蟋蟀在愁中吟唱丨對聯輓詩人流沙河

魯獲麟 發佈 2021-08-03T09:10:19.622803+00:00

鞦韆流水持心涵意氣;懷沙見性賦詩篇。夢見溫馨一生常把詩文著;半世直追理想鳴。葉孤城不朽靈魂燃野火;平生肝膽照流沙。大澤雲夢鵑泣蜀魂,往事如煙悲草草;鶴歸雲頂,今宵凝淚看星星。拈花一笑廿載悲懷吟鋸齒;千秋高范印流沙。陽光不銹浮名每仗文章得;高節遺於學子研。

鞦韆

流水持心涵意氣;

懷沙見性賦詩篇。

夢見溫馨

一生常把詩文著;

半世直追理想鳴。

葉孤城

不朽靈魂燃野火;

平生肝膽照流沙。

大澤雲夢

鵑泣蜀魂,往事如煙悲草草;

鶴歸雲頂,今宵凝淚看星星。

拈花一笑

廿載悲懷吟鋸齒;

千秋高范印流沙。

陽光不銹

浮名每仗文章得;

高節遺於學子研。

花雕

孤將玉唾散沙海;

允向蠹魚問匹儔。

林看雲

解字不言詩,敬畏在心,且作白魚究義理;

為文堪證道,光陰過眼,待從碧宇發清吟。

胡文漢

不合時宜,始能覺悟;

歷經磨難,終肯反思。

嘉州司馬

詩若流沙空幻象;

河鳴水調入仙山。

朱穩能

漫思余老百年事;

悵對錦江萬點星。

文林隱樵

耿耿孤心期等勢;

哀哀老骨落流沙。

冰鼎

文心歲月雕龍古;

詩骨風雲駕鶴今。

桃園莊主

筆陣暢詩海;

文心別故園。

杜紫藤

抷沙散作星河夜;

摶墨翻成蟋蟀吟。

綠滿春枝

霜木竟蕭蕭,藝苑瓊花吹又少;

星河空落落,巴山蟋蟀嘆何多。

春風閣

大雅雲亡,遙悼騎鯨獨去;

西天路遠,還期化鶴歸來。

鈴兒

識議驚流俗;

詩書立永年。

獨立寒秋

白魚解字識風骨;

瀚海流沙遺韻香。

瀟湘紅玉

凡體同流沙去也;

文心共傲骨存兮。

百年孤獨

坎壈曠襟懷,焚詩一嘯風雲淡;

精魂念巴蜀,化碧千山草木青。

深深

遊蹤忽恍似少年,秋蟀低吟輓歌,曾引來錦官城微涼的月色;

理想也終成別夢,寒鴻銜去落葉,收走了殘臘日簡靜的詩箋。

花不完

此生風雨收停,再無千劫,聚沙成塔故園別;

彼岸星河守望,記取一聲,彈劍作歌蟋蟀吟。

士弘

為許叔重異代功臣,文字有夙緣,不以補苴矜獨見;

是蘇長公一流人物,聲名皆餘事,須從晚節識先生。

佛前使者

幼承舊學,復研新詩,老去自從容,始信文章千古事;

得意感時,辭封向逸,平生唯坦蕩,全歸風雨百年身。

清正

是大詩人,坎坷一生因草木,汗青早著姓名, 忽今跨鶴南飛,騷壇隕將,古樹浮雲月有恨;

為真學者,際遇十載做書蟲,到老關心文字,無奈騎鯨東去,天府失魂,寒煙落葉雨亦愁。

風繼續吹

詩心昭日星,初曾在野,終猶在望;

正氣來天地,東漸于洋,西被於君。

張志強

理想幾毛錢?奈平生如琢如磨,良知俱化傷心淚;

文章千古事,有卓識憂民憂國,直筆長鳴啼血詩。

成都懶貓

先生領蜀地風流,文壇獨步;

秋雨泣今宵恨事,大夢尤生。

春風

理想如流星閃耀,剗破時空,剎那光芒,詮詩者惻懷,醉夢人賁目;

生涯似棘繭掙扎,苦熬歲月,須臾蛻變,始看開憎厭,終別了繁華。

王永江

蟋蟀在愁中吟唱,那邊這邊,那邊這邊,誰堪讀千秋風雨;

蝴蝶自劫後翻飛,化繭破繭,化繭破繭,已然是一世滄桑。

念眉

幻跡浮生,騷文是命,聽秋蛩一唱經年,燈影飄搖耕夜夜;

鍾靈毓秀,巴蜀有才,感鴻雪每關往事,淚光閃爍讀星星。

沉默是金

權來作深才豹隱,寄余篋所期,名山事業托椽筆;

且去招老眼鷗盟,聞飛聲過後,秋水文章沉泮池。

蓮心

身歷劫而心豁達,融和寫意白描,依依忍與故園別;

詩空靈則夢沖虛,穿越唐風宋雨,隱隱猶聞蟋蟀吟。

愛到深秋

獨徜徉隔海說詩,文心格物修,自有書魚知小我;

交涕淚浮生若夢,鋸齒齧痕錄,誰憑莊蝶識遊蹤。

安探花

到底意難平,上所好,下甚焉,文字始從檐前矮;

無端遇益蹇,左猶之,右亦可,才名宜向身後看。

李抱真

身每涉人間坎坷而來,許公花木胸襟,星辰眼界;

心猶尋物外逍遙以去,教我恍聞蝶夢,如見鷗盟。

雨滴梧桐

名取流沙,琴彈蟋蟀。嘆明月秋風,誰教魁斗忽無色;

文宗古意,詩尚自然。看瓊樓玉宇,君賦霓裳正繞樑。

賈雪梅

草木悵秋風,思大夢浮生,莊漆園真為知己;

文星隕錦水,問西川椽筆,劉師亮其後何人。

段姑娘

先生亦破萬卷之才,九曲傳經,鵑血化詩猶熱熱;

今日是履千冰時節,一朝蛻骨,蜀江將雪遍寒寒。

--轉自「對聯中國」公眾號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