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網絡商鋪獲利,是否構成傳銷犯罪?

資深刑辯人 發佈 2021-08-03T08:32:22.304798+00:00

李澤民:經濟犯罪案件辯護律師、廣強律師事務所經濟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主任何天云:經濟犯罪案件辯護、廣強律師事務所經濟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研究員隨著網際網路的不斷發展,網絡上的商機是越來越多,其中網絡商鋪就是典型,網絡商鋪無需支付高昂的房租等優勢,得到巨大發展。


李澤民:經濟犯罪案件辯護律師、廣強律師事務所經濟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主任

何天云:經濟犯罪案件辯護、廣強律師事務所經濟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研究員


隨著網際網路的不斷發展,網絡上的商機是越來越多,其中網絡商鋪就是典型,網絡商鋪無需支付高昂的房租等優勢,得到巨大發展。網絡商鋪經營模式也是不斷發展,早期的模式主要是通過網絡平台銷售商品等,在此角度來說,與傳統模式無異,例如淘寶、京東等。

現在越來越多的平台推出商家不僅是銷售商品,平台要求用戶將網絡商鋪推薦給他人以獲得更多的推薦費。例如,近期某知名公司推出的社交零售平台。

該項目的高傭版經營模式:在平台上開通一個鋪位需要購買一個400元以上的產品後方可開啟權限,在獲得權限之後,推薦人就可以在平台上銷售產品並做推廣,推廣一個用戶即可獲得平台100元的獎勵,推薦人直屬下級以及下下級自購或者賣貨,推薦人都可以獲得獎勵,獎勵依次遞減。

我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之一關於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犯罪規定,「組織、領導以推銷商品、提供服務等經營活動為名,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服務等方式獲得加入資格,並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依據,引誘、脅迫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的傳銷活動的。」

從上述規定可知,行為人的行為是否構成傳銷犯罪,需滿足以下要件:1.行為人推銷商品、服務是有名無實,不具有價值或者價高質次;2.行為人要求加入者在加入時購買上述商品或者服務為條件或者資格;3.推薦人及其下線組成一定層級,推薦人的收入主要來自與其直接推薦的人或者間接推薦的人;4.引誘、脅迫推薦人不斷的發展其他加入;5.行為人上述所有行為最終目的都是為了騙取他人財物;6.傳銷人數及層級達到法定條件等;

遼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2019遼10刑終34號)在評議中指出,「司法會計鑑定意見等證據證明,該公司依靠發展會員購買網絡商鋪,每鋪向公司繳納200美元,短期內公司獲得巨額利益,其銷售商品的經營活動並非依靠消費者在商品市場經濟行為中正常買、賣商品,而賺錢盈利,上訴人李X梓以盛仕銘公司名義在網絡上銷售商鋪的行為,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從上述案例可以總結出,判斷某種行為是否是傳銷犯罪最核心要素是:會員支付費用後是否獲得相對應的價值產品或者服務。

回到高傭版經營模式,加入者交納400元的費用以獲得在平台上銷售產品以及推廣的資格,推廣一人即可獲得100元,行為人從其推薦的下線獲得報酬等,似乎都符合關於支付入門費、拉人頭、形成一定層級等傳銷犯罪的形式。

傳銷犯罪除了上述形式要件之外,還需要重點審查行為人推銷商品或者提供服務是否無價值或者價值嚴重背離,導致加入者因加入該組織被騙的本質。高傭版加入者繳納400元的費用確實購買到了貨真價實的產品,這樣對於新加入者來說,並沒有任何損失,更談不上被行為人騙取財物。因此,高傭版模式便不構成傳銷犯罪。

實務中,如果平台獎勵費用來自以下三個方面。1.推薦人向平台繳納的費用;2.平台本身投資做推廣活動;3.第三方的投資。以上模式都是正常的商業模式,與傳銷犯罪行為無關。

我國傳銷活動入刑模式主要是拉人頭式傳銷以及繳納入門費式傳銷,其中層級性,繳納入門費等固然是其典型特徵,但是在分析某種行為是否構罪時,更應該從是否侵犯刑法規定的法益本質入手。如果銷售產品或者提供的服務確有對應價值,雖然形式與傳銷犯罪相似,但是不應認定為犯罪行為。

以上內容系廣強律師事務所經濟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主任李澤民律師、研究員何天雲根據辦案經驗並結合刑法理論整理、歸納,並對相關問題的分析。筆者將繼續撰文對此類問題進行深入研究,歡迎廣大讀者持續關注及探討。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