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信的鄉村?中國式發展的問題,貪婪愚蠢只是表象,教育才是根本

酷鳥魏建的旅行背包 發佈 2021-08-03T09:00:04.400105+00:00

前幾天,一篇分享中國農村發展問題的文章:失信的村莊:自絕後路的中國式發展,貪婪愚蠢的一錘子買賣刷爆了朋友圈和頭條號。。我也就點評了一下,竟然也帶來了好幾萬的閱讀量,從點評的質量來看,分析都很深刻,遠遠超出想像,想看可以點這裡。。

前幾天,一篇分享中國農村發展問題的文章:

失信的村莊:自絕後路的中國式發展,貪婪愚蠢的一錘子買賣

刷爆了朋友圈和頭條號。。我也就點評了一下,竟然也帶來了好幾萬的閱讀量,從點評的質量來看,分析都很深刻,遠遠超出想像,想看可以點這裡。。

這篇文章我已經在朋友圈轉發,引發的討論很多,很多回答都很深刻

仔細讀了很多評論(其實就是討論),左思右想,覺得還是想再寫一篇完整一點的,表達一下不同的觀點。。

小規模承包經營

中國的鄉村,尤其是我們熟悉的西部地區,由於都是山區,土地面積小,很難規模化,農產品基本上都是小農經營,以家庭為單位,最多會在政府幫助下,開始一些協作社合作。就算有了專業協作社,由於經營時間短,經驗不足,基本還是過去的模式。

他們缺乏市場經驗,不懂市場經濟,不懂尊重契約,在他們過去的經驗里,眼前能看到、能拿到的利益,就是最高目標。

非市場引導

他們被騙太多次了!比如前幾年,從煙臺一直到延安都在號召種植蘋果。催生出巨大的產量,延安市周邊一個縣就達二十萬畝,「管殺不管埋」,大量的蘋果堆在地頭無人理會。

怎麼辦?南方有最暢銷的蘋果醋,可否引進?答案竟然是:要限制,一個地區招商只能一家。但是要是這一家做不起來呢?於是無解了。。

比如,剛剛了解的某地種植番薯,也是大批量種完後堆在了門前無人要。

信息不對稱

城市裡的人,一到假期就喜歡往山區去。貴州、雲南、廣西、四川,現在都是旅遊勝地,去到這些地方,什麼東西城市人最喜歡?

蔬菜和水果,還有雞鴨魚肉,對吧?太好吃了,太有水果味了,太有蔬菜味、肉味了!

這一年多,我們經常去貴州平塘,每次經過平里河,都會在河谷的水果市場買點水果,尤其是應季的李子、桃子、楊梅等。

城市人喜歡什麼?鄉村人真的知道嗎?我們每次去平塘甲茶村,村裡都會熱情的招待本地土雞和河裡的野生魚,那也是真的好!但是,常駐幾天後,就會提需求:村裡有蔬菜嗎?能不能多吃點蔬菜?答案竟然是:沒有!村裡很少種蔬菜!!

簡而言之,城裡人習以為常的很多事情,在鄉村人民看來,還是很難理解的。

推廣一下,就能想像,小規模經營的個體農戶,的確是很難做好市場化工作。

現實就是:他們其實不知道需求,更不了解大的市場。

農村電商?距離適用還太遠

城裡人現在沒幾個不知道淘寶了吧?拼多多也開始進入了三線以下城市,但是當你走進鄉村,才會發現更多的人還是不知道電商,或者就算知道,他也做不了,是真的做不了!

文案?品質統一?產品包裝?批量化?產品拍攝?小視頻?直播?物流?售後?

算了吧,讓他們現在開始做電商,無疑痴人說夢。

有人算過帳嗎?投入產出比划算?一個家庭或者一個協作社,甚至一個村一個鎮一個縣,沒有做好規劃管理,投入做一個天貓、淘寶、京東店,可能都是不划算的買賣。

好,不自己做,對接電商平台只做發貨?那對接渠道在哪裡?那麼多的農戶,憑什麼就是你?!

所以,現在有了另外一門生意,幫助農村做電商平台,但是那可真的就是做基礎平台,可不管運營結果的。。

至於農村電商,還是只能先擺著,反正每個鄉村都有招牌…

契約社會?信用無價?誰能告訴他們?

鄉村的特色民宿,尤其是城裡人開的,或者連鎖經營的,經營者對於客人的點評,無比珍惜。新開的店為了一個好的點評,會想盡一切辦法;而一旦因為失誤導致一個差評,也會竭盡所能,最高負責人出面挽回,我經歷的案例,平均刪除一個差評的成本,大約300元左右。

農村電商平台,懂的人本來就是極少數。而對於這些似懂非懂的新來者,想讓他們理解契約社會,信用無價,難上難。

首先就是信任關係的建立,誰能和他們建立最初的信任關係?初期信任關係都沒有,你說的話他們會信?他們的周邊,他們的成長過程,他們見到的聽到的,都是各種利益和欺詐,商品社會的契約和信用,距離太遠。

舉一個案例,貴州羅某縣的百香果,產量還比較大。一個周期里賣不出去,囤積不少,於是聯繫我們,談好了一個價格可以批量供貨。可當我們下單時,又坐地起價,說缺貨了。專程上門溝通,其實就是想告訴他們一件事情:你們能不能學一下做生意?計算一下自己的真實產量,覺得一下賣光了貨不划算,那就自己分好:拿出一半或者更多更少來走量保底,其它的賣不穩定的高價,也做好多大機率賣不出去爛掉的打算。這個是可以估算的啊!而且批量化的價格,也是可以談的啊!覺得虧下次可以調整,問題是已經簽了合同的可不能毀約!

不然誰還會和你繼續做生意呢?

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們最後竟然發了一車百香果,包括不少是雨地採摘,壞掉了1/3!

從此,此地商戶進入我們的黑名單。

教育成本誰來承擔?

我們一直都認為鄉村人民純樸,這一點我至今還是相信的,尤其是欠發達地區,大部分人民都是這樣的。

但是,面對市場經濟,面對商品社會,這種長期去組織化的家庭作坊,或者是協作社,他們非常缺乏教育培訓。他們沒有知識,他們沒有經歷,他們更沒有環境,去體驗和學習這些知識,去學會並掌握這些規則。

就像前面舉的案例,這種分類定價策略,後來才發現基本上就是一廂情願,他們太難自己學習掌握了。

農村空心化、老年化,更加加重了這些問題。

掌握了知識的年輕一代,基本上都離開了鄉村,不會再回到鄉村。

留在鄉村的,誰來培訓教育?誰來支付成本?

破局之道,僅在不言中

巨大的市場,失信的鄉村,肯定會催生變革。

現在,不少城裡人開始喜歡鄉村生活,農村人一貫還是想變成城裡人,關鍵是:卡在了哪裡?

簡單的設想一下,要是一批有知識,有經驗的城裡人來到鄉村,他們是自願的,是自己想來的,是衝著來鄉村生活和賺錢發展的。

他們一定會想到,重新組織協作社,流轉更多土地,上規模;

他們一定會想到,建立自己的品牌,建立自己的粉絲,樹立口碑;

他們一定會傳播知識,身體力行,帶動周邊的村民跟隨他們的步伐,走進契約時代;

他們還會做更多更多的....

這批人,是和政府推動的精準扶貧完全不同的。

扶貧是政府工程,不計成本;這些人,是個人選擇的生活,必須考慮生計,或者已經財務自由,或退休。

他們需要的,也許是在農村的一個家,一塊田。

只是,他們的夢想何時才能實現?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