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裡的大美人生:寓言小故事之王的玄妙哲思

映日荷花蛙聲靜 發佈 2021-08-03T09:06:40.669450+00:00

莊周夢蝶 幻化之美。突然間醒過來,才忽然想到原來自己是莊周。李商隱在《錦瑟》里寫: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一、 莊周夢蝶 幻化之美

莊周夢見自己變成蝴蝶,十分逼真的一隻蝴蝶。他感到極為愜意。而忘了自己原本是莊周。突然間醒過來,才忽然想到原來自己是莊周。不知是莊周夢中變成蝴蝶呢,還是蝴蝶夢中變成莊周?莊周與蝴蝶終於還是有區別的。這就是物與我的交變。

夢裡自己變成蝴蝶,那現實也有可能自己是蝴蝶變成的。這說明莊周與蝴蝶有感應關係。李商隱在《錦瑟》里寫: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曉夢當然是快要天亮時做的一個美夢,自己變成了蝴蝶。這裡有一個迷,為何要迷?蝴蝶翩翩起舞,那麼美麗,有那麼輕盈飛翔,是自由的化身。望帝把嚮往春天的心交託給了杜鵑,於是杜鵑鳥就不停啼叫,以至於出血,然後了花,所以叫杜鵑花。莊周正因為有逍遙遊的夢想,才會化身蝴蝶,翩翩起舞。但夢醒了之後,現實是莊周還是莊周,並沒有成為飛翔的蝴蝶。那現實的我是不是蝴蝶在做夢時變成的呢?這種逆向思維,完全是從易經中陰陽相互轉換的思維而來的,繼承了道者反之動也的思維方法。白天變黑夜,黑夜變白天。有感就有應,周易就是利用人的一時的感應,利用數字預測事物的未來發展,所以這個答案早在我們的心中,但是我們不能把它找出而已。易經只是幫我們把它找出來的工具。



二、自由之龜 逍遙之美

莊子在渦水垂釣。楚王派二位大夫請他做官。莊子淡然說道:「楚國有隻神龜,被殺死至今已三千歲了。楚王十分珍惜它。我請問二位,此龜是寧願死後留骨而貴,還是寧願生時在泥水中潛行曳尾呢?」二大夫道:「那當然是願活著在泥水中搖尾而行。」莊子說:「二位大夫請回!我也願在泥水中曳尾而行。」

面對金錢富貴,莊子巧妙地打了一個比喻,讓人明白了一個道理,人不是金錢富貴的奴隸。雖然神龜被恭敬的很高,但是畢竟是死龜一個。失去了生命,就失去了價值。而人活著就是追求這種自由,如果完全被金錢權勢束縛,那麼就不如那泥水中的烏龜,多麼愜意地爬來爬去。追求權勢是有丟掉生命的危險,有喪失尊嚴的危險,所以寧願在污泥濁水中生存,也不為所動。莊子,當我們無路可走的時候,他的超凡的大智慧生長出的清潔精神,由此滋養出來的驚人內力,拒絕誘惑的不配合權貴的品質。

三、知魚之樂 認知之美

莊子和惠子在橋上遊玩。莊子說:「鰷魚在水中暢遊,這是它的快樂。」惠子說:「你不是魚,豈止知魚的快樂?」莊子說:「你也不是我,又豈知我不知道魚的快樂?」惠子說:「我本來不是你,當然不知道你的快樂。而你也不是魚,你自然也不知道魚的快樂。」莊子說:「那我們從開始說起。你說『你如何知道魚的快樂』,既然你知道我知道魚的快樂還問我?」

這個看似簡單的故事讓我思考一些藝術方面和哲學方面的深刻問題。人到底 能不能認識世界,認識事物,認識自己。人從主觀的認識出發,認為魚在水裡面游來游去是快樂的,那我們不是魚,怎麼知道魚是否快樂呢?你也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魚的快樂呢?事實證明人能夠認識世界,但認識的世界都帶有很強的主觀性,都有很大的缺陷,不夠全面和深刻。莊子到最後也不能證明我們人類是否能夠認識世界,而自己陷入了詭辯論之中,但卻讓我們思考,人的認識和外在的世界是否相符。這也是哲學討論的問題,人對外在充滿了主觀性,這是藝術裡面表達情感的需要。我們自己的心靈會投射到萬物之上。我們自己高興,就認為那水中自由的魚也是快樂的,認為鳥的叫聲也是優美的。王維的「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這是空靈優美的聲音。杜甫「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這是傷感和悲涼。



四、權如腐鼠 清高之美

惠子在梁國作了宰相,莊子想去見他。有人告訴惠子道:「莊子來是想取代您的相位。」惠子很慌恐,派人在國都搜了三日三夜想找到莊子。不料莊子從容來拜見惠子道:「南方有隻鳥,其名為鵷雛。鵷雛展翅而飛,自南海飛向北海,非梧桐不棲,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此時剛好有隻貓頭鷹正有味地吃著一隻腐爛的老鼠。恰好鵷雛從貓頭鷹頭頂飛過。貓頭鷹急忙護住腐鼠。試問鵷雛豈會看中一隻腐鼠?而現在惠子您也想用梁國來嚇唬我嗎?」

惠子覺得莊子對自己的權勢有威脅,所以面對拜訪自己的朋友,卻想把他抓起來,避免他搶了自己的飯碗。但莊子用一隻鵷雛來表達自己的志向,一定在梧桐樹上休息,要吃練實這種果實,飲用醴泉的水。而貓頭鷹卻吃著一隻死老鼠。莊子覺得權勢就是死老鼠,卻怕鵷雛把老鼠搶走了。一個人貪於權勢富貴到了懷疑自己朋友的地步了,人性被嚴重扭曲了。

.五、無用之用 妙用之美

莊子和弟子們來到山腳下,看見一株大樹,枝繁葉茂,聳立於溪邊。莊子好奇的問伐木者,如此高大的樹木,怎麼沒人砍伐?伐木者淡然說道:「這何足為奇?此樹乃無用之材。作船沉於水中,作棺材容易腐爛,作器具容易毀壞,作門窗則脂液不干,作柱子易被蟲蝕。不材之木,無所可用,故能長壽。」

這可樹木為何能長久地存在於大地上呢?因為它無用,因為無用卻保全了自己的性命。莊子認為在這樣混亂殺伐的社會裡,沒有能力的人更容易保住自己的性命。但另外一處還有一個故事,莊子的學生問莊子,你說無用的東西能保全自己的性命。但是他們有一天到一個農家去做客,農家熱情招待他們,要把家中的一隻雞子殺了做菜吃。主人把那隻無用的母雞殺了,所以莊子說無用能保全性命,但再這裡因為無用卻被殺了。所以下等社會的人因為沒有你能力保護自己,也被殺戮。這時莊子告訴他的學生,人要活在無用與有用之間,不能太無用,太無用就是危險的,太有用也是危險的。這些警告多麼深刻呀,在封建社會,知識分子生活在有用與無用之間,多麼讓人無奈他們的命運。



六、匠石運斤 知音之美

莊子送葬,經過惠子的墓地,回過頭來對跟隨的人說:「郢地有個人讓白堊泥塗抹了他自己的鼻尖,像蚊蠅的翅膀那樣大小,讓匠石用斧子砍削掉這一小白點。匠石揮動斧子呼呼作響,漫不經心地砍削白點,鼻尖上的白泥完全除去而鼻子卻一點也沒有受傷,郢地的人站在那裡也若無其事不失常態。

宋元君知道了這件事,召見匠石說:你為我也這麼試試。匠石說:「我確實曾經能夠砍削掉鼻尖上的小白點。雖然如此,我可以搭配的夥伴已經死去很久了。」自從惠子離開了人世,我沒有可以匹敵的對手了!我沒有可以與之論辯的人了!」

知音難覓,惠子走了,莊子再也找不到一個和自己辯論的人生知音了。這和伯牙和鍾子期的故事多麼一致。人與人最高的境界是心靈相通,相知相伴。和鍾子期灑淚而別後第二年中秋,俞伯牙如約來到了漢陽江口,可是他等啊等啊,怎麼也不見鍾子期來赴約,於是他便彈起琴來召喚這位知音,可是又過了好久,還是不見人來.第二天,俞伯牙向一位老人打聽鍾子期的下落,老人告訴他,鍾子期已不幸染病去世了.臨終前,他留下遺言,要把墳墓修在江邊,到八月十五相會時,好聽俞伯牙的琴聲.聽了老人的話,俞伯牙萬分悲痛,他來到鍾子期的墳前,淒楚地彈起了古曲《高山》.彈罷,他挑斷了琴弦,長嘆了一聲,把心愛的瑤琴在青石上摔了個粉碎.他悲傷地說:我唯一的知音已不在人世了,這琴還彈給誰聽呢?」


莊子裡太多這樣的寓言小故事,對後世文人的思想產生重大影響。不僅讓文學帶上浪漫的風采,也讓文人對權勢產生鄙棄,進而培養高傲的人格。這些大美思想像金子一般閃閃發光,穿過歷史的煙塵,照耀人性的光輝。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