,大眾可選的娛樂消遣方式也較為單一。從推出按千字計價的付費網文,確定了行業稿酬標準,到開創了首月免費、試讀、分章節訂閱等網文收費模式,起點通過讓用戶以低成本享受網文的方式獲得了用戶量的迅速成長。

但隨著科技網際網路的發展,大眾娛樂消遣方式的多元化無疑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擠壓了網文行業的成長空間。

早年由於網文平台和作者均處於行業發展早期,生存問題成為了他們首要關注的問題,在這個背景下,平台願意以相對低廉的價格收購有潛力的IP作為長期投資,而這筆錢對於許多早期作者來說又是一筆可觀的額外收入——一件在彼時條件下是兩廂情願的事情,卻很可能因為後期作品大賣而變了味道。

在4月剛發生的「天下霸唱被判侵權《鬼吹燈》」事件,便是一個典型例子。早年以10萬低價將《鬼吹燈》「除法律規定屬於作者權利以外的全部權利」賣出去的天下霸唱,如今卻為此無法自由地在《鬼吹燈》的世界觀下繼續創作,聽起來不合情理,卻合法理。

這一切的背後,反映的是一個大環境已經改變、制度模式不再匹配現實的問題,是整個行業亟需變革的問題。

網文行業亟需變革

閱文嘗試免費閱讀業務,引起了作家們的集體反彈。但對於閱文來說,目的很簡單,就是抓住來自下沉用戶的增長空間。下沉市場的流量,是近幾年來整個網際網路行業的重要的增長點。

中國電商發展十幾年,本以為已經進入流量紅海的存量經濟時代,結果半路殺出個拼多多,通過著眼下沉市場走出了一條農村包圍城市的快速增長路線,嚇得淘寶趕緊加碼聚划算搶奪市場。

而免費與收費閱讀從來都不是二元對立的兩面。閱文在免費閱讀領域是個後來者,在它之前,市場上已經有米讀等迅速成長的競爭對手,但這些競爭對手事實上並未動搖閱文的付費根基——閱文的頭部作者未見被挖走,內容生態也依然完整,免費平台甚至未能撬走多少閱文的核心付費用戶。

這與淘寶推行聚划算的思路是類似的,雖然淘寶和聚划算的目標用戶有所重疊,但整體上兩者在業務上更多的是一個並行互補的關係,推行聚划算並不會影響到淘寶平台本身的收入,反而對淘寶的營收帶來新的增長。

當然,作者們關注的焦點,不在於是否參與免費閱讀,而在於自己應得的利益是否會在閱文推行免費閱讀過程中,由於廣告收入所存在的不確定性而遭到犧牲的問題。

雖然免費閱讀的收入來源主要是廣告點擊,但具體到與作者的利益分配上,分成比例如何、是否引入保底收入、如何激勵創作,這其實都需要一個協調和探索的過程,這也將是一個模式變革和創新的過程。新任閱文總裁侯曉楠也對此作出了正面的回答:

付費閱讀肯定要繼續鞏固並且做大,而未來在考慮免費模式時,也會有明確的作家收益。同時,需要為付費和免費規劃不同的作品內容庫,匹配不同的產品渠道及對應的收益體系。當然,無論哪種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選擇。

而閱文應對巨變的另一個探索,便是進一步做強IP運營業務。大手筆買下新麗傳媒、版權運營成為主要收入來源便是為此。IP運營作為一個能帶動一整條產業鏈聯動發展的業務,已經成為內容平台保持可持續發展的不二法寶。

去年成功推出的《慶餘年》正是改編自閱文持有的人氣小說,成為了其一直追求的「放大IP價值鏈」戰略的一個成功典範。根據財報,新麗傳媒在2019年錄得32.363億元的收入和5.486億元的凈利潤。

但也正是因為IP運營的廣大前景和對收入的巨大貢獻,使得閱文合同中關於著作財產權授予條款的不合理之處成為了作者們關注的另外一個焦點。而事實上,這也是一個由來已久的歷史遺留問題。

著作財產權得到關注,其實也是整個作者圈成長和整個IP運營產業走向成熟的一個標誌。如今這塊蛋糕要做大,對過往粗放運營模式的改革必不可少。在懇談會上,程武也以清晰的表態正視了這個過去經常被打馬虎眼迴避掉的問題:

對於包括改編版權等各種衍生權利在內的著作財產權,將會在雙方自願的前提下,為作者的授權匹配對應的權益……未來我們會考慮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選擇,對授權權限分級,把選擇權交給作家。

閱文新考驗

對比閱文過去兩年的財報,閱文本身是有在變革的。

閱文2019年的在線業務占總收入的比例從2018年的76%下降至44%,而版權運營及其他收入則同比大幅增長283.1%至人民幣46.373億元,占比從24%大幅上升至56%——角色對調,閱文的主要收入來源已經從傳統的在線閱讀付費收入轉變為版權運營收入。

收入結構的巨大變化,業務模式的推陳出新,乃至最近來自管理層的一系列調整和動作,均是閱文著眼於其傳統模式的局限性而尋求變革的體現。

此次合同事件的爆發,牽涉到作者這一閱文發展的根基,又有外部因素煽風點火的跡象,是對新管理層的一次重大考驗,但我們也不妨將之視為一次機遇。

至少目前社長所看到的,第一時間正面回應問題、及時聽取作者意見、迅速採取動作,這新官上任放出來的三把火還是可以的。

就在程武接棒官宣次日,閱文股價即大漲超14%——《慶餘年》火成現象級大劇的時候閱文都沒能有如此大的單日漲幅——而在懇談會當天股價也漲了7%,資本市場顯然是看好這次管理層變更給閱文變革帶來的積極信號的。

每個產業發展進入新階段,總會伴隨著不同利益主體之間的紛紛擾擾——往遠說有阿里巴巴「十月圍城」遭遇中小賣家集體圍攻,往近說有美團外賣過高佣金提成遭遇粵餐飲協會發難——但只要大家坐下來好好談,這些發展中的問題總會解決,阿里美團如此,閱文亦會如此。

關鍵字:

他終於說出口:為什麼最近都不碰我⋯

2021-07-05T06:26:11.129472+00:00

可能是因為白白也變少,還被誇獎那邊還好像有一股淡香,但光看內內妳就會知道

 

他終於說出口:為什麼最近都不碰我⋯

那天跟我ㄤ攤牌講完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每次"醞釀"完,要進到緊要關頭時⋯他說都會聞到一股怪味.. 就瞬間都無感了!

他還說⋯ 有時還會看到內內上有白白的,他真的會有點怕(瞬間覺得好可恥,還以為他外遇)

其實一直以來~

自己偶爾會聞到淡淡的味道,但覺得不是很濃,應該還好吧?就沒放在心上,而且都已經有用洗劑、也買淨味噴霧用了,怎麼還這樣

後來看了很多營養師聊說,除了外部洗乾淨,有問題一定是從內發出!

想解決就必須靠吃進去的改善!

我自己是大概吃1週,就有發現味道慢慢淡掉,幾乎沒有了!

可能是因為白白也變少,還被誇獎那邊還好像有一股淡香,但光看內內妳就會知道,真的改善了!!也比較不會悶癢

分泌物多真的會讓另一半觀感不太舒服,再加上有異味,老實說換作是我,也會有點抗拒吧~分享給妳們參考嘍

果然聽營養師的調理絕對沒錯!

已重拾戰火 >//< 好險有這個頗神奇的好物哈~有需要很推薦逛這個,太有效了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