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咬金和哥舒翰究竟做了什麼醜事而晚節不保?一貪一跪而已

孟母家教 發佈 2021-08-03T09:23:38.480719+00:00

說起程知節這個名字,大概只有歷史學者們知道他是誰,但是如果說起程咬金,大概無人不曉,隋唐演義把他刻畫得栩栩如生,不過,傻裡傻氣的程咬金是藝術形象,與歷史上真實的程咬金有點距離,少年程咬金勇猛過人,擅用長矛,不是板斧,而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在社會動盪的隋末,組織一支隊伍保衛家鄉,先後投靠李密,王世充,最後到李世民手下,成為其手下得力幹將。

說起程知節這個名字,大概只有歷史學者們知道他是誰,但是如果說起程咬金,大概無人不曉,隋唐演義把他刻畫得栩栩如生,不過,傻裡傻氣的程咬金是藝術形象,與歷史上真實的程咬金有點距離,少年程咬金勇猛過人,擅用長矛,不是板斧,而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在社會動盪的隋末,組織一支隊伍保衛家鄉,先後投靠李密,王世充,最後到李世民手下,成為其手下得力幹將。

程咬金雖然立下過赫赫戰功,但並沒有做過所謂的皇帝,也沒有娶什麼裴翠翠,為什麼會有這些虛擬的情節,一是可能與他組織領導過鄉軍有關,一是與他救過裴元慶的原型裴行儼有關。

裴元慶的原型人物是裴行儼,他是裴雲基之子,隋未著名將領,作為隋唐演義中的第三條好漢的原型,裴行儼確實有萬夫不擋之勇,被人稱萬人敵,他曾與程咬金一起在李密手下共事,有一次與王世充軍作戰時,裴行儼被亂箭射下馬,是程咬金冒死把他救出來的,為了救裴行儼,程咬金胸部被長矛刺穿險些喪命,所以,程咬金與裴行儼應為生死之交,程咬金是裴行儼的救命恩人,或許正是因為這點史實,隋唐演義中便為裴行儼虛構了一個姐姐,讓她嫁給程咬金,以報救命之恩。

唐朝建立之後,程咬金因功封盧國公,並躋身二十四功臣,在二十四功臣名錄中程咬金的稱號是左領軍大將軍、盧國公程知節,程咬金怎麼變成程知節了呢?其實程咬金是本名,發達之後改名為程知節,一是程咬金這名字有點土氣,二來是為了向李世民的唐王朝表達忠心,所以更改為名知節,字義貞,不過,遺憾的來晚年卻偏偏做了失大節的事。

公元656年,程咬金任蔥山道行軍大總管討伐西突厥,副大總管為王文度,前軍總管為蘇定方,唐軍出師大捷,本可一路高歌猛進,但王文度擔心蘇定方獨占頭功,假裝自己已得密旨,讓程咬金令蘇定方休整軍隊,不得貪戰,蘇定方意識到王文度有詐,勸程咬金下令乘勝追擊,全盡余敵,但程咬金未作理會,更有甚至,唐軍到達恆篤城時,民眾紛紛開門納降,蘇定方勸程咬金安撫降眾,而程咬金默許王文度屠城掠財,結果數千人被殺,掠取財物無數,程咬金從中分得一大筆羹。

然而,大軍回師後,事情敗露,王文度矯詔被罷險些被殺,程咬金也因貽誤戰機,縱敵逃逸,以及掠財貪利落個免死罷官的下場,當年改名誓死效忠的程知節,卻在關鍵時候不顧唐王朝的利益,知節也好,義貞也好,均成笑話。常言道,男子漢行不改名,坐不更姓,隨意更名改姓在古代本身也是一種失節的行為,程咬金的故事告訴我們,有多少的信誓旦旦其實都是信口開河。

在唐朝的諸多將領中,跟程咬金一樣晚節不保的還有大名鼎鼎的哥舒翰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帶刀。

至今窺牧馬,不敢過臨洮。

從這首歌頌哥舒翰的詩中,你可以想像哥舒翰當年是多麼的牛,也給人一種年輕有為的感覺,其實哥舒翰的人生是從四十多歲開始的,四十歲之前的哥舒翰只是個花花公子,他的父親是安西副都護,大概是憑這一點資本,四十歲之前的哥舒翰過著無憂無慮的犬馬聲色的生活,他四十歲那年,父親去世,作為外族人在漢人居住的洛陽,失去依持的哥舒翰受到排斥與歧視,一個小小的洛陽縣尉也能對他頤指氣使,受到刺激的哥舒翰自此奮發圖強,走上了從軍之路。

不要看哥舒翰是個花花公子,其實也是個文武雙全的人物,從軍之後憑藉自己的戰功一路高升,很快獲得位極人臣的地位,但他縱情酒色的生活習性始終沒有改,有次酒後洗桑拿時不幸中風,落下半身不遂的後遺症,如果就這樣貽享天年,不枉他一世英名,可造化弄人,一場動亂讓他身敗名裂成天下笑柄。

安史之亂爆發後,叛軍曾一路勢如破竹,向洛陽,長安步步逼進,驚恐萬狀的唐玄宗讓半身殘廢的哥舒翰重新披掛出征,駐守潼關。此時,哥舒翰雖然身殘,但腦子並未殘,他知道只要自己守住潼關,叛軍就達不到速進洛陽,長安的目的,這樣,只需一年半載,叛軍就會人心渙散,不攻自敗,但唐玄宗在楊國忠等人的唆使下,一次又一次的傳旨讓哥舒翰出關迎敵,哥舒翰知道出關意味著什麼,但聖旨難違,只好慟哭出戰,結果唐軍大敗,死傷十之八九,哥舒翰只好收拾殘兵敗將退回潼關,唐軍元氣大傷,潼關岌岌可危。

此時,由哥舒翰一手提拔起來的蕃將火拔歸仁等見大勢已去,竟然劫持了身體殘廢的哥舒翰向安祿山投降了。

哥舒翰被帶到安祿山面前,此前,哥舒翰一向瞧不安祿山,而且受命駐守潼關之時,我趁勢偽造安祿山的書信嫁禍安思順共同謀反,使其成為冤鬼。現在卻成了安祿山的階下囚,安祿山難免得意洋洋,問道「你過去一直看不起我,如今怎麼樣?」

英雄一世的哥舒翰接下來的表現卻讓人大跌眼鏡,他居然撲嗵一聲跪在安祿山面前,伏地請罪,道,「鄙人有眼不識泰山,陛下(此時安祿山已稱帝)是撥亂之主,我願為陛下招降李光弼等唐朝大將,將功贖罪。」。

安祿山聽後大喜,馬上封哥舒翰為司空,並將火拔歸仁等斬首示眾,以安撫哥舒翰。哥舒翰也隨即向昔日部下同僚發出了勸降信,可遺憾的是不但無人響應,還一致痛斥其為賣國賊,哥舒翰勸降無效,安祿山便視之為廢物,不久結果了他的性命,一代英雄就這樣帶著笑柄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看來辯別人的忠貞虛偽確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且絕對會受時空的影響,不是一時一刻能斷定,有時窮盡一生也難有正確,合理的答案,白居易有一首詩也曾道出了其中的困難。

放言五首之三

白居易

贈君一法決狐疑,不用鑽龜與祝蓍。

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

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

程咬金,哥舒翰的晚節是偶然還是必然?是否能從他們所作所為的某些細節找到答案,歡迎發表高見。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