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張圖了解美國政府收入——先有家、後有國,大市場、小政府

明眼看數 發佈 2021-08-03T09:18:05.796505+00:00

作為一個新興的國家,美國是一個先有家,後有國的國家,這也使得大市場、小政府一直成為了美國社會制度的主要信仰。

政府是現代社會生產過程管理規則的制定者,也是社會財富分配的調節者。美國是一個在殖民地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以私有制為基礎的資本主義工業化國家。如果從歐洲殖民者進入北美大陸計算,美國的歷史不過500多年。如果以美國獨立戰爭勝利計算,美國的歷史不過200多年。作為一個新興的國家,美國是一個先有家,後有國的國家,這也使得大市場、小政府一直成為了美國社會制度的主要信仰。

上個世紀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和二戰,促使也促成了美國政府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最終的結果就是通過個稅和社保收入的大幅度增長,使美國政府收入與美國經濟發展建立了更加緊密的依賴關係。而美國聯邦政府收入也得益於個稅和社保的改革,超過了州和地方政府的收入規模。

在大市場、小政府的思想指導下,美國實行的是以代扣代繳個稅和社保等收入調節為主的稅收政策,企業生產環節稅負很低,企業所得稅占政府稅收的比例也在逐漸下降。

美國的稅收政策和稅收模式是鼓勵投資人的稅收模式,在這種模式的指導下,資產擁有者獲得了更快的財富積累速度,也造成了社會財富向財富階層(投資者、債權人、資產擁有者)匯聚,工薪階層,特別是中、低收入勞動者與財富階層的收入差距日益擴大。而隨著中、低收入就業人口規模逐漸增長,收入差距造成的社會矛盾也日益激化。


稅收和社保收入目前占美國政府收入的比例超過了90%,是美國政府收入最主要的來源。

稅收和社保制度改革也是二戰結束後,美國政府收入增長的主要原因。1938年,美國進行了社保制度的改革,社保收入占總收入的比例呈逐漸上升的趨勢,2019年,社保收入占比接近25%。

隨著稅收和社保制度的改革,美國聯邦政府與州和地方政府的收入比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上個世紀30年代,美國聯邦政府收入占政府收入比例僅為20%左右,而隨著羅斯福就任總統後,對美國稅收和社保制度的一系列改革,美國聯邦政府收入占美國政府收入的比例在1943年一度超過了80%,即便在二戰結束後,美國聯邦政府收入占美國政府收入的比例也始終在60%以上。

隨著聯邦政府與州和地方政府收入結構的變化,聯邦政府具有了對美國經濟發展更大的影響力和支配能力,聯邦政府對州和地方政府的撥款占政府收入的比例也在逐漸增長。

稅收和社保制度的改革,使得美國政府收入對美國經濟發展具有了更高的依賴性,從1930年到2000年,美國政府收入與GDP的比例總體呈上升趨勢。2000年,美國政府總收入與GDP的比例超過了30%。進入21世紀後,網際網路泡沫破滅和次貸危機,對美國經濟發展產生了巨大的衝擊,受此影響,美國政府收入也出現了兩次較大規模的負增長。


1943年,美國聯邦政府收入與GDP的比例達到了18.94%,遠高於1930年的3.19%。稅收與社保制度的改革是美國聯邦政府收入大幅度增長的主要原因。個稅收入的大幅度增長,使得美國聯邦政府稅收與GDP的比例在1943年高達16.96%。產品及關稅和企業所得稅作為美國聯邦政府主要的稅收來源,從二戰結束後占美國聯邦政府稅收的比例逐漸呈下降趨勢,目前個稅收入占美國聯邦政府稅收的比例已經超過了80%,而產品及關稅和企業所得稅的比例已經不足20%。受產品和關稅及企業所得稅增長速度較慢的影響。美國聯邦政府稅收收入與美國GDP的比例也逐漸下降到10%左右。

社保收入作為美國聯邦政府另一個主要收入來源,在進入上個世紀80年代後,占美國聯邦政府收入的比例基本穩定在35%以上,由此也使得二戰結束後,美國聯邦政府收入與美國GDP的比例基本穩定在15%-20%之間。


隨著信息技術和管理體系的改善,超過美國聯邦政府稅收收入80%的個稅收入,其徵收方式在不斷完善的同時,也反映出美國聯邦政府現行個稅收入對不同收入階層產生出不同影響。企業代扣代繳的個稅收入占美國個稅收入的比例在上個世紀60年代就超過了80%。通過自行申報獲得個稅收入占比在30%左右,而通過稅務審計後的退稅比例隨不同時間段,有存在一定的波動。

對於完全依靠勞動性收入獲取雇員報酬的工薪階層而言,其個人繳納的稅收,基本通過僱主代扣代繳的形式進行繳納。而對於資產擁有者(房產、股權、債券)而言,其部分個人應交稅賦是通過申報方式進行繳納,而且可以通過多種財務調整方式,享受退稅。這就是使得資產擁有者,包括高收入和中高收入階層,可以利用稅收的規則減少實際的應交稅賦,從而獲得更多的可支配收入以及消費結餘。

與個稅的徵收方式相同,美國聯邦政府的社保收入也主要來自僱主對雇員的補充薪資收入和對雇員代扣代繳,這也使得美國聯邦政府的收入與就業之間產生了更大的依賴關係,網際網路泡沫破滅和次貸危機導致的失業人口大幅度增長,也導致美國聯邦政府收入的下降。


美國州和地方政府收入主要來自於稅收收入和聯邦政府撥款。與聯邦政府的稅收結構不同,州和地方政府稅收主要由個人所得稅、銷售稅、消費稅、財產稅構成。隨著個人所得稅和銷售稅的快速增長,美國州和地方政府稅收入與GDP的比例逐漸恢復到8%,州和地方政府收入與GDP的比例也逐漸恢復到12%,基本與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時的比例水平。

從美國聯邦政府及州和地方政府的稅收構成看,美國總體實行的是收入調節稅,個稅和財產稅是主要的政府稅收,而生產過程中的稅賦較低,使得政府對企業的生產過程干預較少,是鼓勵自由市場經濟的一種管理模式。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