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鐸評《紅樓夢》之六十:賈寶玉出家為何要穿大紅猩猩氈斗篷?

2021-08-05T16:15:16.517068+00:00

王鐸評《紅樓夢》之六十:賈寶玉出家為何要穿大紅猩猩氈斗篷?看官,《紅樓夢》第一百二十回為「甄士隱詳說太虛情 賈雨村歸結紅樓夢」。這是《紅樓夢》的最後一回,也是全書的結尾。如果我們仔細梳理,其中關於賈寶玉的謎題也不算少。



王鐸評《紅樓夢》之六十:賈寶玉出家為何要穿大紅猩猩氈斗篷?

看官,《紅樓夢》第一百二十回為「甄士隱詳說太虛情 賈雨村歸結紅樓夢」。這是《紅樓夢》的最後一回,也是全書的結尾。如果我們仔細梳理,其中關於賈寶玉的謎題也不算少。但最耀眼的,還是他在與「二仙」一同出家脫俗升天之時,「身上披著一領大紅猩猩氈的斗篷」。

有人說,這不僅僅是太耀眼,而且還是太刺眼,因為讓他披一領「大紅猩猩氈斗篷」別世,實在沒什麼道理。還有人說,這是高鶚所為,是十分滑稽的偽造,是畫蛇添足,是對於《紅樓夢》的胡塗亂抹和損害,不可取。是這樣嗎?

但,我卻不這麼看。先請看——書中是如何寫的,然後我們再做具體分析:
且說賈政扶賈母靈柩,賈蓉送了秦氏鳳姐鴛鴦的棺木,到了金陵,先安了葬。賈蓉自送黛玉的靈也去安葬。賈政料理墳基的事。

一日接到家書,一行一行的看到寶玉賈蘭得中,心裡自是喜歡。後來看到寶玉走失,復又煩惱,只得趕忙回來。在道兒上又聞得有恩赦的旨意,又接家書,果然赦罪復職,更是喜歡,便日夜趲行。

一日,行到毗陵驛地方,那天乍寒下雪,泊在一個清凈去處。賈政打發眾人上岸投帖辭謝朋友,總說即刻開船,都不敢勞動。船中只留一個小廝伺候,自己在船中寫家書,先要打發人起早到家。

寫到寶玉的事,便停筆。抬頭忽見船頭上微微的雪影裡面一個人,光著頭,赤著腳,身上披著一領大紅猩猩氈的斗篷,向賈政倒身下拜。賈政尚未認清,急忙出船,欲待扶住問他是誰。那人已拜了四拜,站起來打了個問訊。賈政才要還揖,迎面一看,不是別人,卻是寶玉。

賈政吃一大驚,忙問道:「可是寶玉麼?」那人只不言語,似喜似悲。

賈政又問道:「你若是寶玉,如何這樣打扮,跑到這裡?」

寶玉未及回言,只見舡頭上來了兩人,一僧一道,夾住寶玉說道:「俗緣已畢,還不快走。」說著,三個人飄然登岸而去。

賈政不顧地滑,疾忙來趕。見那三人在前,那裡趕得上。只聽得他們三人口中,不知是那個作歌曰:

我所居兮青埂之峰,

我所游兮鴻蒙太空。

誰與我逝兮吾誰與從?

渺渺茫茫兮歸彼大荒。

賈政一面聽著,一面趕去,轉過一小坡,倏然不見。

賈政已趕得心虛氣喘,驚疑不定,回過頭來,見自己的小廝也是隨後趕來。

賈政問道:「你看見方才那三個人麼?」

小廝道:「看見的。奴才為老爺追趕,故也趕來。後來只見老爺,不見那三個人了。」

賈政還欲前走,只見白茫茫一片曠野,並無一人。賈政知是古怪,只得回來。

看官,從我的角度來看,這一段文字不僅寫得好,寫得靈動,不失大家手筆,而且很有意境,很有仙境,很符合賈寶玉的人物個性。照往常的傳奇小說來看,這段文字雖說不長,但它已經將《紅樓夢》的結尾推向了高潮。這種高潮,可以說是一種「靜高潮」、「冷高潮」和「無言之高潮」。這種高潮不熱鬧,不繁華,刪繁就簡,可也在有意無意之中,對應了開頭偈語裡所說的「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確實,真乾淨,不光畫面乾淨,行文也乾淨,不枝不蔓,似幽似遠,給讀者留有宏大的想像空間。

一部《紅樓夢》,就在這樣一種寧靜與悠遠之中,在茫茫白雪與大紅猩猩氈斗篷的交互輝映和疊印之中,悄然落幕。

看官,當我們翻閱《紅樓夢》的古抄本時,有一點,必須說明,即有的抄本抄做「猩猩」,有的抄本還抄做「腥腥」。在我看來,兩種寫法都行,都講得通,都與動物分類中的猩猩無關。有的抄本,即使沒寫「猩猩氈」三個字,如「夢稿本」《紅樓夢》,這是高鶚曾經看過的,可也有「大紅斗篷」四個字的描述作為證明。細究其「大紅斗篷」之簡稱,也完全是指寶玉平日穿的「大紅猩猩氈斗篷」無疑。兩相描述,同出一轍。

比如,在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紅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中,即有這樣幾段記述,就是很好的證明:

(寶玉)正說著,只見他屋裡的小丫頭子,送了猩猩氈斗篷來。

請注意:這裡也是說的下雪天,小丫頭們送大紅猩猩氈斗篷這件事,也絕非是寶玉的特意安排。我們只能說這是常理,是寶玉的一種生活習慣,也是大觀園眾姊妹的一種生活習慣,代表了那個時代的一種衣著流行風尚。

不信,請你繼續往下看:

黛玉換上掐金挖雲紅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紅羽紗面白狐狸里的鶴氅,束一條青金閃綠雙環四合如意絛,頭上罩了雪帽。二人(指寶玉和黛玉)一齊踏雪行來。只見眾姊妹都在那邊,都是一色大紅猩猩氈與羽毛緞斗篷,獨李紈穿一件青哆羅呢對襟褂子。

你看,一句「都是一色大紅猩猩氈與羽毛緞斗篷」,即說明此斗篷不光寶玉愛穿,其他人也都喜歡,紅成了「一色」。接下來,且看脂硯齋在「蒙古王府本」《紅樓夢》的回末總評,是如何說的:

此文線索在「斗篷」。寶琴翠羽斗篷,賈母所賜,言其親也;寶玉紅腥腥氈斗篷,為後雪披一襯也;黛玉白狐皮斗篷,明其弱也;李宮裁斗篷是哆羅呢,昭其質也;寶釵斗篷是蓮青斗紋錦,致其文也;賈母是大斗篷,尊之詞也;鳳姐是披著斗篷,恰似掌家人也;湘雲有斗篷不穿,著其異樣行動也;岫煙無斗篷,敘其窮也。只一斗篷,寫得前後照耀生色。

看看,這是一段多麼出色的評論啊!以「斗篷」論斗篷,何其多彩動人也!

看官,莫說眾姊妹都披過大紅猩猩氈斗篷,就是大觀園裡的門帘,也還有用這種材料做的呢!然而,寶玉在雪地里披大紅猩猩氈斗篷最為出彩的一幕,還要算是他和寶琴去攏翠庵折梅的情景。你看——

一看,四麵粉妝銀砌,忽見寶琴披著鳧靨裘站在山坡上遙等,身後一個丫鬟抱著一瓶紅梅。

眾人都笑道:「少了兩個人,她卻在這裡等著,也弄梅花去了。」

賈母喜的忙笑道:「你們瞧,這山坡上配上她的這個人品,又是這件衣裳,後頭又是這梅花,像個什麼?」

眾人都笑道:「就像老太太屋裡掛的仇十洲畫的《艷雪圖》。」

賈母搖頭笑道:「那畫的那裡有這件衣裳?人也不能這樣好!」

一語未了,只見寶琴背後轉出一個披大紅猩氈的人來。

賈母道:「那又是哪個女孩兒?」

眾人道:「姑娘們都在這裡,那是寶玉。」

賈母笑道:「我的眼越發花了。」

說話之間,來至跟前,可不是寶玉和寶琴兩個?

寶玉笑向寶釵、黛玉等道:「我才又到了櫳翠庵。妙玉竟每人送你們一枝梅花,我已經打發人送去了。」

眾人都笑,說:「多謝你費心!」

看官,在這裡,別的話我不想多說。我只想說一句,即寶玉披大紅猩猩氈斗篷踏雪去攏翠庵尋梅、見妙玉,這本身就具有日後出家、歸天成佛的象徵意義。如果你感覺這時的寶玉是美的、艷的、超凡脫俗的,那是你的心境使然。可如果你認為到了一百二十回的末尾,寶玉身著「大紅猩猩氈斗篷」,在風雪中拜別賈政,那是怪的、冷的、可悲可憐的、不可思議的,不食人間煙火的,那也只是你的心境變了。正所謂萬境歸空,紅樓一夢而已。

最後,我還想詮釋一下寶玉臨別時留下的那一首歌,道是:

我來自仙界青埂之峰,

人間一游如鴻蒙太空。

我今歸去與誰為伴?

渺茫二仙大荒之中。

關鍵字:

又能清潔又保濕的洗面乳,讓洗臉也變成是一種享受!

2021-07-13T08:21:12.694177+00:00

洗臉的時候最怕⋯ 清潔款|洗完乾巴巴的 保濕款|滑滑的好像沒洗乾淨

 

洗完臉都很不舒服欸⋯

沒有又清潔又保濕的洗面乳嗎~

有!兩者兼具就是它!

34%胺基酸洗面乳

 

剔除缺點,只留下優點:

胺基酸微米泡泡溫和清潔

尿囊素舒緩敏感反應

減少荳刺生成問題

 

開啟一週淨膚模式

滑溜感、光澤度都回來了!

 

商品資訊

第一支專洗毛孔的洗面乳

MAGICOM 34%胺基酸洗面乳》

市售最高日本34%胺基酸x專利補水嫩白因子x尿囊素萃取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