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王蒙:我以我筆薦軒轅

中國青年網 發佈 2021-08-03T09:21:32.304979+00:00

2019年夏季,86歲的「高齡少年」王蒙完成了中篇小說《笑的風》。年底在《人民文學》刊出後,王蒙沒有將它束之高閣,而是決定把這篇小說「回爐」改造,開始二次創作。「這是我寫作史上的第一次」,王蒙用「神魂顛倒」來形容這次創作過程。

2019年夏季,86歲的「高齡少年」王蒙完成了中篇小說《笑的風》。年底在《人民文學》刊出後,王蒙沒有將它束之高閣,而是決定把這篇小說「回爐」改造,開始二次創作。

「這是我寫作史上的第一次」,王蒙用「神魂顛倒」來形容這次創作過程。他利用疫情「宅家」的時間增寫了近五萬字,將《笑的風》「升級」成了長篇新作。

《笑的風》的語言極具「王蒙特色」,意在筆先、情在意中,密集排比、酣暢淋漓,以排山倒海的語言盤點了中國六七十年的生活點滴,描述了國人在社會風尚飛速變化中的酸甜苦辣、悲歡離合,同時也書寫了一代知識分子的婚姻與愛情。

「風」從何處來?近日,王蒙做客人民網「文藝星開講」,與大家分享了創作心得,解鎖了閱讀該書的「文學密碼」:「『笑的風』是愛情與青春,是新誘惑,是生活的繽紛,是越來越多的可能與啟動,以及飄蕩與起伏」。

《笑的風》封面。作家出版社供圖

在《笑的風》中,王蒙刻畫了上世紀中後時期知識分子的形象,「在他們身上,有舊世界的遺留,有迅速的發展帶來的狂喜與困惑,與多種選擇帶來的激烈碰撞」。在王蒙看來,《笑的風》或許可以定義為「歷史小說」。這股「風」,不僅是愛情之風、文學之風,也可以看作「時代之風」。

耄耋之年的王蒙,多年來保持著旺盛的創作狀態,為生命、為時代留下一抹抹印記。「我以我筆薦軒轅」,他坦言,「一寫小說,我每個細胞都在跳躍,每根神經都在抖擻」。

回首六七十年寫作生涯,「80後」作家王蒙仍在路上。這位忘情於文學的「高齡少年」,將以熱忱之情、關愛之心,繼續捕捉生活的艱難與華彩。

王蒙。作家出版社供圖

「『笑的風』是愛情與青春,飄蕩與起伏」

人民文娛:您近日出版的小說《笑的風》時間跨度從上世紀50年代至今,給讀者留有很多解讀空間。在寫作之初,您想通過這部小說表達哪些觀點和感受?

王蒙:我知道不止一個為擺脫包辦婚姻的遺產而苦鬥、斗得慘勝而最後仍然不成功的故事。在中國現當代的巨變中,個人、家庭的命運,與時代、歷史、社會,與傳統和創新突破是分不開的。

這是從《紅樓夢》、《茶花女》到《安娜·卡列尼娜》的傳統,這是耄耋作者的家底。從某種意義上說,《笑的風》甚至也可以算歷史小說。

人民文娛:主人公傅大成上高中時因一首詩《笑的風》走上文學創作之路,「笑的風」在小說中有哪些寓意?書名由來有故事嗎?

王蒙:我極喜歡蘇聯電影《格蘭特船長的兒女》的插曲:《快樂的風》。「笑的風」是愛情與青春,是新誘惑,是生活的繽紛,是越來越多的可能與啟動,以及飄蕩與起伏。

人民文娛:您如何總結主人公傅大成所代表的知識分子的時代特點?

王蒙:在他們身上,有舊世界的遺留,有迅速的發展帶來的狂喜與困惑,與多種選擇帶來的激烈碰撞。他們的生活不乏熱情與變化。

人民文娛:小說中有一些您自創的詩文、散曲,也有書信體的插入,並引用了諸多經典名句和古詩文。您對小說的形式有哪些追求?

王蒙:當然,這些形式是考慮人物的文化語境、時代特色而設置。一方面受中國小說傳統的影響,例如《紅樓夢》,這一類敘而加詩詞歌賦的地方很多;另一方面,也是受中國評書、說書的影響,在此基礎上繼承與突破。

人民文娛:我注意到文中有大量時代標誌性信息,可以說是借普通人的命運起伏盤點中國近70載風雲際會。在歲月的變幻中,您和主人公傅大成對婚戀有哪些同樣的感悟?

王蒙:我的婚戀方面的經歷,與書里的主人公幾乎是「風馬牛不相及」,但我和主人公都很重視婚戀家庭。作品中有一句話其實是我本人發明的:「愛妻主義」。

「一寫小說,我每個細胞都在跳躍」

人民文娛:在您出版的眾多書籍中,哪些書籍的寫作心路給您留下深刻印象?

王蒙:忒多了。可以說的是新作《笑的風》,寫得我神魂顛倒。這是我寫作史上的第一次。在中篇版《笑的風》發出後,我恰逢疫情宅在家中,與這篇小說難離難捨,開始大幅度「修理」,感覺比夏天寫中篇稿時還瘋、還熱,於是它成了現在十三萬字的長篇新作。

人民文娛:您目前正在寫、打算寫些什麼題材的書?除了生活經驗外,您如何為創作注入新的靈感與素材?

王蒙:我正在忙的是一本或兩本談荀子的書,小說創作也躍躍欲試。愛生活,愛文學、愛語言,愛每一棵草與每一朵花,每一隻小鳥,愛你我他。保持熱乎乎的生活態度,永遠抱著希望,活得更好,寫得更好。

王蒙。作家出版社供圖

人民文娛:多年來,您一直保持著旺盛的創作力,能跟我們分享下筆耕不輟的秘訣嗎?如何保持「少年感」?

王蒙:興趣廣泛,關注廣泛,一寫小說,我每個細胞都在跳躍,每根神經都在抖擻。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每天寫作五小時,走步九十分鐘,唱歌四十五分鐘。

抱著學習的態度、欣賞的態度,關心的態度來看待世界和人,可以保持「少年感」。

人民文娛:隨著網際網路的發展,網絡文學逐漸獲得年輕人的喜愛。您如何看待網絡文學?在年輕一代如何閱讀、寫作方面,您有何建議?

王蒙:我理論上從來都支持網絡文學,同時殷切地希望提升網絡作品的文學、思想、語言品質。

人民文娛:如果寫一本關於現代年輕人的書,您有把握還原他們的精神世界嗎?

王蒙:夠嗆,不敢吹,也不敢不戰而降。

人民文娛:回首六七十年的文學生涯,您如何看待作家的責任和使命?

王蒙:魯迅是「我以我血薦軒轅」,我至少是「我以我筆薦軒轅」吧。讀什麼書和做什麼人之間,關係很大。(郭冠華)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