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薩臨時主席:主席大選於聖誕召開,梅西願意談降薪

虎撲足球 發佈 2021-08-03T09:06:17.125855+00:00

虎撲11月3日訊 當地時間本周一晚19:00,巴薩臨時管理委員會主席卡萊斯-圖斯克茨出席了新聞發布會,匯報該委員會周一首次會議的內容。

虎撲11月3日訊 當地時間本周一晚19:00,巴薩臨時管理委員會主席卡萊斯-圖斯克茨出席了新聞發布會,匯報該委員會周一首次會議的內容

「首先我要明確我們臨時管理委員會目前的兩大任務:儘快召開大選以及領導俱樂部做出必要的決定來保證正常運作。」

「我們需要儘可能快地召開大選,為此我們成立了一個工作組,由會員理事、紀律委員會以及透明委員會的人組成。而經濟委員會則具體負責經濟方面的事務。」

「我們會為大選制定一個時間表,嚴格遵照大區政府的抗疫要求,以保證大選能有最高的參與度、最高的衛生標準,同時符合我們的章程規定。我們希望能讓儘可能多的會員們參與到投票中,這樣我們的下任主席才會有足夠的代表性。」

「這個委員會是在一個極其特殊的環境下臨危受命的。這場疫情對全世界影響深遠,從三月份開始就讓俱樂部的經濟收入受到了極大地影響。」

「很多企業都有一套針對疫情的應急方案,但我不認識有什麼人提出過這麼一套方案。全世界旅遊業受到嚴重衝擊,並且人們的聚集也遭到了極大的限制。」

「我們的目標是繼續減少俱樂部的支出,要想平衡我們的預算就需要削減約3億歐元的支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在11月5日以前完成降薪談判。我們希望接下來能與球員以及員工們達成協議,對工資進行延遲發放。俱樂部的情況非常的複雜,我們要做的有兩件事:減少支出,並且加強創收。我希望俱樂部全體成員,無論是否是運動員,能在這個時刻幫助俱樂部渡過難關。」

下一任董事會有權推翻本委員會所做的決定,這是章程所允許的。」

「總結下來就是三件事,首先,我們會在聖誕假期召開大選。其次,我們的經濟狀況很複雜,需要全體人員的努力。最後,我想傳遞一個訊息,俱樂部是穩定的,並且未來有著無限可能。我們手頭上有很多的解決方案能幫助我們創造更多的收入。中長期來說,我們充滿希望。在大家的努力下,相信我們可以做到這一切。」

接下來進入到了記者提問的環節

假如和球員和員工沒法達成協議怎麼辦?

我看到的是目前各方都有良好的談判意願。我們不是要拿走誰的奶酪,只是希望在有能力的情況下再發放薪水。同時我們還有一個國際的事務所幫忙。這是眼下最靠譜的方案。邏輯上我們俱樂部必須捍衛自身利益到最後一刻。

您們和大區政府關於大選的事有交流過嗎?

還沒有,因此我們今天才成立了一個工作組來負責組織大選的事。目前從我們收集到的所有信息來看,在11月和12月大選是很難的。

您和主席候選人們聊過嗎?

我會和他們聊的。

如果情況沒有好轉會發生什麼事?可能會推遲大選嗎?

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我們會盡一切努力在我之前宣布的日期舉行大選。我們的章程不允許我們進行電子投票,在此前的會員大會上這個提案沒有得到足夠的支持票數,而加泰體育法也不允許這麼做。但是我們還可以通過郵寄投票的形式來進行大選。方法是有很多的。但我們不能跳出章程大力出奇蹟

您提到俱樂部需要減掉3億歐的支出來平衡損失,其中的大頭就是薪資支出。我們此前已經看到了續約換降薪的操作,而對於那些合同快要結束的球員來說要怎麼辦呢?

我們在談判桌上應對不同的情況有很多的方案,還有法律顧問給我們的意見。合同快到期的球員情況和那些還有十年合同在身的球員不一樣。方案當中包含了對球員們進行財政上的補償。對於不同的情況我們都有應對。

具體到個別球員,比如梅西,他一月份就可以自由地和別的俱樂部談判了,您們肯定對此有憂慮。

我們不可能為每一個人量身定造專屬的方案。我們希望能解決俱樂部全體球員和全體員工的問題,並且最終的方案能讓各方受益。我們可以根據我們手頭上可支配的資金多少逐步支付工資。我們的收入下降了約3億歐元。如果球場能重開,可能這個數字會少一些,但不會少太多。疫情對我們的影響就是實實在在的少了3億歐元,因此我們才聘請了世界第一的人力資源事務所來幫忙。

請原諒我無法在梅西的事情上說太多,因為首先我們得把談判落實下來。我唯一能說的就是梅西和他的經紀人對談判持歡迎態度。談到球員薪資的話,我們確實有著全歐洲最高的薪資支出。今天早上我才和拉蒙-普拉內斯、羅納德-科曼還有奧斯卡-格雷烏談過,我讚揚了他們起用年輕人的決定,非常的勇敢。沒有多少教練敢這麼幹,而這對我們減少工資支出幫助很大,這就是我們要遵循的道路。

俱樂部有3億歐的虧損之餘,又有8億的預算。如果這個數字降不下來,據說俱樂部就將進入破產託管狀態

目前不會。我唯一能說的是俱樂部的未來有無限可能。目前部分協議的達成讓我們有理由相信俱樂部的未來是光明的。我們和俱樂部代表們都看到了。俱樂部有希望在中長期,而非短期內,實現翻盤。

Ramon Adell(上任主席羅塞爾辭職時的臨時管理委員會主席)簽下了阿爾達-圖蘭和阿萊士-比達爾,這屆委員會能做到(簽人)嗎?

要想買人,就得先賣人。只有有球員離開的情況下我們才會有新援。圖蘭和阿萊士-比達爾的情況不一樣,當時是有錢的,我們也是問了路易斯-恩里克的意見才做的決定,並且還有一個關鍵點就是,我們設置了一個條款,如果下一任董事會不批准這筆轉會,可以將球員退貨。所以,要買人的話,得滿足兩個條件,首先是先出後進,然後是要設置一個條款,允許下一任主席將球員退回到原俱樂部。並且還要和教練達成共識,我們的前任主席是對科曼很信任,我對他也很信任。

在您和技術秘書還有教練的會面時,他們有向您提過什麼迫在眉睫的引援要求或者公關上的要求嗎?公關這個我想指的是VAR的問題

VAR的問題不用他們提我也知道,全世界都知道,VAR有很大的改進空間,其介入的標準至少得是一樣的。關於這點我們接下來會和西班牙足協交涉。至於引援的問題,主教練和技術秘書都很清楚要想買人得先賣人,同時他們也很了解俱樂部的經濟狀況。他們沒理由跟我討論簽什麼人,我就一球迷和會員罷了。這個問題不是我來決定的。我只負責告訴他們,有沒有錢,要簽人需要滿足什麼條件,完事。

下一任董事會有權撤回續約決定嗎?

如果錢都回來了,然後協議更新了,那當然可以撤回。但這是他們的決定。

您之前也提到我們現在處在非常時期需要非常的策略,那麼有可能採取一些章程允許範圍外的措施,比如網上投票或者設置多個投票點嗎?

多個投票點的方案是可行的。網上投票的方案無論是我們的章程還是加泰體育法都不允許。我們能做的就是確保有最大的參與度。

(編輯:姚凡)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