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默默無聞的巴赫加入了一支婚慶樂隊

搖滾天堂 發佈 2021-08-03T09:19:28.738205+00:00

當時巴赫還沒加入窮街,扎克·韋德也沒加入Ozzy Osbourne的樂隊,兩個人一起合作參與了搖滾攝影師馬克·懷斯的婚禮,後者把這些趣事兒記錄在他的新書《搖滾的那十年》里。

請看成名前的塞巴斯蒂安·巴赫(Sebastian Bach)和扎克·韋德(Zakk Wylde)在1987年的一次婚慶現場演出齊柏林飛船的歌。

當時巴赫還沒加入窮街(Skid Row),扎克·韋德也沒加入Ozzy Osbourne的樂隊,兩個人一起合作參與了搖滾攝影師馬克·懷斯的婚禮,後者把這些趣事兒記錄在他的新書《搖滾的那十年(The Decade That Rocked)》里。


文:楊子虛

編:桃子


當塞巴斯蒂安·巴赫來到搖滾攝影師馬克·懷斯的婚禮上,為婚禮酒會演唱的時候,他知道自己必須全力以赴,因為那時候他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19歲主唱,頭髮蓬起一公里高,嗓音尖利得能震碎玻璃。

時間是1987年6月14日,婚禮在新澤西州紅岸舉行。當時的巴赫還在美國和加拿大之間流竄,在幾支硬搖滾樂隊之間漂泊著,然後在馬克一次給Madam X樂隊拍照的時候,兩人一拍即合——巴赫當時是這支樂隊的主唱。

馬克非常喜歡巴赫,於是邀請他穿上盛裝,到他的婚禮上演唱,以應對他那些挑剔的賓客——考慮到客人包括史蒂夫·范·贊特(著名演員)、Quiet Riot樂隊的凱文·杜伯羅,以及一位姓Bongiovis的夫婦(他們的兒子就是邦·喬維)。

婚禮結束之後,Bongiovis夫婦把巴赫介紹給了窮街樂隊,而後又過了一年半,窮街樂隊就發行了那張獲得五倍白金銷量的首張專輯。

婚禮樂隊的另外一位成員是20歲的吉他手傑夫雷·維蘭德特,他在新澤西州傑克遜附近長大。在整個高中時代,他恨不得一天花12個小時練習吉他,但一直混跡在一些拿不到合約的新澤西的小樂隊里。

當懷斯的朋友發現傑夫雷的時候,他「在一家俱樂部裡面演出,台下只有三個人——其中兩個是在吸毒,另外一個是看門的」,用這位吉他手的話說,懷斯從他的朋友那裡獲得了這位吉他手的小樣,然後他把小樣寄給了Ozzy Osbourne的妻子,也是他的經理人莎朗。

懷斯當年曾經為Ozzy Osbourne拍攝過《Circus》專輯的封面,就是那張黑暗王子穿著粉紅色芭蕾舞裙的照片,之後他們一直保持著不錯的關係。

於是,1987年還沒過完,那位吉他手就改名為扎克·韋德,成了黑暗王子的得力助手。

「扎克完全是野路子,」巴赫說,「所以這很瘋狂,我被邦喬維的父母安排進了窮街樂隊,當時他們也參加了那場婚禮;而扎克最終加入了Ozzy的樂隊,只因為我們在同一時間參加了同一場婚禮——那是一個有趣的搖滾音樂人的時代。」

就在那一天,巴赫和扎克在同一支樂隊里,鼓手是懷斯的那位朋友,而貝斯手是Madam X樂隊的克里斯·多利伯,他們一起狂熱地翻唱了齊柏林飛船樂隊的《Rock and Roll》和《Whole Lotta Love》,以及Quiet Riot樂隊的《Metal Health》——由杜伯羅擔任主唱。

最近,懷斯在創作了一本新書《搖滾的那十年》,其中收集了他在80年代拍攝的許多標誌性照片,他就是在創作的時候重新找出了這段視頻。

雖然如今懷斯已經沒有和當年那個新娘在一起了,但他依然覺得這段婚禮視頻是一段永恆的回憶。

在《Rock and Roll》的翻唱片段中,巴赫身著厚重墊肩的白色燕尾服,隨著扎克演繹著吉米·佩奇的布基伍基式riff時,巴赫敲打著自己的胸口,他的演唱比羅伯特·普蘭特更加狂野,全程保持著高亢的音符。

而扎克則穿著白色襯衫和牛仔褲,solo的時候融合著佩奇的布魯斯節奏以及范·海倫式的演奏,等到懷斯上台甩頭的時候,巴赫的聲音猶如防空警報,他唱到了自己的極限。

「那真是太可怕了,」扎克回憶道,「塞巴斯蒂安走到我的桌前,我之前從沒見過他,邦喬維的父母也在那裡。塞巴斯蒂安對我說『哦,哥們,扎克,我聽說你可能會跟Ozzy一起演出。』我說『是的,挺好的吧。』」

「然後他說『瞧我這招,哥們。』然後他開始發出『wooo』的聲音並且調子越來越高越來越高,我都懷疑整個房間的玻璃杯都要被他震碎在桌上了。然後你會發現邦喬維的媽媽坐在那裡左顧右盼,好像在想『那他媽的是啥玩意?』好像一瞬間所有人都在試圖找出噪音是從哪兒來的。」

「我以前有一種非常怪異的假聲,非常他媽的響亮和高亢,和瑪利亞·凱莉的尖叫聲一樣高,就是那種高到離譜的可能只有狗才能聽得到的音調。」巴赫用他已經很高的聲音說,「我以前可以把牆上的油漆都他媽給震下來。」

「一開始只要高到那個音符的時候,我的嗓子都要爆炸了,但是人們會說『臥槽你他媽聽到了嗎?再來一次再來一次。』然後我會說『你們這幫傢伙不懂,這樣嗓子很痛。』但他們還是慫恿我『再來一次』,然後我就會再來一次。」

巴赫對扎克記憶最深的地方除了他當時還叫「傑夫」以外,就是他是一個「漂亮的男孩子」。

「雖然不想因為說這種話而被他踢我屁眼,但他那時候確實是(個漂亮的男孩子),」巴赫笑著說,「我記得他是一個非常有天賦的吉他手,而且他人也很好,看起來很健康,身材也很好,還有一頭金色的長髮。」

「那時候他背上可沒有一條大鏈子,他說話的聲音也跟現在不一樣,」巴赫學了學現在扎克那種粗獷的聲音「怎麼了,啊,哥們?」,然後笑了起來,「他那時候可不這麼說話的,但他那時候確實是個不可思議的吉他手。」

巴赫還記得,當他上台以後,Quiet Riot的主唱對他說了一番嚴厲的警告。

「凱文·杜伯羅對我說,『我不管你要做什麼,別喊我上台,我一點也不想演出。』」巴赫笑著說,「然而我當時他媽的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女士們,先生們,有請凱文·杜伯羅上台。』然後他一邊上台一邊罵『你他媽的狗逼!』最後他一頭大汗,我們演的很開心。」

婚禮表演結束以後,懷斯告訴巴赫,他給邦喬維的父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後巴赫又坐到了邦喬維爸爸的桌前。

他們聊了各自對邦喬維的專輯《Slippery When Wet》中最喜歡歌曲,老邦的爸爸最喜歡的是《Never Say Goodbye》,而巴赫最喜歡《Let It Rock》。愉快的聊天之後,邦喬維的爸爸提到他們兒子的一個朋友的樂隊需要一個主唱。

「我給他們寄去了一盤磁帶的一張照片,沒過多久,他們就讓我飛到紐瓦克,然後我就成了樂隊的一員,」巴赫說,「人們總是說『哦,窮街是一夜成名的』,而我總是要告訴他們不是,『至少花了兩個星期』。」

巴赫大笑起來:「對不起,我不知道你之前聽沒聽過這個段子。」

「塞巴斯蒂安是窮街樂隊缺少的那一片拼圖,」扎克說,「我記得他們當時想,為什麼不把窮街的戴維和瑞查和那個傢伙湊到一起呢?剩下的就是歷史了。」

「我們不知道我們當時在怎樣一個重要的時刻,」巴赫說,回顧起他和扎克一起經歷的那些早年的回憶,「我們那時候只是小孩,盡情玩耍,玩搖滾樂,還有喝酒。」

搖滾天堂推薦搜索塞巴斯蒂安·巴赫Skid Row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