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天承萬羽 發佈 2021-08-03T08:25:19.026322+00:00

「十里平湖霜滿天,寸寸青絲愁華年。對月形單望相護,只羨鴛鴦不羨仙。」她,如魅如仙,衣袂飄然,皓衣黑髮,抿唇脫俗,一笑魄心勾魂。他,似人似仙,書生意氣,文氣健雅,俊美憨笑,意濃情深。《倩女幽魂》大千世界裡,你我皆塵埃一襲粗布青衣,一頂破敗小帽,一雙踏破的布鞋。

「十里平湖霜滿天,寸寸青絲愁華年。對月形單望相護,只羨鴛鴦不羨仙。」

她,如魅如仙,衣袂飄然,皓衣黑髮,抿唇脫俗,一笑魄心勾魂。

他,似人似仙,書生意氣,文氣健雅,俊美憨笑,意濃情深。

大千世界裡,你我皆塵埃

一襲粗布青衣,一頂破敗小帽,一雙踏破的布鞋。世事多舛,飽讀詩書的寧采臣空有一身青春才學,卻無用武之地,以致被賣畫的小販譏諷為「品位高,身份低」。

為了生計,不得不背著行囊四處收帳。但即使是這樣,他也沒有丟失骨子裡的那份可愛。他天真,迂腐,卻也至情至性,積極樂觀,生不逢時屢屢碰壁,卻沒有一絲消沉,縱使是路遇殺人劫匪,也能頻頻道出:這是愛的世界,不是刀劍的世界啊。

她,聶小倩,是客死他鄉的冤魂,流落荒山的女鬼,專門吸食青年男子的精元。

然而這並非出於她的本意,每每傷害路人之後她的內心都會被無盡的自責與哀痛折磨,她美麗,善良,雖然迫於樹妖姥姥的淫威,雖然身邊所有的妖鬼都嗜殺成性,她卻依然孤獨地堅守著內心的良知,在那個污濁黑暗的世界中獨一無二。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長夜清冷,月色撩人,水中亭,一襲白衣的小倩撫箏輕彈,又開始勾引路人以圖吸食其精神。

寧采臣被琴聲吸引,漫步亭中,當他看到小倩時,亦和大多數人一樣被其絕世容顏所迷。

但是,無論美人如何眉目挑逗,投懷送抱,情愫未開的他絲毫不為所動,只是驚慌失措的亂轉,又是尋白紗,又是打噴嚏,讓小倩不知從何下手。

正在二人哭笑不得之際,燕赤霞來打岔,不明就裡的寧采臣拉著小倩跌跌撞撞一陣逃跑。

三個人你追我趕,好一場鬧劇:一個在奮力逃命,另一個卻拎著琴追問不停,一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偏還要去為伊人擋蛇,結果嚇得抱腳亂跳。

縱然,人鬼殊途,她只當他是獵物,可是她內心卻有無法掩藏的良知。

看著寧采臣對自己發乎情,止乎禮,為了救自己,戰勝恐懼,奮不顧身地與蛇斗,與捉妖師斗,她那顆死後孤獨冰冷的心第一次有了觸動,最後,她告別寧采臣時躍上樹的回眸一笑,真是叫人心動不已。

一見鍾情,再見傾心

是夜,依舊那水上涼亭,寧采臣應約而至,聶小倩以梳洗自畫相贈,芳心暗許。可是造化弄人,三日之後,小倩便將為他人之妾,今日即是來道別。

寧采臣深知小倩心藏苦衷,誓言願搏命以助小倩脫離苦海。儘管心中暖暖,可她又怎會不知他乃一介凡人,根本無力與樹妖爭鬥,無奈之下,只得惡語相向,將他逼走。

男兒皆以尊嚴貴,但在愛情面前,誰還在乎那所謂的顏面?寧采臣心裡終是放不下聶小倩,哪怕會丟了性命,還是要以身犯險只為救戀人於水火。

夜色沉沉,大雨滂沱,再回涼亭,小倩已經等候多時,愛火就在這一瞬漫天蓋地的燃燒,灼熱了少男少女內心深處的依戀。

寧采臣愛意朦朧的眼神讓聶小倩徹底的融化了,羅裳輕解,肌膚緊緊依偎,一片巫山雲雨,這銷魂蝕骨的溫柔夢鄉誰願意再醒。亭外依然雨聲瀟瀟,但亭內人卻早已忘記這一切,深深的醉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窈窕淑女色,纏綿悱惻貪。人鬼殊途路,曲終情不散。

矢志不渝深似海,終是不被凡俗容

人鬼之戀一向不被世俗所容。以除魔衛道為己任的燕赤霞認定妖鬼全是殺人的惡魔,在沒有被寧采臣的真愛感動之前,他三番五次對小倩下殺手,欲處之而後快。

而在小倩一方,以樹妖姥姥為首的妖精們又不斷苦苦相逼,想借小倩之手除去寧采臣。他們是愛的那樣艱辛悲苦,卻又愛的那麼刻骨銘心。

我以為,寧、倩之戀之所以如此美麗,是因為他們處於如此破敗的亂世,身不由己,無奈選擇悲劇。

小倩對寧采臣說過,人有的時候比鬼更可怕,鬼有的時候比人還善良。

燕赤霞也說過,人的世界太複雜,而妖魔鬼道反而黑白分明,活的自在。

在人的世界中,有貪慕虛榮的劍客,有財迷心竅的貪官,還有見利忘義的蟻民…而卻絲毫看不到人性的蹤跡,在這樣的環境裡,天性耿直的書生註定是被排斥的,被邊緣化的。

他在孤獨之中邂逅了心境與自己同樣孤獨的小倩,一見鍾情,相知相守……

而聶小倩,山野冤魂,無依無靠,「千里柔魂,蓬游無依」,助紂為虐非她所願,游轉於紅塵冥界之間,閱人無數,大多卻只求歡好,唯有寧采臣,以一顆赤子之心與她坦誠相待。

這發自肺腑的真心愛護正是她這個孤苦無依的鬼魂夢寐以求的,因此她為了情郎,亦不顧自身安危,多次捨命相護……

可是他們終究也抵不過現實,扭轉不了悲劇的命運。

中國人是崇尚悲劇美的,行走在悲劇的宿命中,事物的美才得以完全地展現,小倩與書生兩人的愛情才更是彌足珍貴。

在我印象中這是張國榮所拍攝的最經典的愛情電影,他與王祖賢的完美演繹,成就了八十年代最叫人難以忘懷的熒幕情侶。

雖然世殊時異,物是人非,但每到再次品味時,卻依舊會為螢幕上那張眉目如畫的臉龐動容,依舊為這段人鬼絕戀神傷。

張國榮,一個電影界的異類奇才,用出色的演技將一個落魄但對感情堅貞不渝的窮書生刻畫得入木三分。

王祖賢的表演更是無人可及。她的聶小倩飄逸悽美,幽怨哀怨,卻又媚態自生,妖氣十足,一雙鳳目更是攝人心魄,甚至遮蓋了張國榮的光彩。

螢幕之上,淡藍色的光影,蒼茫的霧氣,一襲潔白輕紗飛起,宛若降落凡塵的仙女。聶小倩一角也幫王祖賢樹立了在影圈中無可取代的「玉女」地位,並成為華語電影史上最為經典的女鬼形象之一。

寧采臣和聶小倩的真摯感情著實動人,但是寧采臣只是懦弱的書生,儘管遇事總是奮不顧身一往無前,卻永遠都不可能斗過妖魔鬼怪。而聶小倩呢?到底也只是一縷殘魂罷了。

故事總會結束,黎明還是要來的,人鬼殊途,這是誰也無法逆轉的事實。因此朝陽一出,身為鬼魂的小倩只能躲回骨灰盒中。「想不到……不能見你最後一面,你要保重啊!」有情人在歷盡艱辛與磨難之後,等到的不是長相廝守白髮終老,等來的卻是碧落黃泉永不相見,相愛卻不能相守,此情此情,叫人情何以堪。

電影的最後,小倩回到了骨灰盒中轉世投胎,寧采臣和燕赤霞策馬揚鞭雲遊四方,一段人鬼痴戀終於落下帷幕。

那一生,那一世,他遇到她,念著,愛著,等著,陰陽相隔,而今便是償還了這份情,多年以後,她還會不會記得曾經有個男子,為她低眉俯首,為她秉燭夜談,為她頻頻落水,為她折袖斷腸…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