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詩經之《桃夭》,帶你領略先古的婚嫁之美

鈺姐的書齋 發佈 2021-08-03T09:07:31.897929+00:00

《詩經》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世人都愛讀她,不僅因其蘊含的傳統文化,更因其散發的包容之美,她是先秦采詩官們辛勤奔走於先民大眾間的結晶,處處皆是濃郁的生活煙火氣息,讓人讀之親切。 《詩經》中相思戀愛、耕種狩獵、祭祀園藝、婚嫁生子等包羅萬象,她無疑是先民們生活百科的真實寫照。


《詩經》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世人都愛讀她,不僅因其蘊含的傳統文化,更因其散發的包容之美,她是先秦采詩官們辛勤奔走於先民大眾間的結晶,處處皆是濃郁的生活煙火氣息,讓人讀之親切。

《詩經》中相思戀愛、耕種狩獵、祭祀園藝、婚嫁生子等包羅萬象,她無疑是先民們生活百科的真實寫照。

她與西方文學著作《荷馬史詩》截然不同,《荷馬史詩》是虛構的超越人類世界的諸神和英雄的世界,並無時代獨特性。

一、《桃夭》之篇,歡快美麗。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我國詩經之《國風·周南·桃夭》便是帶著先秦的時代印記,攜著3000多年的先古遺風,穿越秦時明月漢時關,走過唐詩宋詞,緩緩地向我們展示了一幅桃花怒放、美人出嫁、歡樂生動的婚嫁生活畫卷。

《國風·周南·桃夭》

(朝代)先秦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古人所說人生三大喜事: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提名時,可見愛情婚嫁在人生中的重要性。

小時候最喜歡看結婚的場景,張燈結彩,喜氣洋洋,大紅"囍"字貼滿門楣桌案,歡聲笑語,鞭炮交響,熱鬧非凡;孩子們活潑歡快,散播歡喜,愉快喜慶。

雖然他人的婚姻與已無關,但歡快總是能感染人的,這樣的場景難免讓人心生羨慕,對婚姻憧憬嚮往,對新人充滿了美好的祝福。

譬如《國風·周南·桃夭》的婚嫁詩的讓人難忘的美妙意境:

桃樹多麼繁茂,盛開著鮮花朵朵。這位姑娘出嫁了,家庭和順又美滿。

桃樹多麼繁茂,垂掛著果實纍纍。這位姑娘出嫁了,早生貴子後嗣旺。

桃樹多麼繁茂,桃葉兒鬱鬱蔥蔥。這位姑娘出嫁了,夫家康樂又平安。

3000年前對新人的祝福已延續至今,家庭美滿、早生貴子、白頭偕老等美好寓意,現在某些地方的新婚賀詞會歌《桃夭》三篇,可見先古精髓文化對後世的深遠影響。

古人所說的成家立業,此刻也便有了現實依據,家庭是最基本的社會單位,立業是出世入俗遺世的根本,尤其在生產力低下的先秦時代,婚姻家庭更為重要。

《詩經》大部分講的是愛情詩歌,然《毛詩序》說:"《桃夭》,后妃之所致也。"又把《桃夭》歸到與后妃君王有關,但我們寧可相信她只是一首新嫁娘的賀詩,不應賦上任何其他的色彩,以致擾了詩的本質之美。

"夭夭"是花朵怒放、茂盛美麗、生機勃勃的樣子,如此的春光明媚之季,便是女子出嫁之期。《周禮》云:"仲春,令會男女。"周代一般在春天桃花盛開的時候出嫁女子,詩人以桃花起興,為新娘唱出了這首出嫁的讚歌,從古至今,桃花與女子便是互為存在。

清代姚際恆《詩經通論》:"桃花色最艷,故以取喻女子,開千古詞賦詠美人之祖。"以桃花喻女子之美,何止他一人。

唐代詩人崔護外出踏青,再次尋找那曾令人刻骨銘心的桃花笑容,但見門上橫鎖,悵然若失寫下:"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題都城南莊》)去年此時我在此門前喝水,看到青春的姑娘和盛開的桃花交相輝映。

從古至今,桃花與女子便有點不解的淵源。《詩經》中以花喻女子,《桃夭》是第一例,我們的先民真是天才,這世間萬種風情、千嬌百媚,桃花是當之無愧、與眾不同的美女子,人面桃花,女子如花,盛開在明媚的春天。

二、《桃夭》之美,貴在美善。

然女子之美,並非外在的目觀之美,更需與內在美相結合。司馬遷《史記》中的《呂不韋列傳》:"以色事人者,色衰而愛馳",以外表之美讓他人愛你,當年老美色不在時,愛也就不在了。

這裡我想說,光靠目觀之美,而無內涵美支撐,愛情婚姻終將不長久。

《桃夭》中散發著儒家的美學思想,不吝筆墨的闡述了美的真諦,只有盡善方能盡"美"。除了"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有蕡其實、"外,還應"宜其室家、家室、家人"。

如果虛有一張好看的皮囊,全無內在美,那只是繡花枕頭,金玉其外,敗絮其中。3000年前先民的人生價值觀,無疑充溢著滿滿的正能量。

泰戈爾說"你可以從外表的美來評論一朵花或一隻蝴蝶,但你不能這樣來評價一個人。"《桃夭》中,觀桃花美貌之表,嘆內在品德之美,詩所表達的主題一下子被拔高,立刻豐滿鮮活了出嫁女的形象。

任何時代,對美的詮釋,從來都不只是觀其外在的,最美的仍是她內在的善,只有美與善結合,才能做到真正的"盡善盡美"。 這無疑是《桃夭》的魅力所在,告訴我們什麼才是出嫁女真豐的美。

三、《桃夭》美卷,靚麗風景。

回到《桃夭》的美卷。萬物復甦,春光明媚,桃花怒放,美得灼人眼眸,香得沁人心脾,在春意盎然的時光里,這是何等誘惑?無法阻擋。

桃其實就是一個美女子,豆蔻年華,秀髮束頂,身影婀娜,這一份"灼灼"不得不令男子心旌蕩漾,心甘情願的去承擔所有的風霜,只為想與女子美好一生。

許多愛情詩歌幾乎都充滿憂愁,然《桃夭》卻歡快得讓人不由自主的受到感染。女子對婚姻,要麼恨嫁,要麼恐懼,要麼期盼,然愛情的目的不就是讓人步入婚姻的殿堂麼?

不如此,便如無法靠岸的小船,四處凋零的花朵,沒有安全的港口,沒有避風的溫室,永遠處於風雨飄搖中。

此刻,我更願意相信每個女子其實都在期盼成為新娘的那一刻,在女子心中,那無疑是世間最美麗的一刻。在春光明媚的桃花盛開之際,在神聖而浪漫的時刻,與心愛之人享受人生中的最美好,執子之手,與子攜老。

《桃夭》中女子在最美的時候出嫁,讓男子千里迢迢,不懼艱難險阻,十里紅妝來迎娶她,不僅是男子對美的交代,更是男子對愛的承諾。

於是兩個如花般的年輕青春就此開啟另一旅程,步入全新又未知的新階段,這一刻,沒有遲疑,沒有恐懼,互為期待,相親相愛。

兩個年輕的生命從此捆綁、繁衍,慢慢老去。當繁華褪盡,歲月流逝,年老回眸時,生命依然如桃花般美艷,因為生生不息,他們的後代延續了他們的美麗,"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3000年前的婚姻確實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如詩般優美,如畫般燦爛。《詩經》帶給我們的除了濃郁的文化內涵,更多的是她對美的真諦的詮釋,這更是我們這個時代更應重視的價值所在。

遇見最美的您,共賞名詩佳篇。感謝您的閱讀,如文章打動您,敬請留下足跡,點讚或轉發。敬請關注【鈺姐的書齋】,我們一起,快樂暢聊,同勉共進。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