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兵十萬卻只會撕逼?除了神策軍左右中尉,唐朝太監五天王還差誰

冷兵器研究所 發佈 2021-08-03T09:11:45.694835+00:00

唐朝太監權勢的發展是一個逐漸制度化的過程,先是李輔國等人一手掌握了飛龍騎士,一手拿著皇家庫房的鑰匙橫行霸道,這一時期的公公們誰身上的兼職越多越牛;但這並不保險,眾多的公公們用制度保證了自己的權勢,用四個關鍵職務保障了自己對朝政、軍政大權的壟斷。



唐朝太監權勢的發展是一個逐漸制度化的過程,先是李輔國等人一手掌握了飛龍騎士,一手拿著皇家庫房的鑰匙橫行霸道,這一時期的公公們誰身上的兼職越多越牛;但這並不保險,眾多的公公們用制度保證了自己的權勢,用四個關鍵職務保障了自己對朝政、軍政大權的壟斷。占有四個職務五個太監就是唐朝太監中的五大超級強者,他們中最被大家熟知的就是擁兵十萬以上的神策軍左右中尉,另外三個就是宣徽使和樞密使,他們只在某些時候權力還在神策軍左右中尉之上。



宣徽使和樞密使這兩個宋朝乃至金、元(元朝的樞密使就是太子)頂級大佬中的職務原先就是唐朝太監專有的頭銜。宋朝的宣徽使(比如韓大錘韓某人)是清貴的閒職,但唐朝的宣徽使就以管得寬著稱。唐朝的宣徽使出現在唐代宗以後,職權就是管理原先內侍省的全部事務,「掌總領內諸司使及三班內侍之籍,郊祭、朝會、宴享、供帳,應內外供奉」,所有在皇宮裡辦事的太監都歸它管(宣慰使、樞密使、左右神策軍中尉等實際上已經不管理皇宮事務),在太監辦事機構中位列第一,昔日牛氣沖天的五坊使(五坊是雕、鶻、鷂、鷹、狗五坊,安祿山等寵臣權臣都有這個兼職)也歸屬它管轄,拿著諸王王府房產證和皇家土地使用權的莊宅使(長春宮就在其管轄範圍內,莊宅庫的財富也是最頂級的皇家內庫)也是宣徽使的小弟。


宣徽使不光最有錢,也最受皇帝信任。因為唐朝皇帝吃喝玩樂都離不開他,他也最能掌握皇帝的心理,手下全是皇帝從小玩到大的老鐵,因此經常排在皇帝信任名單的首位。在皇權政治中信任就是權力,因此宣徽使也成了皇帝最信任的私人顧問,在不少關鍵時刻宣徽使都起到了一言定江山的作用,唐宣宗病重時,宣徽北使齊元簡和神策軍左軍中尉王宗實就迎立了唐懿宗。




唐朝的樞密使都是太監,是不管軍務專管政務的太監。最早擁有樞密使權力的是高力士高公公,高力士充當了李三郎的機要秘書,替李三郎整理奏章,到唐憲宗時代樞密使才正式成為官職。唐朝樞密使分為兩人,太監們經常把他們同神策軍左右中尉並成為四貴。唐朝樞密使是整個太監集團的政治代表,是北司的老大,作用就是和以宰相為代表的南衙撕逼(神策軍左右中尉因為制度規定在朝會時必須下場,楊復恭當神策軍中尉時就爭不過時任樞密使的田令孜)。



在唐朝晚期的絕大多數時間,樞密使都是撕逼大戰的獲勝者,宰相任命時要他們寫任命書,宰相甚至會被他們的小弟欺負。樞密使劉光琦的小弟滑奐就是一個處級幹部的小官,但他就是能讓宰相鄭餘慶下台滾蛋,從實權宰相淪落為太子賓客。這激怒了整個文官集團,文官集團的老大李吉甫(李德裕老爹,)一咬牙一跺腳就跑到另一個樞密使梁從謙那裡尋求幫助,這才攆走了滑奐。李德裕倒是少有的能撕過樞密使的宰相,他讓楊欽義、劉行深(劉楊兩個太監家族有聯姻關係)讓步,奪走了寫聖旨的權力,劉、楊兩個公公甚至被太監們罵做是懦弱、草雞。到楊復恭楊公公當樞密使的時候,他很替長輩出了口氣,甚至把宰相變成了樞密使的辦事員(沒有制度化)。



唐朝即將滅亡時樞密使劉季述甚至繞過唐昭宗,出面和各路軍頭講數。朱溫等人卻已經兵強馬壯,早就不把太監中的天王們放在眼裡。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冷兵器研究所系頭條號簽約作者。主編原廓、作者李從嘉,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