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反彈降臨:那些比遊客更希望迪士尼開園的人們

21世紀經濟報道 發佈 2021-08-03T09:02:35.296863+00:00

近一半外省遊客的缺失,短期內仍將影響迪士尼樂園周邊酒店、民宿業的復甦進程。上海迪士尼樂園開業至今,不僅為自身帶來了經濟效益,它的輻射效應更是擴散到周邊地區。

來源丨21世紀經濟報導

作者丨曹恩惠

編輯丨李清宇

近一半外省遊客的缺失,短期內仍將影響迪士尼樂園周邊酒店、民宿業的復甦進程。

比「在逃」的「公主」「王子」更期待上海迪士尼樂園重新開業的,非樂園周邊酒店、民宿的經營者莫屬。

上海迪士尼樂園開業至今,不僅為自身帶來了經濟效益,它的輻射效應更是擴散到周邊地區。圈層結構之下,上海迪士尼樂園以其為中心,輻射方圓十公里區域。這其中,酒店、民宿業的影響最為顯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攜程平台搜索發現,以「上海迪士尼樂園」為搜索關鍵詞,該平台收錄的10公里範圍內的酒店、民宿數量多達2469家。

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上海迪士尼樂園於今年1月25日起閉園。這對於樂園周邊的酒店、民宿業而言,仿佛一顆重磅「炸彈」。

憶素度假別墅負責人胡和平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宣布閉園後,每天都會接到來自OTA平台的退訂通知。

「雖然大家都知道因為疫情影響、很無奈,但那個時候感覺衝擊很大。」胡和平表示,如果只維持一兩個月的閉園狀態,經營層面還可以承受短期虧損。但一天等不到開園的消息,黑暗的日子一天沒有盡頭。

閉園100多天後,上海迪士尼樂園終於在5月11日重新開園。儘管限流,數萬人次遊客量的重新流入卻讓周邊的酒店、民宿走出了「至暗時刻」。

不過,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走訪發現,經此一「疫」,不少酒店、民宿經營者正在反思:如何重新平衡客源結構,降低因過多依賴迪士尼遊客所帶來的潛在風險?

上海迪士尼樂園的重新開園,遊客量的重新流入讓周邊的酒店、民宿走出了「至暗時刻」。新華社

黎明前的靜默

「3月9日迪士尼小鎮恢復營業時,我當時跑去現場踩點做直播,直播平台上就有很多人在問迪士尼樂園什麼時候開業。」以園度假四合院負責人倪華山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迪士尼樂園何時恢復營業同樣也是周邊民宿經營者最關心的問題。據他回憶,上海迪士尼樂園曾於3月下旬進行過一次煙花測試,有關樂園將很快開業的消息迅速在民宿圈子裡傳開。

「我們都滿懷期待地等待官宣,但直到『五一』小長假來了,上海迪士尼樂園始終沒有宣布何時開業。」倪華山表示,他和迪士尼周邊眾多民宿、酒店經營者一樣,心態隨著各種開園傳聞不斷波動。直到5月6日凌晨,上海迪士尼樂園正式宣布將於5月11日開業,「靴子」落地了。

倪華山所經營的以園度假四合院,是一家中式四合院風格民宿,距離上海迪士尼度假區直線距離約7公里。自2018年開業以來,迪士尼遊客貢獻了約70%的客源。而今年春節假期,民宿假期訂單提前15天就已經排滿。

上海迪士尼樂園每年千萬級的遊客量極大帶動了周邊區域經濟效益的提升,尤其是周邊酒店住宿業迅速得到提振。根據世界主題娛樂協會提供的數據,2017年、2018年上海迪士尼樂園客流量分別為1100萬人次、1180萬人次,連續蟬聯年度全球十大主題樂園之首。

倪華山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提供了一組數據:2018年,以上海迪士尼樂園為中心方圓8公里範圍內,酒店和民宿數量差不多900家。但不到一年時間,即2019年上半年,這一數量直逼2000家。倪華山了解到,直到疫情發生前,還有很多民宿經營者在迪士尼周邊拿房。

亞朵輕居酒店川沙店近些年的出租率也因上海迪士尼樂園得到提升。

據店長趙原原介紹,自2017年9月開業以來,亞朵輕居酒店川沙店的出租率很長時間維持在三分之一。「由於酒店距離浦東機場比較近,以前我們的銷售重點並不是以迪士尼遊客為主。」趙原原表示,考慮到酒店與上海迪士尼度假區的直線距離約5公里,我們決定將銷售重點人群轉向迪士尼遊客。與攜程業務經理溝通後,亞朵輕居酒店川沙店納入迪士尼板塊酒店群中。

效果立竿見影。亞朵輕居酒店川沙店2019年整體的出租率超過96%,迪士尼遊客占比超過一半。

但疫情以及迪士尼樂園閉園的消息,給酒店、民宿的經營者潑了冷水。

「從1月20日開始,我們就開始接到取消訂單的通知。」趙原原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取消的訂單入住時間橫跨1月至3月,約100多萬訂單額無償退訂。

「那段時間訂單都是『噔噔噔』的一個一個取消。」倪華山講述,電腦滿屏都是取消的訂單,直到1月28日大年初四,以園度假四合院由此前訂單爆滿的狀態迅速清零,員工也都臨時從當天開始放假。

然而,對於酒店、民宿經營者而言,訂單的取消只是損失的開始。

胡和平所經營的憶素度假別墅距離上海迪士尼樂園約10分鐘車程,平日的整體入住率能維持在七成以上。這其中,迪士尼遊客占絕大多數。

疫情發生以及迪士尼閉園後,胡和平的民宿於2月初歇業。他給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算了一筆歇業期間的成本帳:歇業期間,憶素度假別墅的主要成本構成為房租、水電、員工支出以及設備折舊維護費用,各類成本加起來每個月超過5萬元。

「這還不包括別墅一開始上百萬的裝修費用。」胡和平表示,由於自身在酒店家具用品領域有過二十多年的從業經歷,因此十分重視民宿風格的設計。其所經營的憶素度假別墅共三層,使用面積約450平方米,主打北歐風,最初裝修、家具用品投入費用約130萬元。

「歇業又意味著每個月8萬元至10萬元的營業收入在流失。」胡和平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決定在迪士尼周邊開民宿時,他和幾個合伙人都會進行風險評估,並預留半年的現金流以應對突發情況。但迪士尼遲遲未見開園,民宿的家具、設備等各類維護成本又無法避免,整個過程十分「煎熬」。

危機下的反思

千呼萬喚始出來,上海迪士尼樂園終於在5月11日恢復開業。對此,遊客們報以巨大的熱情——據上海迪士尼度假區官方微信的售票信息顯示,樂園5月24日前的門票已經售罄。

迪士尼效應再度顯現。

「酒店目前的恢復情況已經超過預期。」上海鄰家美利亞酒店市場銷售部總監管靜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自上海迪士尼開園後,該酒店近期的出租率都超過50%。

上海麗芸精品民宿負責人王麗紅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雖然民宿的散客訂單還沒有完全恢復,但受迪士尼恢復開業的影響,一些散客訂單已經陸續出現。

在疫情期間的防控要求下,上海迪士尼樂園目前採取限流措施,每日入園人數控制在平時的三分之一,即2.5萬人左右。除此之外,由於國內跨省游暫未恢復,在周邊游和省市內游的帶動下,目前上海迪士尼樂園遊客的構成幾乎都是本地、周邊遊客。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取的一組歷史數據顯示,上海迪士尼樂園開業三年內累計接待遊客超過3000萬人次。從客源結構上看,上海本地和蘇浙皖的長三角遊客占比為55%,國內其他地區遊客占比42%,國外遊客占比3%;從消費意願上看,外省市遊客對樂園更有熱情,約63%的人表示肯定會去上海迪士尼樂園,約46%的人選擇住在迪士尼樂園附近。

上組數據意味著,擁有巨大消費潛力的外省遊客的缺失,短期內仍將影響迪士尼樂園周邊酒店、民宿業的復甦進程。

事實上,基於對當前現狀的認知,上海迪士尼樂園周邊的酒店在鞏固迪士尼客源的基礎上,正加大對其他客源的重視。

「有的客人來這裡是去旁邊奕歐來奧特萊斯購物,花季時分去薰衣草公園賞花。」管靜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上海鄰家美利亞酒店雖然依附於迪士尼樂園這一主線招攬客源,但也有部分客人並非衝著樂園而來。

但對於樂園周邊民宿業而言,這樣的反思則需更加深入。

「過去迪士尼樂園的確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客流量,但這也造成我們對樂園的依賴。」倪華山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這次疫情以及迪士尼閉園帶來的危機讓他重新開始思考,如何避免把「雞蛋放到同一個籃子裡」。

在倪華山看來,雖然過去迪士尼樂園給周邊民宿帶來大量客流,並帶動周邊民宿的發展,但民宿在功能定位上已經弱化為一個功能性住所,逐漸喪失了其他優勢。

據《2019中國大陸民宿業發展數據報告》,截至2018年,中國大陸在線民宿房源數達107.2萬個,兩年間增長超過81%。不同於傳統酒店,民宿的特色在於給予住客非標準化服務的特色體驗。但行業的不規範發展,導致民宿同質化現象嚴重。

而在上海迪士尼樂園效應的輻射下,樂園周邊數量雖有提升,但大部分民宿缺乏特色,只能在價格上做文章,並淪為僅具備住宿功能,形成了高入住率、低房價的常態。

但如果僅是上海迪士尼樂園的附屬住宿功能產品,那麼,民宿的命運就只能與迪士尼樂園「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實際上,經過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的走訪了解,不少樂園周邊的民宿經營者正在努力平衡客源、收入結構,並打造自身品牌效應。

倪華山正希望利用直播平台興起的契機將以園度假四合院背後所代表的中式傳統建築文化傳播出去。與此同時,他計劃加大線下活動的引流,包括加大對公司團建、商業取景拍攝、團體研修等訂單吸引力度。而胡和平同樣開始在商業拍攝、團建等方面花心思。

「這次疫情讓我們知道,如果長期下去,我們就會變成溫水煮青蛙,不知不覺地喪失了自身的特色。」倪華山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