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芹散文原創|鄉愁,濃郁的鄉愁,耳畔又想起余光中的鄉愁

齊魯壹點 發佈 2021-08-03T09:09:07.873695+00:00

故鄉 你在何方文|王玉芹 伴隨著村子最後一座房屋的轟然倒下,昔日魂牽夢繞的故鄉被夷為平地。數日後,那破爛不堪的碎石瓦礫被一馬平川、整齊的黃土地所替代。而今,一望無際的麥田裡勃勃生機,仿佛還能聽到小麥生長而發出的竊竊私語。

故鄉 你在何方

文|王玉芹

伴隨著村子最後一座房屋的轟然倒下,昔日魂牽夢繞的故鄉被夷為平地。

數日後,那破爛不堪的碎石瓦礫被一馬平川、整齊的黃土地所替代。

而今,一望無際的麥田裡勃勃生機,仿佛還能聽到小麥生長而發出的竊竊私語。只有村東的「東普天河」和村南的「扁擔河」依舊還唱著歡樂的歌兒!也只有這兩條兒時嬉戲的小河,尚能給尋找故鄉的我指出老家的大體方位。奶奶爺爺還長眠在家鄉的故土裡。每當想到這些,淚水便模糊了雙眼----------故鄉,你在何方?

離開故鄉來到縣城雖已四十餘年,離開後也未曾在老屋居住過。但是每逢上墳的日子總是要到老院子裡轉上幾圈,順便看看那棵給我兒時帶來甜蜜回憶的大棗樹,是否還是那樣茂盛而亭亭玉立?南院那幾棵自生的洋槐樹,是否還堅守在那裡?迎接我們的到來?

人往往只有到此時,心裡才覺得異常踏實,這才是我的根。

老屋和我同齡,我和奶奶在這裡度過了幸福而快樂的童年。 冬天,每當夜幕降臨,周圍顯得格外寧靜,偶爾能聽到幾聲狗叫。晚飯後,奶奶吹滅那一盞只有豆粒大火苗的煤油燈,屋裡就瞬間變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我們依偎在奶奶的身旁,聽奶奶講那些民間流傳的小故事。奶奶沒有文化,她講的故事雖然沒有華麗的語言,但卻蘊含著很深的哲理。她的言傳身教使我們受益匪淺,也讓我們漸漸懂得了勤儉、純樸、善良、感恩。

夏天,我們借著皎潔的月光,在庭院中間放一個用蘆葦編制的草苫子,在上面鋪一床褥子,躺在上面乘涼的同時,凝視著夜空的繁星,盯著那顆最亮的星星。突然出現的一顆流星讓我們興奮不已。奶奶的蒲扇給我們驅趕蚊子的同時也帶來絲絲涼意,不知不覺中我們便進入甜美的夢鄉。

我的童年雖然在物質極度貧乏的農村度過,可這農村卻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美與快樂。童年生活中發生的一件件趣事常常把我帶入美好的回憶里。童年的遊戲是一道永駐心田的風景!我們在一起玩玻璃球、踢毽子、捉迷藏、老鷹捉小雞、抽陀螺等等。遊戲的種類美不勝數,而且玩具大都是我們親手製作。這些直到現在,我還記憶猶新。

昔日,走在故鄉的大街上,曾經體會到「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的意境和滋味。而如今的兒童,你們又在何方?

故鄉的小河曾留下我們下水摸魚發出的歡笑聲,彎彎曲曲的鄉間小路也曾留下我們腳踏的足跡,承載著希望和夢想的白楊樹已成了我永久的記憶。兒時經常割草的村西「西下凹」和村北「管道壕」依舊躺在那裡,它仍然是我們嚮往的好去處。村中的葦子灣曾經是我們尋找「谷笛」、「牛角」等美味野果的「天堂」,是我們逮螞蚱、捉螳螂的好去處,它早已填平而不復存在,村後和奶奶艱難挑水的甜水井也早已被自來水替代……

這一幕幕的情景,時常出現在我的夢縈里。而我們的後代,又有誰可曾記住自己的故鄉,我想,也只有再在《村志》里尋覓吧。

鄉愁,濃郁的鄉愁,耳畔中又想起了余光中的《鄉愁》……

(作者:王玉芹,女,中共黨員,山東禹城市某國企退休幹部,喜歡拍打文字,感悟人生!)

壹點號河南王豫

本文內容由壹點號作者發布,不代表齊魯壹點立場。

找記者、求報導、求幫助,各大應用市場下載「齊魯壹點」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點情報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體記者在線等你來報料! 我要報料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