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秀娥散文:河曲老家的炊煙

河曲視窗網 發佈 2021-08-03T09:05:12.945870+00:00

韓秀娥散文:河曲老家的炊煙  炊煙是故鄉的一道風景,它從大山深處升起,飄逸、繚繞;炊煙也是故鄉臨摹的畫筆,在天地間揮毫潑墨,隨意、自如。炊煙又是柴草灶火化成的幽魂,在爐火中歷練在煙囪里洗禮,婀娜升空、輕靈飛舞。炊煙更是一縷縷鄉情,在故鄉的這片熱土上生根、讓漂泊異鄉的人魂牽夢繞。

  炊煙是故鄉的一道風景,它從大山深處升起,飄逸、繚繞;炊煙也是故鄉臨摹的畫筆,在天地間揮毫潑墨,隨意、自如。炊煙又是柴草灶火化成的幽魂,在爐火中歷練在煙囪里洗禮,婀娜升空、輕靈飛舞。炊煙更是一縷縷鄉情,在故鄉的這片熱土上生根、讓漂泊異鄉的人魂牽夢繞。  故鄉的炊煙只因裹挾著鄉情,便多了一份親切與溫馨。氳氤著鄉情的炊煙里,演繹著鄉親、故土、農作物這故鄉三寶間的纏綿繾綣、寄託和依存。在故鄉那片養育世代莊稼人的土地上,鄉親是故土的主人,農作物便是土地的孩子,他們互相依賴、支撐,形成一組簡單的食物鏈,延續著這片土地的生息繁衍。農作物經過土壤的孕育,吸取天地日月的精華,經過莊稼人的細心照料,吐蕊拔節茁壯成長,果實成為主人裹腹的食物,秸稈再經歷「煮豆燃萁」的慘痛,成為主人生活的重要燃料,最後化成一縷炊煙飄向藍天。

  炊煙是村莊的呼吸,院落的脈動,村莊裡有了炊煙的映襯,亦動亦靜,展示著生命的蓬勃和興旺,彰顯著滄桑人間的悠閒和繁忙,動的是裊裊升騰的炊煙,靜的是沉寂斑駁的老屋,動的是人畜忙碌的身影,靜的是田園山川的沉默,他們巧妙的構成一幅農耕文明的鄉風俚俗圖,尤顯人間煙火里的薪火相傳,血脈承襲。炊煙隨意的舒展,揮毫潑墨,濃淡隨意,彎直隨風,就形成一幅人間和諧的農村山水畫景,也是農村萬古流傳的寧靜和平的生活常態。

  炊煙是村莊裡的時鐘,是農村裡的晨鐘暮鼓,傳遞著晨起晚息,勞作與休憩的信息,在北方,冬日的炊煙和其它季節有天壤之別,冬燒煤炭夏燒柴草,北方的冬天地凍天寒,莊稼人農閒在家,守得就是一份寒冷中的安暖,需燒煤炭來驅寒保暖,黑煤在爐灶里燃燒,化作炊煙升空,黑稠濃重,肆意猖獗。夏天的炊煙,三餐有別,它們大多是秸稈柴草的化身,是煙囪上長出的雲朵,輕盈裊娜,含蓄婉約。

  夏日裡,當晨曦微露,東方吐白時,縷縷炊煙從大山深處,一個個散落的自然村升起,伴隨著雞鳴犬吠,送走黑夜,迎來黎明,揉開人們惺忪的睡眼,喚醒整個寧靜的村莊,每戶農家灶間燃火,鍋里早餐飄香,煙囪上炊煙拔節。早晨的炊煙,一般是風輕雲淡,清靈疏朗,代表著早餐的清淡簡便,炊煙消逝,莊稼人勞作開始,黃牛拉車,主人乘坐,悠悠哉哉,漫步在埂頭曲徑,孩童頑皮的身影,奔跑在上學的路上,人們一天的生活從這時有條不紊的開始。

  午間的炊煙,是種田人匆忙的步履,也是孩童散學歸來時,飢腸轆轆的期盼,也是母親在村頭對孩兒乳名的呼喚。炎炎午間,勞逸需結合,為了爭取休憩時間,人們似與日頭比賽跑,午餐省時省工,隨意就簡,因此,午間的炊煙急速升起,瞬息消逝。每到秋天農忙時節,多數人家的炊煙會隨著主人秋收的步履,遷移到壩堤田畦,梁頭溝底,夾雜著燒土豆、紅薯、毛豆的香味,隨風飄散在陌上埂頭。

  晚間的炊煙,最能夠顯示農村生活粗糙中的細緻,晚上是人全和閒的時候,上學的孩子,勞頓的父母,外出而歸的旅人,勞作的牲畜,都到晚上團聚歇息,休身養神,勤快的主婦會注重晚飯的溫馨,且會考慮到營養的搭配,晚餐會製作稍加精細、且工序會些許複雜些,不僅人如此,還得給圈養的豬、狗、雞、鴨加工熟食,家禽牲畜也得注重食物的粗細搭配,才能增肥增膘,給主人添財添福,帶來好運。因此,晚間煙囪上的炊煙,持續時間較長,會從黃昏搖曳到傍晚……

  也許,在各種清潔、高效能源進入千家萬戶的今天,大多數人與炊煙漸行漸遠,然而,我總是懷念故鄉的炊煙,也許炊煙只是我懷舊的載體,真正懷念的還是擁有炊煙的那些美好時光。如今,每每乘車路過村莊,我就會瞪大眼睛,欣賞村莊,目光尋找炊煙,有幸能嗅到炊煙的味道,我會興奮感動,我就會想到,這些莊戶人,守著一縷炊煙,就是守著家,守著一份樸實,守著一份幸福。

  說到底,炊煙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故鄉的炊煙,就是我對故土的一縷悠長的思念。故鄉的炊煙里裹攜著濃郁的鄉情,鄉情離不開對舊時的回憶,從老屋升起的炊煙和家鄉的莊稼田林開始,認識和走進這個神秘的世界,在這一過程中,對故鄉的愛,在我們每個人心底滋生、紮根。如今,時過境遷,世事滄桑,故鄉的枯槐大柳樹、炊煙破老屋只能停留在回憶里,駐守在夢境裡,拈墨於筆尖下,塵封在文字里了....

                    (責任編輯:竇占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