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煮酒論英雄,看英雄演戲,對曹操來說,何嘗不是一種樂趣

聽風漲潮 發佈 2020-12-12T16:31:36+00:00

某一日下午,雲長和翼德在院子裡憋得慌悶了,出去騎馬射箭散散心。只有玄德一直隱忍,留在院子裡給菜澆水,一副安於現狀、不問世事的模樣。曹操在府中興許是無聊了,便派許褚、張遼帶上一隊人來請玄德,曹操沒有說明原因,許褚也只能傳達命令:「丞相有命,請使君便行。

某一日下午,雲長和翼德在院子裡憋得慌悶了,出去騎馬射箭散散心。只有玄德一直隱忍,留在院子裡給菜澆水,一副安於現狀、不問世事的模樣。

曹操在府中興許是無聊了,便派許褚、張遼帶上一隊人來請玄德,曹操沒有說明原因,許褚也只能傳達命令:「丞相有命,請使君便行。」

只是傳喚個命令,曹操派許褚一人前去足矣,而讓張遼同行前往是何用意?


其一、許褚是曹操的貼身武衛,其性格剛烈,執行曹操的命令非常堅決,只派許褚前去,萬一關、張二人顧慮劉備的安危,拒絕讓劉備赴約,那麼許褚勢必要來硬的,關羽、張飛皆是當世罕見的猛將,而且張飛性格暴戾,一旦動起手來恐怕不好收拾,這也是為何會帶上一隊人馬同往的原因。

其二、張遼處事更加沉穩,讓他隨行前往,萬一起了衝突,也好轉圜。另外,白門樓上,劉備、關羽都曾為張遼求情,張遼與關羽私交頗好,所以讓張遼前往,透露著善意,以打消劉備兄弟三人的顧慮。後來,關羽被圍困於土山的時候,亦是張遼前去說服關羽投降;關羽過關斬將被夏侯惇截住的時候,曹操也是派張遼去傳達放行的口諭。


當然,恰好關、張二人不在,一切就順利得多了。

見許褚催促得這麼緊,劉備心裡還是有些驚慌的,他向許褚打聽是否有什麼要緊的事?

許褚只是回答:「不知道,我只是奉命來請你過去。」劉備也只能提心弔膽地跟著許褚前往。

劉備進了丞相府,曹操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在家做得好大事?」

曹操一句話,把劉備嚇得面如土色,心裡想著莫不是「衣帶詔」的事情敗露了,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應答。

曹操瞅了一眼劉備的表情,一把抓住劉備的手,朝著府中的後園走去,邊走邊說:「玄德學圃不易!」

劉備一聽曹操剛才這是開玩笑的,懸著的心這才放下來,回答說:「不過是閒得無聊,找點事做而已。」


曹操指了指後園的梅子樹,給劉備講述當年征討張繡時,「望梅止渴」的故事,今天一時興起,便煮了青梅酒,邀請劉備過來聊聊天。

話說到這裡,劉備心裡的石頭才算真正落下。於是兩人相對而坐,喝了起來。

曹操的開場白,其實就說明了劉備呆在家中閉門謝客、開墾種菜,只是劉備韜光養晦,隱藏自己的把戲,這一切曹操看得明明白白的。看見劉備驚慌的表情,曹操便立刻又轉移了話題。其實當時劉備的表情就告訴曹操,他猜測的是對的。

劉備只說是,閒得無聊所以種菜解悶。試想一下,當今權傾朝野的丞相,怎麼可能會對一個菜農感興趣的呢?

劉備種菜的把戲早被曹操看穿了。曹操不願直面拆穿劉備,想借著酒過半巡人微醺的時候,讓劉備吐露真言。


於是,曹操指著天上的烏雲,開始借題發揮,說:「這天上的龍,能變大也能變小,變大的時候能升騰吐霧,變小的時候卻可隱身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于波濤之內。現在春天雷雨之季,龍根據天時變化自身,就好比人一旦得勢的時候就能縱橫馳騁一樣。龍之為物,可比世之英雄。玄德曾奔走四方,想必對於天下英雄頗有些見解吧!」

曹操的這番比喻,其實非常直白。他根本不是想要劉備扯什麼袁紹、劉表、孫策之流。他是說,英雄人物和天上的龍一樣,時機成熟了,他就能夠呼風喚雨;時機不成熟的時候,他就會隱藏自己。曹操就是那條乘勢變大可翻雲覆雨的龍,劉備就是那條隨勢隱身潛伏於人海波濤的龍。

話說到這裡,曹操是想讓劉備吐露真情,講一講他顛沛半生而始終無法得勢的苦悶。


劉備豈能聽不出曹操的意思,但他必須得偽裝下去,他先是推脫「備肉眼安識英雄?」曹操說「休得過謙。」

劉備只好煞有介事地給曹操數了起來,從淮南袁術、河北袁紹、荊州劉表、江東孫策一直往下數到了張繡、張魯等人。

劉備心知肚明地表演,曹操心知肚明地配合。曹操將劉備數的這些人一一貶低了一番後,只等劉備再也數不出來了。曹操笑著用手指了指劉備,再指了指自己,說:「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

劉備,心頭一驚,手一抖,筷子掉在了地上。劉備託詞自己害怕打雷,嚇掉了筷子。曹操笑著說,英雄還會害怕打雷嘛?


眼前這個一天埋頭種菜的劉皇叔,曾經隻身帶著關、張二人,就敢前來參與十八路諸侯的會盟,討伐董卓;虎牢關前,劉備手持兩柄長劍,就敢拍馬出陣迎戰呂布;如果劉備真的是一個胸無志向的「菜農」,是一個連打雷都會害怕的懦夫,如何能奔走北海援救孔融,又如何能讓陶謙三次將偌大個徐州託付與他呢!

劉備的戲演得太過了,哪怕他自己也知道被曹操看破了,但他還是要演下去。正如荀彧評價曹操,身為主公,可以犯錯、可以改錯,唯獨不可認錯。


騎馬回來的關、張二人,聽說大哥劉備被曹操請進來府中,擔心劉備的安危,二人果然提著兵器,不顧阻攔就闖了進來,卻看見劉備正與曹操對飲。曹操問起,關羽竟也演起戲來,說是專程趕來給他倆舞劍助興。曹操既看透了劉備韜光養晦的把戲,對於關、張的如此反應,本早預料之中,一番對答後,便喚人取酒賜座。

看英雄演戲,對曹操來說,何嘗不是一種樂趣。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