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官提意見方式要合適,否則就會像白居易一樣,憂國憂民卻被貶

憶史課堂 發佈 2021-08-03T09:20:30.442874+00:00

《琵琶行》的作者白居易,是從小到大語文課程中的常客,從「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開始,他便走進了我們的生活,從此一直陪伴每個學生到高中畢業。《琵琶行》的最末尾提到了「江州司馬青衫濕。」,這個江州司馬就是指白居易,白居易在最後一段寫了自己被貶謫做了江州司馬,他是為什麼被貶謫的呢?

《琵琶行》的作者白居易,是從小到大語文課程中的常客,從「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開始,他便走進了我們的生活,從此一直陪伴每個學生到高中畢業。

《琵琶行》的最末尾提到了「江州司馬青衫濕。」,這個江州司馬就是指白居易,白居易在最後一段寫了自己被貶謫做了江州司馬,他是為什麼被貶謫的呢?

初入官場,屢屢進諫遭嫌棄

眾所周知,古來文人多傲骨,且都有一腔愛國情懷無處投,所以對於皇帝,他們都愛直言相諫,而白居易要屬其中翹楚。他起先被授予校書郎的職務,因嫌棄不能一展抱負,索性辭官另考,終於覓得了翰林學士的職位,不久後因他才學過人,被授予左拾遺。

他覺得是皇帝賞識他,是因為皇帝愛好文學,如果是這樣,那他必定要報皇帝的知遇之恩的,而他恰恰又擅長此道,也就是擅長寫文章寫詩,想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官場,舉個不恰當的例子,這無異於我想憑著現在的能耐改變世界,簡言之那就是不現實的。

但白居易可不這麼認為,他覺得自己應該做一個糾錯大使,於是不遺餘力地給皇帝上書遞摺子,上書的內容是應有盡有,小到提提意見,指出錯誤,大到給皇帝糾錯,是的,他敢給皇帝糾錯,還是當面指出錯誤,一點面子都不給,而且話說得還直白不委婉。

一時間,白居易這種行為令唐憲宗十分頭疼,他甚至和大臣吐槽說白居易對他無禮,幸而大臣勸阻他說這是白居易的忠心之處,白居易才免於一罰。

諷刺詩逢人就諷,導致官場樹敵

以為到這程度就算了?不,並沒有,白居易會寫詩啊,有文化啊,他在官場上把他寫詩的特長發揮的淋漓盡致。寫什麼?寫諷刺詩啊。上諷刺達官顯貴,下諷貪官污吏,但凡能諷的,他一個都沒落下,還為此沾沾自喜,但他的這種行為在官場上也實在不討喜。別說白居易這樣了,就算是現在職場上,有個人天天給大家挑毛病,偏偏這人跟你還是一個身份,甚至還不如你,我想這事兒換成誰都不能甘之如飴。

於是順理成章的,白居易這個做法引起了朝中許多大臣的不滿,他們看不慣他的直言進諫,也不喜歡他的諷刺詩。所以當白居易犯了一個小錯,就會被有心人抓住,無限放大。

如果白居易謹慎行事也便罷了,不做錯就沒人能抓住錯處。而白居易顯然不是,於是恰恰就給了他們這個機會。

終於被抓住錯誤,慘遭貶謫

815年,當朝宰相武元衡遇刺身亡,說了遇刺,肯定是有心人故意為之,這讓一向正直的白居易嗅到了不尋常的味道,於是他立刻上表,請求嚴懲兇手。按說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當朝宰相被害,理應嚴懲兇手。可錯就錯在提出這個事兒的人是白居易。

大家都等著抓他的錯處呢,他不知收斂,反而送了一個錯處給他們,那人家不抓住機會治他的罪豈不是對不起他。於是白居易便被指責越職言事。都說牆倒眾人推,白居易這樣一個不討人喜歡的人,犯了個錯,眾人自然是落井下石,所以不久之後,又有人抓住他詩中的用句大做文章,說他不敬亡母,而唐憲宗也不是很喜歡直來直去的他。這一來二去的,白居易的罪就被定了。

就這樣,他被貶去了江州,做了個司馬,也就有了那首《琵琶行》中,他自稱「江州司馬」。白居易是個好官,他看到很多弊端,卻不大會做人,說什麼都直來直去,同僚不喜,君王也不喜,被貶的結果也不算意外。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