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美玉朗誦《家鄉的消息》|| 作者:謝士艾,朗誦

泰山美玉泰山美 發佈 2021-08-03T09:05:58.801512+00:00

家鄉的消息,對在外的遊子來說,是冬日的暖陽,盛夏的甘霖。  十八歲離開家鄉,走出青州,來到從小就嚮往的軍營。經過23年的摸爬滾打,轉業到妻子所在的中型城市定居。那裡離家鄉的距離有六百多公里。

家鄉的消息,對在外的遊子來說,是冬日的暖陽,盛夏的甘霖。

  十八歲離開家鄉,走出青州,來到從小就嚮往的軍營。經過23年的摸爬滾打,轉業到妻子所在的中型城市定居。那裡離家鄉的距離有六百多公里。開始,人生地不熟,吃喝拉撒,風俗習慣大相逕庭,使我常常思念家鄉,思念父母,思念兄弟姐妹和鄉親。在那時,沖淡思念的惟一辦法就是寫信。信發出後,歷經千山萬水、九九八十一難,到親人手裡少則二十天,有的還會泥牛入海無蹤無影;而我要收到回信,時間更難確定,這種盼望可能是從春到夏,從秋到冬了。

  後來,公社郵電所的電話會對外營業了。父母和親人想我的時候,一大早起床,走十多公里的山路,用節衣縮食省下的錢給我打電話,儘量多的向我說說他們和家鄉的消息。又幾年後,村委會也裝上了辦公用電話,當然,外人是不允許打的,於是我就和父母約定好時間,每月的幾號幾點鐘,叫他們守在電話機旁邊,我準時打電話回去。上個世紀末,行動電話在城市已基本普及,不少農村也能使用,可我的家鄉在偏僻的鄉村,根本沒有信號,村民也只是在電視、電影里才能感受到手機的魅力和神奇。

  2005年,年近八十的父親去世後,我把母親接到了身邊。對我來說,對家鄉的思念可以略為減輕,然而母親卻害了「鄉思病」,且日益嚴重。她常常一個人站在樓房的陽台上,怔怔望著家鄉的方向,春天時對我們說「現在該播種了」,秋天時說「也不知今年的收成怎麼樣」;到了清明、冬至,更是少不了要催我們:「快打個電話問問,看你兄弟有沒有去上墳。」每年兄弟或姐妹會來看望母親,而這時,則是母親最高興、最興奮的日子,早早的就要我們做好準備,買什麼,吃什麼,睡哪裡,去什麼地方玩等等,她都要一一過問。聊起天來更是精力充沛,晝夜不分,問家鄉的山水田地,問村頭的古橋老樹,問熟悉的每一個人。兄弟姐妹住三天,她打人,住五天,發脾氣,住10天,才勉勉強強可以回去。

  2014年我陪母親回了一趟家鄉,她老人家雖然82歲,仍然堅持著要去爬山,要去河裡洗衣,轉遍自家的田土,撫摸當年種下的果樹,不知疲倦地走家串戶,和當年一起砍柴一起勞動的姐妹們拉家常,說往事,當得知張大爺、李二嫂在某年某月已經去世時,母親禁不住會眼睛潮濕,泣聲長嘆:「這麼好的日子還沒過幾天,怎麼就走了呀。」

  去年春,家鄉建了一個兄弟姐妹微信群,把我也拉了進去。現在,要獲取家鄉的消息已沒有了時空,誰家蓋了新房買了新車、誰家的兒孫考上了大學、誰結緍誰生子等等,幾秒鐘就傳了過來。春節期間,群里更是熱鬧非凡,喜氣洋溢。「紅包雨」下個不停,一陣比一陣狂;貼春聯、放煙花爆竹的視頻似電影;各家各戶年夜飯的照片像攝影大賽,令人眼花繚亂、賞心悅目,垂涎欲滴。

我把兄弟姐妹群的提示音設為歌曲《我熱戀的故鄉》,每當響起,不論在何處,也不管有多忙,我都會毫不猶豫地在第一時間閱讀來自家鄉的消息,因此,母親每天也多了一門必修課,那就是一起床首先就會來問我:「快看看,老家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作者簡介

王海英:網名泰山美玉,微信名泰山美。山東省泰安市人,原中國朗誦聯盟會員,喜歡朗誦,攝影,跳舞。1990年至1994年在山東省新泰市演講比賽中多次獲獎,是單位文藝節目看家主持人,婚後隱退。2016年,泰安電視台旅遊文化頻道拍攝30集情景劇《美麗保安》,在劇中飾演業主程姐,2019年創建TS美玉之音,如今是泰安市攝協會員,泰山攝影俱樂部會員,泰安市岱嶽區旅遊協會會員,只願自己的聲音能夠到達自己到達不了的地方,願TS美玉之音給您帶來美的享受!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