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網紅龐麥郎,「神曲」爆紅又如何?讓人唾棄淪為農村酒席歌手

胡蓉飛揚 發佈 2021-08-03T08:52:27.517094+00:00

昔日網紅龐麥郎,「神曲」爆紅又如何?讓人唾棄淪為農村酒席歌手!還記得2014年刷爆過網絡的那個龐麥郎嗎?他的一首《我的滑板鞋》大街小巷都在放,要說到這首歌的火爆程度,完全不亞於當今的抖音神曲。甚至可以說,當時的年輕小伙基本都會唱這首歌。

昔日網紅龐麥郎,「神曲」爆紅又如何?讓人唾棄淪為農村酒席歌手!還記得2014年刷爆過網絡的那個龐麥郎嗎?他的一首《我的滑板鞋》大街小巷都在放,要說到這首歌的火爆程度,完全不亞於當今的抖音神曲。甚至可以說,當時的年輕小伙基本都會唱這首歌。並且更為厲害的是,登上歌手舞台的華晨宇,也曾經翻唱過這首歌。並且還在現場取得了不錯的反響。這也說明,觀眾還是比較認可這首歌的。

2013年,龐明濤揣著6000塊錢和自己的音樂夢想,坐了18小時的火車硬座到北京,找錄音棚錄歌,夜裡睡在網吧。後來他參加一場選秀活動,一句「這輩子不做什麼都行,但不做音樂不行!"打動了主辦方,簽約公司錄唱片,名字也改成了更有話題性的「約瑟翰·龐麥郎",其中帶著漢中口音的說唱《我的滑板鞋》在網上走紅。

龐麥郎的滑板鞋是他在北京北漂的日子寫的,《我的滑板鞋》經過微博推送、鬼畜改編、資本包裝,成為當年極火熱的神曲。但是成名後她似乎開始膨脹了,把自己比作第二個周杰倫。但遺憾 的是龐麥郎卻沒有成為一個網紅,或者網絡歌手。我們可以看到,他除了滑板鞋,在二零一四年又寫了很多口水歌,但是沒掀起任何討論,在以後就沒有什麼作品了。

過度的自信加上歌曲的傳唱,讓他萌生了開演唱會的念頭,不顧他人反對,他舉辦了一次個人演唱會。可是場下一共只有21人,其中還有14名是保安,也就是說他開了一場只有7個人的演唱會。這樣的場面,就是鄉級歌舞團也會覺得深受侮辱,整場演唱會他只唱了2首歌,不知道他在唱歌的時候有沒有一絲尷尬。著名節目主持人竇文濤就在節目上討論過龐麥郎,稱他就是一個「笑話」。

現在「滑板鞋鬼才」龐麥郎的身影,好像消失在公眾視野很久了。最近,在網上刷到的一條消息,是這樣的。在一個農村的喜宴上面,看到了久違的龐麥郎,他的形象沒什麼變化,還是一頭亂糟糟的頭髮,有些佝僂的身影,在台上唱著自己的歌。

而台下的聽眾似乎對這位昔日的「巨星」不怎麼感冒,都在干自己的事情,鮮少有抬起頭聽歌的。當年風光無限的龐麥郎咋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我想這也跟他的人設是有關的。圈內大部分都是有人設的,外界商家找明星合作,看中的也正是這個明星的人設。龐麥郎有什麼呢?或者說,他的人設還有什麼市場呢?

其實,造成如今的境地,可以說是龐麥郎的自作自受。首先約瑟翰·龐麥郎就不是他的本名,而他叫自己龐麥郎的原因是為了「國際化」,成名之前,他叫龐明濤,在一家KTV切果盤,2000元的月薪。火了之後,連他的老鄉--所謂「經紀人」他都稱呼為白瑞斯,而他的原名叫白曉白!

白曉白說,龐麥郎如今這個下場,完全是龐麥郎自己造成。原本想幫龐麥郎打造成勵志追求音樂夢想的形象,也符合《我的滑板鞋》所表達的意思。但龐麥郎卻一味地要追求國際化、名字造造假,身份造假,拍了一個沒有中心思想,堆砌美女的違和MV。

其實他卻出生在陝西的一個農村,為了身份造假,他竟然和自己的父母斷絕關係,面對鏡頭居然能說出:他不是我父母這種話,他這種喪心病狂的做法遭到了網友的炮轟和唾棄,認為他不配做一個歌手更不配做一個人。我想這應該就是他快速隕落的原因吧!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