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唐太宗李世民剛開始信奉道教,後來為何又改為佛教?

五台山雲數據網 發佈 2021-08-03T09:18:10.205353+00:00

話說隋朝末年,群雄並起,太原留守李淵(唐國公),看到隋朝末日到來,協同其子李世民發兵長安,於公元618年取代隋朝,緊接著南征北戰,消滅了各地武裝力量,建立了唐朝,開創了中國封建社會的繁榮時代。

話說隋朝末年,群雄並起,太原留守李淵(唐國公),看到隋朝末日到來,協同其子李世民發兵長安,於公元618年取代隋朝,緊接著南征北戰,消滅了各地武裝力量,建立了唐朝,開創了中國封建社會的繁榮時代。這裡只說由於唐朝帝王們的扶植,五台山的佛教也走向了歷史上的黃金時代,這還得從高祖李淵說起。

李淵建立政權後,對釋儒道基本是採取三教並重的方針,原本是隋煬帝外甥的他,不能不受到佛教的影響。所以即位後,還在長安舉行了隆重的慶祝建國道場,且舍舊宅為寺,在并州等地建立了義興、太原等寺,又設齋會等等,對五台山的佛教也多加護持。但在三教排序上,他卻把道教放在首位,顯然尤重道教。其原因一是他聽說羊角山太上老君顯靈,便在顯靈處建了老君廟,認了李家祖宗,從此尊老子為"聖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當時有一個大臣傅奕七次上書,指責僧人不敬君父,不勞而獲,逃避賦役等等,還特別指出一些儒雅世家,也開始奉佛,提醒高祖不可低估佛教的影響。李淵本人,也看到了佛教發展中的一些弊病,於是在武德八年下詔說:"老教孔教,此土元基。釋教後興,宜從客禮。今可老先次孔末後釋",於是將道一、儒二、釋三的排名再次敲定。

高祖李淵

然而他這樣做,卻激起了沙門和一些人的反對,李淵便組織三教,進行了三次辯論,但是依然難決高下。於是高祖在這年五月,乾脆下詔,規定京城長安留佛寺三所,道觀一所,諸州各留寺觀一所,僧尼道土精勤修持守戒者,入大寺觀,余者還俗。細心的讀者可以看出,這道詔令用心可謂良苦,本想抬高祖宗李耳地位的李淵,這次卻來了個佛道同抑,真箇是有點傷筋動骨的無奈。然而歷來吵鬧不已的佛道鬥爭,使佛教在這一次實實在在沾了道教的光,雖然是沙汰,實則是護持。高祖認為,通過這次調和平衡,純潔隊伍,能夠使佛道兩教更好地為自己的統治服務。然而,儘管說這次只是沙汰,不是北周武帝時的佛道並除,還是使佛教僧侶們著實吃了一驚。好在詔令下達不到一個月,就發生了宣武門之變,李世民搶班奪權,殺了建成、元吉,做了皇帝,並大赦天下,裁撤寺觀的事,也就擱置下來了。

唐太宗李世民登上龍位,鑒於隋朝滅亡的教訓,常常勤於政事,刻己奉公,輕徭薄賦,重視納諫,是歷史上公認的明君,其文治武功和輝煌業績,令萬世景仰。這位韜略過人的帝王,對待臣民能做到寬柔相濟,平衡釋儒道三教,也力求做到不偏不倚,從而調動切積極力量,達到富國強民的目的。因此,高祖李淵沙汰沙門的事,到他手上也就此為止了。儘管說他依然奉行道、儒、釋三教名次,但實則是推行"三教並舉,為我服務"的方針,故而治國以儒為首尊崇堯舜之道,周禮之教,毫不含糊。貞觀八年(634),長孫皇后哮喘病發作,藥都用遍了,太子承乾對母親說:現在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大赦天下,度人為僧,可得到福佑。"長孫皇后說:"死生有命,非人力所為,我一生未作惡事,還去祈求什麼福佑?赦罪和佛教乃國家大事,不可因我亂了大法。"透露出了太宗對待三教的嚴謹態度。

唐太宗李世民

在道教問題上,唐太宗繼承了父親的做法,以抬高道教來抗衡 佛教。他還命高士廉等專門編寫了一部《氏族志》,書中指出李姓王 朝家族,與道教始祖老子同出一系。為表示對祖先的崇敬之情,他

還在一切重大慶典中,命道士、道姑坐在僧尼之前,安排的可謂是細心周到。可不想這麼一來,還真的惹出了一點麻煩,在京的僧人聽到這道詔令,一片譁然之聲。貞觀十四年(640),一個叫法琳的僧人經過考證,給他寫了封信說:"李姓先祖有兩支,一支是隴西李,一支是代北李,隴西李才是老子後裔,而李唐家族的祖先是代北李,老子根本不是你們的祖宗!"唐太宗看了,險些把肺都氣炸,他立即召來法琳,怒斥道:"你胡言亂語,誹謗我先人,真是罪不可赦!你不是說念觀音菩薩名號,就能刀槍不入嗎?那麼,我給你七天時間,看看觀音還能不能讓你活命!"到了第七天頭上,太宗從獄中提出法琳問:"刑期已至,你念的觀音怎樣了呢?"法琳說:"我沒有念觀音,這七天來,我天天念的是陛下,陛下就是當今觀音。"唐太宗聽了,轉怒為喜,赦免了法琳的死罪,把他改為流放,法琳後來死於流放途中。

唐太宗對待佛教,也不輕易得罪。因為沙門對道在佛先的安排深為不滿,唐太宗在法琳事件的第二年駕幸宏福寺時,對那裡的大德們說:"因老君是朕的祖先,李家當政,道教因此在前,若是佛家治化,佛門必然居上呀!再說,朕當政以來,也沒有大行建造道觀,倒是寺院建了不少,我所以這樣做,就是希望佛道二教,為國所用。唐太宗如此誠懇,因此也落了個"佛心天子"的稱號。事實上,唐太宗正是不遺餘力地消除三教的矛盾,以王權來平衡三教,規定道土、沙門犯法,律依照世俗法律懲處。還以"佛道設教,本行善事"為依據,下詔沙門、道士必須禮拜父母。

唐太宗對佛教,應該說也不僅僅是一味地利用,他的深層心理,恐怕對佛教的"因果報應"之說,還是頗為敬畏的。且不說他為陣亡之士立碑召魂,交兵之處普建寺剎(有昭仁、普濟、慈雲、弘濟、昭覺、招福、憫忠等寺)了。玄武門之變,他殺死了一對兄弟,因此一旦登基,即為這次誅滅的千餘人建齋行道。恐怕由於此種心理因素,他才自稱菩薩戒弟子,且讓皇后受戒,為太子受菩薩戒。他不僅嘉獎少林寺(助唐)僧人,還令諸州寺觀為國轉經行道。又下令臣民,不得買賣佛像,說是怕遭報應。貞觀年間,全國有寺3700餘所前後度僧兩萬多人。

華嚴始祖杜順

唐太宗和兩位僧人的交往,也說明了他晚年特別相信佛教個是華嚴始祖——五台山高僧杜順。他聽說有病的人或聾啞神經病人,只要和杜順稍坐一會兒,或者說說話兒,病人就會完全康復還聽說杜順過河,河水就會自動斷流。對此神異之人,隋文帝曾按月供養,唐太宗也把他召入宮廷,隨侍左右。他問杜順:"朕常覺心煩燥熱,有什麼辦法能消除嗎?"杜順說:"陛下但須大赦天下。"唐太宗從之,果然熱疾消除,唐太宗遂賜杜順號曰"帝心",實際上杜順在他身邊,恐怕是充當了心理醫生的角色。原來這杜順相傳是文殊的化身,他的弟子智衝去五台山,到處尋求文殊菩薩,遇見一位老人說:"你難道不知道文殊在長安坐化了嗎?"智沖說:"那他是誰呢?"老人說:"就是杜順和尚呀!"智沖趕回長安,杜順已經坐化。

唐太宗交往的另一個僧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唐玄奘。玄奘因當時譯經本存在很多疑難問題,立志去西域求取真經,但由於唐朝初立等原因,玄奘出國是偷偷走的。但10多年後他回國,卻受到了唐太宗的隆重接待,備加禮遇。原來,唐太宗早有圖謀西域之心,他想請玄奘把西域的見聞寫出來,玄奘即寫了《大唐西域記》,唐太宗非常高興。這樣,玄奘和皇帝的交情近了一步,便乘機讓皇帝為他譯的《瑜伽師地論》作序,不想,就在唐太宗作《大唐三藏聖教序》時迷上了佛教。那是他看了玄奘的譯作後,頓感佛教義旨宏深,感嘆地和大臣們說:"朕觀佛經,猶瞻天瞰海,而儒教九流之典,則似小水池一般。"於是,一部《瑜伽師地論》,就征服了唐太宗,從此,皇帝和玄奘大有相見恨晚之感,他常常抓住玄奘的衣袖說:"朕共師相逢恨晚,不能廣興佛事。"晚年的唐太宗,似乎才徹然醒悟,真正崇信起佛教來。他還服下了胡僧奉獻的仙丹,由此中毒死去,一代明主,也沒能抵擋住仙佛的誘惑。

唐玄奘塑像

唐太宗崇信佛教,他對五台山佛教的扶植,也是一個有力的例 證。因李唐王朝是由太原起家發跡的,而五台山又是四大菩薩之首 文殊演法的地方,經過魏、齊、隋三朝,五台山已成為聲名顯赫的佛 教重鎮,他怎能把眼前這處福地棄置一旁。因此唐太宗說:"五台山實我祖宗植德之所"這是他的肺腑之言,他要藉助文殊著薩神靈的護佑,使他李家天下代代相傳,因此早在貞觀二年(628),他就下詔說:"神道設教,慈悲為先",在"五台山等名山大剎聖道場處,修薦七日。"貞觀九年(635),他又下詔,"台山建寺十所,度僧百數。」可看出唐太宗對五台靈山的重視非同一般。正由於他帶了這個頭,所以後來李唐王朝的代代皇帝,把五台山的佛教推向了極端的興盛,此是後話。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