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金友:過橋非君子,君子不過橋

寧波日報 發佈 2021-08-03T08:45:47.974597+00:00

當我要從橋上走過時,兩個南京的朋友同時提醒:「過橋非君子,君子不過橋。」朋友笑曰:「過了文德非君子,是南京傳了600年的民諺。說的是過去,而不是現在。」

汪金友

南京有個夫子廟,廟前有條河,河上有座橋。河叫秦淮河,橋稱文德橋。當我要從橋上走過時,兩個南京的朋友同時提醒:「過橋非君子,君子不過橋。」

我一驚,橋那邊有烏衣巷、王謝故宅,還有李香君曾經就業的青樓,怎麼不能過?朋友笑曰:「過了文德非君子,是南京傳了600年的民諺。說的是過去,而不是現在。」

古時候,秦淮河的北岸是夫子廟、國子學宮和江南貢院。秦淮河的南岸,是林立的青樓,翹盼的佳人,紛亂的紅塵。過橋之人,多是尋花問柳。為此,在此學習和趕考的學子,都牢記文以載德、厚德載物的古訓,不越雷池,恥於過橋。

而對岸的美女,實在是太誘人了。她們濃妝艷抹,花枝招展,或坐在窗前撫琴,或站在欄前招手,回眸一笑,百媚叢生。為此,每天晚上都有很多才子,站在秦淮河邊,欣賞對岸這道亮麗的風景。

想像著風華絕倫的李香君、風骨嶒峻的柳如是、國色天香的陳圓圓、冰肌玉骨的董小宛,還有其他很多貌美如花、秀色可餐的青春佳麗,這些漂泊在外的年輕男士,無不春心蕩漾,欲亂情迷。

有的人,理智戰勝了慾望,咬咬牙,轉過身,回宿舍睡覺了。有的人,狠狠心,抬起腿,奔著對岸而去。結果呢?回宿舍睡覺的鄭板橋、文天祥、林則徐、施耐庵、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等人,都考取了功名,成就了偉業。而過了橋的人,或荒廢了學業,或耗光了家資,或敗壞了名聲,從此一事無成。

後來,官府命令,無論是官員還是學子,一律不准嫖娼狎妓。一經發現,沒有考試的取消考試資格,已經做官的取消功名。於是,就沒有人敢再過文德橋了。

但還是有很多橋這邊的男人,想對岸的女人;也有很多橋那邊的女人,想對岸男人的錢財。所以又有聰明人,在青樓之下開了一道道水門。北岸的學子如想去南岸,不用過文德橋,而只需找個地方,悄悄地上船。然後隱藏在船艙里,再悄悄地通過水門進入青樓。究竟有多少人通過水門進入秦淮河的煙花柳巷,現在已經無從查考。但可以肯定,其中必有考取了功名而沒有暴露者。

也有膽子大不信邪的,唐伯虎就是一個。別人說「君子不過橋,過橋非君子」,他硬是不信。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大搖大擺地從文德橋上走過,到對岸尋歡作樂。結果,雖然學富五車、才高八斗,卻落了個風流才子的雅號。

在現實生活中,也有這樣一座橋,那就是法律之橋、紀律之橋和道德之橋。這些橋的對岸,又都是難以抵制的誘惑。比如美色之誘、金錢之誘、權力之誘、享樂之誘等。有些人過了橋,當下也還平安無事、飛黃騰達。不信看那些貪官的案例,只要善於尋鑽水門,暗度陳倉,竟也能夠隱藏幾年幾十年而不露。

南京還有一句民諺:盧溝橋的獅子是數不清的,文德橋的欄杆是靠不住的。因為過多的人到文德橋上賞月,該橋歷史上幾度坍塌,奪去過不少人性命。由此也可隱喻,青樓、情人和情場中的朋友,往往都靠不住的,一有風吹草動,為了自保,很快就會把你曾經「過橋」的醜事一股腦抖出來。

唯一可信的,是自己的雙腳。堅決不過橋,永遠不過橋,不管橋什麼時候塌,你都會相安無事。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