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書》番外,第79章 小白的眼睛有救了

2021-08-05T15:25:38.627261+00:00

前文:第78章,入夢解心結從頭看:第一章 折顏的忘情水本番外全名:《三生三世你是我的眼》攢文不易,眼過留痕,歡迎多多評論,轉發請註明出處。歡迎私信點梗,既可以是這個長篇的,也可以點小短文哦。 懷中那人緩緩睜開了眼睛。 「好! 「那以後不要再擔心了,好麼?」 「好!不擔心了。

前文:第78章,入夢解心結

從頭看:第一章 折顏的忘情水

本番外全名:《三生三世你是我的眼》

文不易,眼過留痕,歡迎多多評論,轉發請註明出處。

歡迎私信點梗,既可以是這個長篇的,也可以點小短文哦。


懷中那人緩緩睜開了眼睛。

「好!

「那以後不要再擔心了,好麼?」

「好!不擔心了。」

「那你再睡會兒,我陪著你,睡飽了再慢慢起來。」

「好!」


東華輕輕放下她夢中的她,這才出了夢來。他還坐在床榻邊,只是,一動不動,良久。折顏知他已出夢,小九的夢裡一定是他們曾經的過往,東華看到小九的夢,也許帶著悔恨,也許帶著心疼,震驚片刻也是正常的。只是他沒想到,東華竟是像入定了一般,半個時辰過去了,仍是動也不動。折顏怕東華有事,才輕聲喚他:「東華……東華,你還好麼?」「無妨!折顏隱約瞧見他微微地低了低頭,一抹紫色從他眼前略過。

  

  東華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沒事了。」

  「你都看見些什麼?」

  「她夢裡擔心的都是我,是我負了她。」

  「小九她當不是這樣想的,她知道有一些是誤會罷了。」折顏安慰道,「她早就原諒你了。早前我問他有沒有恨過你,她說從未恨過你,多少年都是她自己傻傻地暗自追逐著你,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既然你不知道,那有什麼好恨的。」

  「小白她為我,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只怕是沒有和你們說起過。」

  「這孩子是這樣,怕家裡人擔心,從來不主動說,都是一個人獨自承擔。你若是想知道多些,倒是可以問問成玉。」




  「折顏,我還是希望她能多一些平常少女的無憂無慮,你不知道她快快樂樂心無雜念的樣子有多好!」


  「小九在我和白真身邊的時間最長,我怎會不知道,小時候不是一點點調皮搗蛋。只是,她現在承襲了女君位,又經歷了那麼多,怕是怎麼都不會再回到從前那般了。」折顏也是一聲嘆息,「既然已經不得已長大了,就順其自然吧!青丘的孩子一向大氣,我們是都希望你對她好,但你也不用太過小心呵護了。」

  「白真不是青丘的狐狸麼?誰不知道你最慣著他!」

  「這不是因為真真之前受了重傷麼,好不容易養回來的。」

  「白真好歹是一荒之主,哪有你想的那麼脆弱?」

  「好好好,我就是疼真真,我承認了,可以了吧!」

  「你們都不夠了解小白,」東華想到了阿蘭若之夢裡,她沉睡前的講給東華聽的那番自我開解,連雪獅欺負了小狐狸,她都把錯歸到自身,又想到九曲籠後她對蘇陌葉的那番哭訴。那是他唯二的兩次看見她哭,另一次是在星光結界中,她哭喊著叫他不要閉上眼睛。「她只是逼著自己不得不堅強,不得不懂事罷了。在白淺還在肆意而為的年紀,她卻被迫要做什麼青丘女君,還愛上了我這個不懂愛、不值得愛的老神仙。她甚至從未想到要遇到一個再也不會讓她受苦,再也不會讓她遇到危險的人。有我在,小白以後不用再故作堅強了,她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她要活得肆意,瀟洒!本君的承諾不會變,她會隨著她自己的性子生長。」東華向折顏說著,又似是在對他自己說著。




  「小白無事,讓她自然睡醒就是了,把外面的結界撤了吧,回我房間去,我有事同你們說。」她的夢經歷太多,她的夢太長,此時竟然已是夜深沉了。

  

  

  確認鳳九睡得安穩,一行人這才回了東華房中。此時滾滾早已熟睡,倒是狐後還在房中陪伴著,見他們回來,趕緊泡上了茶。

剛落座,東華便對摺顏道:「折顏,我有一事要請你幫忙!」

「你多時和我客氣過,今日怎麼還這般客氣起來了?有什麼你直說!」

「我估計了下,小白百八十年左右應該能養好了,你覺得呢?」

「照你這樣一天兩頓的赤金血餵著,百年應該能養好;再找你這樣每天一點點源源不斷地靈力補著,又能少了一二十年;你再教教她你獨門的調息之法,若適合她,能用得好,事半功倍,再少個十年。我再尋些仙草靈藥給她時不時地補一補,應該又能少個幾年,你算算?」



「折顏上神,」一旁的白奕問道:「既然帝君的血可以用,那我九尾狐一族的血應當也可以吧!」

「可以是可以,不過一則效果沒有那麼好,再則已經有赤金血了,也是要循序漸進,不可操之過急。如今算來,如果快的話,大約過個六七十年,慢的話也就百年左右,小九應能回歸。不過東華,你有什麼事需要我,還沒有說來。」

「小白的眼睛,請你取出來還給她!」東華語調冷靜,聽起來也不像是他一起興起說的。這話一出,白真與白奕面面相覷,折顏更是一驚:「東華!你當這是在鬧著玩麼?要裝就裝,想拆就拆?就是裝在你的身上,要你用得自如,已是花了我不少心血,再取出來?就算小九願意,我也沒本事保證那眼睛一定好用!」

「可是,我看不見不要緊,靠著神識,日常生活也夠用了。但小白還那麼小,沒有眼睛,往後的日子要怎麼過?她現在借著別人的身子休養怕是根本還未想到這個問題,等她回歸本體了,她要怎麼面對?」東華的焦急顯而易 見,聲音都帶著顫抖。

看東華這般緊張,其實在座的其他人,心裡都是滿意又欣慰的。折顏喝了一口茶,緩緩地說道:「也不是沒有辦法。」「什麼辦法?」一聽有辦法,東華蹭地從座上跳了起來:「有什麼辦法?!不論什麼代價,我都可以!」「別急!我知道你東華,就算要了你的命,你都願意,不過這次沒有那麼難,只是身體要難受一陣子,而且也未必非得你!」「我能做的自然都是要我親自去做的,你且說來。」

折顏又慢條斯理地飲了一口茶,全然不顧這包圍著他的幾雙焦急等待的眼睛。「自從那日知曉小九有得救,我就開始想辦法了。帝君可知道鮫人淚?」「自然知道,鮫人淚可化作極美的珍珠,傳說鮫人族一般不大落淚,所以鮫人淚少之又少,你知我一向對這些東西不是很感興趣。」「確實,鮫人淚可化作珍珠,但其實是需要一些時間的,在這個過程中,淚珠由慢慢堅實變硬,經過一個月左右,才真正成為珍珠,這是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的。在鮫人淚離開身體半個月左右之時,正是其軟度和眼睛差不多的時候,此時用上古神族的心頭血加以溫養,待它生出足夠的靈氣,再放入上神的眼中煉化,即可成功。」

東華仔細地聽著,興奮不已。「有這等方法,為何不早說?」「事關小九,自然是要慎重。這些日子我又是翻閱古籍,又是前去考察,這不剛剛確認下來麼!只是這煉化的過程有些長,眼中放入異物,也是最最難受的。」「這不是難事,難受又如何,只要對小白好,本君什麼都可以。」「你也別急,我來理一理。」眾人認真地聽著折顏講。

「首先,需要南海的鮫人淚,越新鮮越好,用仙法包裹了,十天後先放入青丘往生海或碧海蒼靈的靈泉中洗滌凈化。」

「這個沒問題,我明日就去。」東華迫不及待。

「你先別急,聽我說完。這鮫人淚的出處,越尊貴越好,越是心甘情願的,效果也越好。」

「本君親自前去,要他鮫人族幾滴淚也是要得到的。不過照你如此說來,倒是可以請連宋跑一趟,他原本就掌管四海,再者當年與翼族大戰之時,那鮫人族也頗受了些牽連,也是連宋從中調停,才保得他一族數萬年安寧。既如此,明日請連宋來一趟,你與他細說了,讓他親自去一趟南海便是。」

「如此最好不過。」

「那洗滌凈化,本君親自去碧海蒼靈。」

白奕此時插話道:「小九乃青丘狐狸,從小便在往生海的靈泉中滋養著,會不會對她來說更合適呢?」白奕提的問題也無不道理,幾人商量之後選了往生海。

「洗滌凈化看情況,基本三日左右盡夠了。此時取琉璃盞,用上古神族的心頭血加以溫養,需每日加入十滴新鮮血液,並以仙力保持其溫度,方能漸漸養出靈氣,此階段大約需要十年左右,最好是不要間斷。」

「本君就是上古神族,且這天下活得比我久的,也沒多少了,本君的血給小白養眼睛,最好不過。」

「帝君,」此時白奕站了起來,鄭重其事向東華行了個禮,說道:「帝君,您為了小九渡過劫數,已經剖了半心為戒,如今還日日以您的赤金血補她仙身和元神的虧空,我青丘一族雖法力不及帝君,但日日一些心頭血給小九養著眼睛,也是不妨事的。」

東華不願,「本君身體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這點心頭血,比起當年戰時受的傷,也是算什麼的。」

此時狐後起身道:「帝君對小九的心意,我們都深知。就算是為了小九,也請帝君務必保重身體,我們可是答應了小九,要替她照顧好你的。小九是帝君的心頭肉,也是我們的心頭肉。青丘雖不如九重天富庶,但最不缺的就是九尾狐,我和狐帝,加上這幾個孩子,別說十年,就算是百年、萬年的心頭血,也是供得起的。請帝君不要與我們客氣了,把這個交於我們吧!」

此時白真也到:「帝君,請您相信青丘,也讓我們自家人為小九出點力吧。這點心頭血,於我們無甚大的傷害,倒是帝君您務必養好身體,也不負小九的期望呀!往小了說,小九是我自家狐狸,往大了說,小九是帝後,讓青丘為這四海八荒出點力,也是應當的。」

見白真也說得真誠,東華似有些鬆口的跡象,此時白奕深深作揖道:「帝君,就讓我這個當父親的,為自己的女兒做點事情吧!」白奕說得動情,言語中有些哽咽。前幾日東華剛與他徹夜暢談,頗有感悟。從前折顏質疑他沒有做過父親,不能理解白奕的心情,他還不以為然。如今他自己也做了父親,加之予白奕敞開心扉一夜暢談,便真真地懂了白奕。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白奕並非是鐵石心腸,只是將他對女兒的愛,都深藏在了心底。誠然,他也有方法不對,但也是著實用心的。東華終是統一了這個方案,全為了「父親」二字。





「那接下來的,你們就不要再與我相爭了。我總是要為小白做些什麼的,何況我眼眶裡的原本就是她的眼睛,血脈想通,氣息相通,對她來說也是最好的。」

白奕這次也不和他爭了,就如東華理解了他對鳳九的愛,東華對鳳九的那份心,他亦瞭然。

「那便如此吧,明日把連宋叫來再細說吧!」

眾人告退。


東華放心不下鳳九,又去到她的房間,如往日一樣坐在書桌前小憩。許是白日日擺粥攤勞累了,入夢也耗了些法力,東華沒有來平日的時間醒來。突地聽到床榻上有了響動,他猛然醒來,來不及隱身,只得先一個瞬移術躲到了門外,再重新隱身起來在窗外望著裡面的人。

床榻上,小白睡眼惺忪,模糊中似見到一抹紫色,再睜開眼看時,哪裡還有絲毫蹤影。「我是又做夢了麼?」她揉了揉眼,又上下左右打量了房間一圈,回想到昨夜,心下釋然,"原來真的是做夢啊!不過,東華,有你的夢,真好!」


-------------------------------------------------------------

碎碎念:

桃花中,白淺的眼睛被挖了還能重新裝回去,此處忽略便好。

白淺是上神,所以她沒了自己的眼睛也能看見,眼眶裡也有眼睛在,也忽略。要說原因,就是想要純甜,就是想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關鍵字:

最近因經常加班,沒日沒夜的都睡不好

2021-06-25T09:07:00.773358+00:00

在洗澡時突然發現,內上的髒越來越多,真的被嚇到...

 

「秘密通道」癢起來真的很要命,幸好有它從內在舒困!

最近因經常加班,沒日沒夜的都睡不好,在洗澡時突然發現,內上的髒越來越多,真的被嚇到...

雖然異味感不重,但可怕的是,天氣熱加上濕氣重的情況下,悶濕和搔癢感常在隔天中午就出現!讓我一整個下午都「坐立不安」很不舒服

幸好讓我找到一款專門解決女性問題的好物,吃了一兩個星期有感改善,因為我我情況已經到不舒服的程度,我以「加強保養」的方式服用,一天一次吃2顆、一般保養的話,每次1顆就好,飯前飯後吃都OK

液態膠囊的設計,讓成份吸收更容易,裡面有很多珍貴的成份,例如:玫瑰花瓣萃取、玫瑰精油、膠原蛋白、沙棘果油等,都對女生保養起很好的作用,連打嗝也會聞到玫瑰的香氣!

這樣一盒吃下來,那一堆困擾我的問題:搔癢悶悶的困擾、乾澀不幸福,以及黑黑皺皺不美觀... 都大大有改善!重點內內髒明顯減少,中午時間也不癢了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