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你真的會勸說朋友嗎?

懶媽育兒路 發佈 2021-08-03T09:04:32.133525+00:00

然須忠告而善道之,悉其忠愛,致其婉曲,使彼聞之而可從,繹之而可改,有所感而無所怒,乃為善耳。逃過追殺的王陽明逃到南京看望自己的朋友,朋友雖然知道他身處禍患之中,心痛不已,可仍然對他說:「大丈夫一諾千金,既然朝廷將你貶職,又委命你去貴州為吏,一日身有官名,就有責任在身,雖然仕途險惡


原文

責善,朋友之道;然須忠告而善道之,悉其忠愛,致其婉曲,使彼聞之而可從,繹之而可改,有所感而無所怒,乃為善耳。

——王陽明《教條式龍場諸生》

譯文

責求朋友向善,也是朋友相處的道理;但要做到誠心並且有方法,儘自己的愛護朋友的一片誠意,同時用委婉曲折的態度,使朋友聽到能夠接受,想出道理後能夠改正,有所感悟卻沒有惱怒,才是好方法。


評析

王陽明絕不是一個「老好人」,反而是一個堅持原則的人。對於朋友的一些錯誤觀點,王陽明從不放過。

有一次,王純甫來信,雖然明面上言辭謙卑,但字裡行間都洋溢著自以為是的態度,並無求教的心思。「純甫所問,辭則謙下,而語意之間,實自以為是矣。」

剛開始王陽明並不想回復他,覺得回答了他的問題也不能使他覺醒。但是回頭想想,又為朋友找到了犯錯誤的理由:人生聚散無常,大概他心中仍然有疑惑才會自以為是,並非是明明知道自己錯了,還故意來煩擾我,我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他呢?於是認認真真地指出其觀點的錯誤所在。

不過,王陽明也不是那種口直心快的人,就算是指出朋友的問題,也會會站在朋友的角度看問題,而不是將自己的判斷強加給朋友。有時後還會給朋友找理由,比如,他便認為王純甫的初衷,大概是懷疑自己已墜入虛空,所以假借這種說法來揭露自己的弊端罷!

王陽明認為,「大凡朋友,須箴規指摘處少,誘掖將勸意多,方是。」生活中,每個人都會做錯事。因此,當我們面對朋友的錯誤時,應該盡力規勸,讓朋友儘快走到正確的道路上來。



王陽明被太監劉瑾追殺,偽造跳水自盡躲過一劫。逃過追殺的王陽明逃到南京看望自己的朋友,朋友雖然知道他身處禍患之中,心痛不已,可仍然對他說:「大丈夫一諾千金,既然朝廷將你貶職,又委命你去貴州為吏,一日身有官名,就有責任在身,雖然仕途險惡,你還是上任去吧。」

在這之前,王陽明在一座寺廟中曾遇到一位老道,這位老道曾在二十年前見過王陽明,可以說是王陽明的老朋友了。狼狽逃竄的王陽明對老道說:「我被劉瑾追殺,九死一生,前途未卜,我不想去貴州龍場,只想找個沒人的地方隱居。」

老道問:「你要出世?」

王陽明說:「是的。」

老道笑了:「你不是否定了佛道的出世思想,怎麼又轉回來了?」

王陽明說:「如今我也顧不了那些,只求保住性命。」

老道問:「當初你為什麼要和佛道分道揚鑣?」

王陽明回答:「難捨親情。」

老道追問:「現在你就能舍了?」

王陽明一怔,不知如何回答。

老道繼續說:「如果你一走了之,劉瑾說你去了越南,或者蒙古,然後說你私通敵國,你的家人肯定要受到牽連。」

王陽明驚訝道:「我居然忘記了這件事。」

王陽明聽從了他們的告誡,重新踏上路途,來到貴州龍場。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每個人都可能會犯錯誤,但我們經常會遇到這樣的情況,一個朋友直接指出我們的錯誤,說上一大通,最後來上一句:「我這樣說也是為了你好,你千萬不要往心裡去。」被人當面直接,甚至是粗暴地指出錯誤,誰都會心裡不好受,他偏偏還要來上這麼一句,讓我們本來就不舒服的心不得不活活憋著,憋出內傷。

責善,責是引導的意思,引導他人向善。責善,不是不顧場合、不顧方式、不顧對方尊嚴和感受去指責對方。王陽明認為,如果過分暴露他人的過錯,痛毀極底,讓人無地自容,很可能會引發他的愧恥憤恨之心。雖然想要改變對方的錯誤,實際上很難達到對方內心的認同,這不僅不是責善,而是激發對方心中的「惡」。凡是以揭人短處、攻擊別人的忌諱等方式顯示自己的正直的,都不是責善。

王陽明認為,責善是發自內心的忠告,不能因朋友的錯而指手劃腳,因人人有別,所以尊重也顯得尤為重要。通過循循善導,讓他人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通過巧妙的說話方式,以觸動對方的內心並作出改變,這才是真正的朋友。

這就是責善的具體含義。不但對朋友如此,對親子、家人、同時更應該經常用這個方法,它能夠極大的改善親子、家庭和職場關係。

責善,最大的問題就是,眼裡都是別人的問題,卻不知自己的問題也在別人眼裡清清楚楚。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