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話北京-Alex是個大哥大(二)-收穫幸福的前提是付出

竹葉兒青柳葉兒長 發佈 2021-08-03T08:49:56.274488+00:00

Hi,我是顥君,自從家裡有了Alex的加入,吵架的次數明顯減少了。不僅如此,以前誰不高興總是要說些橫著的話出來的,而現在不高興了就轉身叫:「Alex,走,咱們玩去。」就這樣,簡單的家庭矛盾就化解了。

Hi,我是顥君,

自從家裡有了Alex的加入,吵架的次數明顯減少了。不僅如此,以前誰不高興總是要說些橫著的話出來的,而現在不高興了就轉身叫:「Alex,走,咱們玩去。」就這樣,簡單的家庭矛盾就化解了。


與此同時,每周出去購物,都要考慮這個小傢伙還需要些什麼,尤其是看到新口味的口糧和零食,特別是促銷的玩具等等,德國超市經常有買多就送貓食具,或貓的玩具紙箱之類的。不僅如此,聖誕節也必須單獨準備禮物,每個生日還要有生日禮物。哦,對了,因為不知道它確切的出生日期,就定為和老大一個生日。


人都說,貓比較高冷,但Alex卻是喜歡和家人在一起的貓。老大說是他一直喜歡抱著它,才讓它開始親近我們的。這種親近是:你在哪裡,它就會出現在哪裡。即使是睡覺,也一定是在你的視線之內,或者說它一定是能夠看得到你才能安穩的睡覺。


如果我們在客廳,那麼它一定是提前就坐在了單人沙發的腳凳上趴下等候;如果在桑拿房,它一定會提前臥在一張最小的躺椅上;如果你躺在床上,那么半夜你會發現它橫臥在你的枕頭上或你頭的一側。最後發展到無論是哪個房間,都必須有它固定的臥榻和它熟悉的味道。


在家養了將近一年後,看著它每天蹲在玻璃窗前對著窗外發出嘎嘎嘎的聲響;後來鄰居家新來的小黃貓-小鹿每天都在窗外等候和探望。而每到這時,Alex就會衝下樓在落地窗前不停地焦急的張望。在經過家庭會議之後,決定放棄家養,讓Alex充分地接觸大自然,享受自由出行的時光。但也不完全像鄰居那樣放養,而是有時有晌地讓它出去享受自由,特別是可以在院中尋找為它種植的麥苗。


放養的好處是家裡的氣味有所改善,它基本不會在家裡入廁,貓砂也幾乎用不到,這的確減少了很多鏟屎官的工作,而且貓的幸福度也增加了很多。最有意思的是,有一天隔壁的老人Werner叫住我:「你有沒有發現,每天晚上咱們附近的貓都會聚在一起,像是開會一樣,其中Alex儼然就是大哥大的模樣。」


「真的嗎?我從來沒有注意過,我只看到對面的Bambi(小鹿)每天過來找它。」我說。


「那隻小鹿就像Alex的小弟一樣跑前跑後的。你傍晚的時候出來看看就知道了,這裡的貓都蹲在那邊的牆頭上等候Alex。」Werner說。


於是,我特別在一個傍晚出去散步,回來時的確看到鄰居的院牆上,蹲著幾隻附近的貓,只見Alex獨自蹲在他們對面略高的一個位置上,邊上就是那個小鹿。看到我,Alex的眼神只是關注了一下,身體卻依然保持著尊嚴。


「他們說Alex是這附近貓咪的大哥大呢!」我說。


「應該是,因為這附近的貓好像都比他年齡小,對面的小鹿看著個頭就小一點,邊上的兩隻黑色的Scheck和Lisa,前面還有幾隻花貓都是晚到的。」A說。


「我還看見小鹿經常跑進咱家吃東西,就像是Alex邀請的一樣,它還幫著放風呢。」B說。


真有意思,原來貓的世界也不單純呢!正是:

瑩徹即分內外,

占得逍遙自在,

一畝方圓獨我,

它人休想進來。

當然,貓界的大哥大也非常的不容易:首先要保護地盤,為了保護自己和兄弟們的領地經常和附近的貓群大打出手。每次,只要Alex臉上或身上帶著傷回來,我就知道之前經歷過一場惡戰。其次是自己貓群內部的冒犯,因為當小貓強壯了之後總有篡位之嫌,那麼Alex就要捍衛主權。最近的一次,我竟然看到的是它和Scheck的搏鬥。


小黃貓Bambi一直對Alex衷心耿耿,即便如此,也經常會挨到拳頭,只是每次拳頭舉起的時候,Bambi總是不動,Alex伸開的爪子也就放下了。儘管如此,每天早上Bambi都會按時在門外等候著,這貓界也有忠誠的漢子啊!


儘管天黑之後,我就不放Alex出去,但它總是找機會竄出去。白天出去最多一兩個小時就回來轉一圈,但晚上出去,就有可能到夜裡。有時候它還會故意的藏在附近觀察著你對它晚歸的反應。Bambi的主人是兩位老人,奶奶睡覺前都會敲著銅盆高喊:Bambi,回家了。而我,則拿著Alex最喜歡的肉棍誘惑它回家。


有一次,從傍晚開始就沒有見到Alex的蹤影,我拿著肉棍喊著它的名字,甚至到街上去尋找,都沒有看到它,也沒有見到Bambi。我開了一夜通往花園的門,自己也在客廳簡單的休息,等候著,卻一直不見Alex的影子。直到第二天早上,看見bambi滿臉慌張地髒兮兮地,急急忙忙的跑來找我,我問:

「Hallo, Bambi, Alex在哪裡?你一定知道對不對,帶我去好嗎?」


Bambi猶如聽懂了一樣朝著樹牆的方向跑去,但我不能翻牆,只能從門外的街道繞過去,Bambi就一直向裡面走,邊走邊回頭想讓我跟上。可是,前面就是鄰居的花園,我不能隨便闖入,但我已經預感到,Alex和Bambi應該是昨晚被關在哪家的車庫裡了,或者說,鄰居的車庫門開著的時候,它們進去玩,但因為沒有及時出來,被鎖在了裡面。


於是,我們打出了十幾張尋貓啟事,一一敲響了鄰居的門,沒在家的發到了信箱中,請他們幫忙看看車庫,查看一下有沒有Alex的蹤跡。第二晚我依舊開門等候著,依舊沒有回來,只有Bambi在附近焦急地看著我們尋找的身影。第三天一早,我依舊沒有放棄希望。應該是早上,是所有的車庫門都打開的時刻,我焦急地等在了花園門口叫著:「Alex!」


只見遠處飛奔過來兩隻貓,一黑一黃,我知道Alex回家了!Bambi終於解放了它。我禁不住落了淚,再看Alex也早已眼淚汪汪了。兩天兩夜沒有進食,也可能沒有喝水,臉髒髒的已經瘦了至少一圈。回來後的Alex像是受到了驚嚇,大吃大喝一頓後,很快就睡了,一直睡了很久。Bambi卻一直在不遠處守候著。


我拿著肉棍對著Bambi說:「謝謝你啊,Bambi,你真是個好孩子!」Bambi吃了肉棍,依舊蹲在樹牆下等候著Alex醒來。


一轉眼,十年過去了,也許Alex每天都在身邊,並沒有感覺到它的衰老。相反看Bambi,卻早已經沒了淘氣鬼的模樣。它日漸衰弱,甚至眼睛都睜不開,但它一如既往的每天報到。


好像又過了一個漫長的冬季,感覺很久沒有見過Bambi了。高高的樹牆後面的鄰居家突然出現了狗的叫聲,甚至有一天穿過樹牆跑到了院子裡,把Alex嚇回了屋。我猜想,Bambi應該是返回貓星去了。


自從沒了Bambi的護駕,也可能年齡的原因,更可能是因為周圍的鄰居家相繼都養了狗,Alex經常受傷,有的時候傷很重。我們不得不在時間上限制它的外出,有幾次,必須帶它去看醫生,並進行縫合手術。


「醫生,能告訴我Alex身上的傷是什麼咬的嗎?是狗嗎?」我問。


「對不起,為了鄰里和睦,我不能說。」德國醫生這樣回答。


我想起了最初醫生讓我給Alex買健康保險的事,當時我還特別給保險公司打了電話。保險公司說:「為了能確認您的貓或狗是我們的客戶,我們需要在他們身上留下標記。」


「如果我投保,你們會做怎樣的標記?」我問。


「我們會在他們的皮膚上留下一個烙印,過幾天就會好的。」


我想我是看到了Alex在接受絕育手術後的眼淚和痛苦後決定不再讓他受到人為傷害,所以我拒絕了投保,但我無法避免它免於其它動物的傷害。所以,後來就比較注意不讓它長時間的外出了。


疫情期間更有報導說貓也有可能被傳染新冠病毒,成為病毒載體,Alex也自然受到嚴格的保護和禁足,只能樓上樓下的活動了,當然是為了所有人的健康。

在寵物中,貓的智商是非常高的,有的甚至超過了狗。而且貓也並非高冷,它們也懂得感恩。比如Alex經常把它在園中捉住的老鼠和麻雀咬著送到門口給我,我都會小心的收下,再想辦法看看是否還可以營救那些可能已經被爪子打蒙了的鳥兒,或者看它在隱藏之地靜候,我都會將鳥兒哄散。真是抱歉,據說在這個世界上,貓是鳥兒的第一大殺手,大自然真的很殘酷呢。


回國之後,沒想到養貓成為了時下的流行,甚至成為了富裕的標籤,很多年輕人熱衷於吸貓的幸福感。我想啊,就像棄養Alex的留學生一樣,無聊,孤獨和生活富足是他們養貓的前提,但很多人沒有考慮到的是,幸福的前提首先是責任,你需要做好長期陪伴,不離不棄一直付出的準備,才有幸福的權利。


我的德國鄰居老太說:「我的第一隻貓和我們生活了二十年,它幾乎是陪伴著我的孩子們長大的,它就是我的家人。」正是她給了我勇氣,讓我有了長期陪伴Alex的覺悟後感受幸福!


小顥

11月22日 /北京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