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地頭蛇僱人打架,不料對方是億萬富少,開口就是一人十萬

2021-08-05T15:31:02.195987+00:00

甄有錢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那是因為懷裡有林淼淼在呢,他不想讓一個女孩子看到不該看到的一幕。胡廣利皺了皺眉頭,直接出言罵道:「小雜種,你少他媽拖延時間,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磕頭求饒,將林淼淼扔到老子的床上,要麼讓外面一百多人打殘你」。

甄有錢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那是因為懷裡有林淼淼在呢,他不想讓一個女孩子看到不該看到的一幕。

雖然甄有錢對林淼淼並沒有好感,而且之前的鴻門宴還是林淼淼邀請他去的。

但是甄有錢真的無法放任林淼淼不管,畢竟她是個女孩子。而且,此時林淼淼哪裡有平時的活力,躲在他的懷裡,就像是一隻受了傷的小貓,楚楚可憐,讓人看了就不忍心。

「唉,這林淼淼,在干陪酒姑娘之前,就應該想到,這些男人根本就是衝著美女來的,怎麼可能會老老實實的讓你只陪酒呢?難道,為了錢就可以出賣自己?」甄有錢心中是不理解的。

不過轉念一想,這事兒跟他也沒有關係。

先不說林淼淼是個女生,兩個人畢竟是一個學校的,光沖這一點,甄有錢就不能坐視不理。

「好好好,你小子有種!」男人指了指甄有錢,直接回身敲了敲身後包廂的門,裡面瞬間出來一個年輕人。

「小黃,給我打電話叫人,就說我胡廣利叫他們辦事兒,事成之後每個人給一千塊錢,你們幾個領頭的,每個人一萬,人越多越好!」這話雖然是胡廣利朝著身後的小黃說的,但他的眼睛卻看著甄有錢,明顯是威懾甄有錢的。

甄有錢根本不在乎,攬著林淼淼就朝著666號包廂走去,然後臨走時丟下一句話:「胡廣利是吧?一會兒你要是不來找我,我也一定會來找你的。」

「行,你他媽的就在包廂里等著老子!」胡廣利朝著地上吐了一口口水,直接吩咐小黃道:「讓他們快點,老的晚了,老子減費用了。」

胡廣利的話,一字不落的全都落進了甄有錢的耳朵里,他不屑的笑了笑,眼神更是冷漠了一些。

他決定收拾的人,從來都沒有收拾不了的。

回到包廂裡面,彭輝湊過來問道:「有錢,我們用不用叫人啊?那死胖子看起來不是善茬啊!」

此時,林淼淼已經緩過來一些了,聽到彭輝這麼說,突然才反應過來,著急道:「甄少,你們趕緊走吧。那胡廣利可不是什麼好人呢,做事常常不折手段,你剛才得罪了他,他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怕什麼?他不會放過我,我還不會放過他呢。我就在這兒等著他,看他能把我怎麼樣!」甄有錢是絲毫不懼胡廣利的。

「甄少,你就聽我的吧。這事兒都是我的錯,都怪我連累了你,你如果不走,一會兒真的等胡廣利叫人來了,到時候想走也走不了了啊。」

「這胡廣利在城南開了一個砂石廠,他的砂石比其他砂石廠貴了不知道多少倍。哪家砂石廠要敢接觸他看上的顧客,他就花錢僱人,將那家砂石廠的人狠狠的收拾一頓。搞得現在其他砂石廠的人,只要知道那些想要購買砂石的人,和他接觸過,就不敢和對方做生意了。」

「所以,甄少,好漢不吃眼前虧啊。」

林淼淼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她不想甄有錢因為自己的事情,而被連累。最主要的是,胡廣利心狠手辣,下手沒有一個輕重,她非常擔心甄有錢留在這裡會吃虧。

「不用怕,有我在,他胡廣利他不敢將你怎麼樣。而且,他剛剛欺負了你,這個公道,我一定要幫你討回來。欺負女人,算什麼男熱。」甄有錢還真是討厭這一點,所以對胡廣利是厭惡到了極點。

彭輝等人當兵,又加上也年輕,聽到甄有錢這麼說,頓時哈哈大笑道:「有錢說的沒錯,有我們在,他不敢將你怎麼樣,而且他既然欺負了你,我們一定幫你討回這個公道。姑娘,別怕,既然你是有錢的朋友,那就是我們的朋友!」

「是啊,怕什麼!」

「放心了,大不了就跟那肥豬打一架,人死鳥朝天,有什麼了不起的。」

十幾個教官也是熱血青年,對此全都是不屑一顧的。

只有蔣豪苦逼兮兮的坐在一邊,一臉的鬱悶,小聲嘟囔道:「我滴個乖乖,你們這群兵哥哥不怕事兒,不代表我不害怕啊。」

陸軒在旁邊,聽到蔣豪的話,頓時白眼翻上了天,吐槽道:「瞧你那點出息!」

才過了十來分鐘的樣子,甄有錢就聽到了外面的動靜。

「哼,來了嗎?」甄有錢翹著二郎腿,不屑的看著門口。

砰——

為胡廣利辦過很多事兒的小黃,一腳就將甄有錢他們的包廂踹開了,手裡提著鋼管,惡狠狠的站到了門口旁邊。

而後,胡廣利從外面進來了,滿臉的猙獰之色:「小子,還敢跟老子橫嗎?」

「喲吼,叫了這麼多人啊?」甄有錢掃了一眼,發現金碧輝煌的走廊外面,已經站滿了人。

他們每個人手裡都提著傢伙,有的提著棒球棍,有的提著鋼管,五花八門的,什麼都有。

「也不多,也就是一百多人吧!」胡廣利囂張的說道。

「一百多人啊,夠不夠啊?」甄有錢心中早就有了主意,絲毫沒有畏懼之色。

「少他媽廢話,老子要收拾你們幾個雜碎,那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情?現在你要是後悔還來得及。」胡廣利握了握手中的傢伙,惡狠狠的說道。

甄有錢裝作不驚喜的問道:「哦?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怎麼後悔啊?」

胡廣利的眼神在林淼淼的身上游離了一番,笑道:「跪下來給老子磕三個響頭,叫三聲爺爺,然後乖乖的將這臭女人,丟到老子的床上,老子享受好了,這事兒就可以既往不咎了。」

說完這話,胡廣利便得意洋洋的看著甄有錢等人,一臉的囂張之色。

在他想來,就算甄有錢等人再能打,那也不可能打得過自己帶來的一百多人。

不過,這一百多人,足足花了他十萬左右,這讓胡廣利肉疼不已。所以,不管今天甄有錢求不求饒,林淼淼他是上定了,甄有錢等人,也廢定了。

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動手,完全是胡廣利抱著一種吃定甄有錢的態度,想要看著甄有錢像狗一樣在地上磕頭求饒。

只有這樣,才能解除他心頭只恨。

「你不是跟老子裝逼嗎?老子今天就讓你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跪下來求老子!老子還要讓你眼睜睜的在床邊,看著老子上你的女人!」胡廣利心中惡毒的想道。

他誤以為林淼淼是甄有錢的女人了。

「他媽的,放你媽的屁,老子弄死你信不信?」彭輝氣不打一處來,他一身正氣,眼裡哪裡容得下這個?

「哎,彭教官,稍安勿躁。」甄有錢攔住了即將爆發的彭輝等人,然後看向小黃,問道:「他給你多少錢?」

「啊?一萬啊,你問這個幹嘛?」小黃就是來替胡廣利辦事兒的,沒有想到甄有錢卻問到了他的頭上。

「那後面的兄弟,給多少呢?」

「一千啊!」小黃不知道甄有錢問這話是什麼意思,懵逼了半天。

甄有錢笑了笑,大聲朝著走廊上的一百多人問道:「如果現在有人給你們在場每一位十萬塊錢,你們會怎麼做?」

「啊?每人十萬,臥槽,那我們肯定是聽他的了啊!」

「就是,他讓我們往東,我們絕對不往西,他讓我們打狗,我們絕對不罵雞啊!」

連站在胡廣利旁邊的小黃都點頭稱是。

胡廣利皺了皺眉頭,直接出言罵道:「小雜種,你少他媽拖延時間,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磕頭求饒,將林淼淼扔到老子的床上,要麼讓外面一百多人打殘你!」

甄有錢沒有理會胡廣利的話,而是笑著問了一句其他的:「你見過錢分身之術嗎?」

關鍵字:

同事常常問我:你這是什麼香水呀~味道好香哦~

2021-10-04T04:08:46.370429+00:00

一聽到我說「沒噴香水」都不相信!! 散發自然體香的蜜密 而且我連那邊都是香香的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