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少年》:今年最值得看的國產電影之一|荔枝娛評

荔枝新聞 發佈 2020-12-12T13:23:19+00:00

(作者陳子非,荔枝新聞特約評論員,青年文化評論人;本文系荔枝新聞客戶端、荔枝網獨家約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紀錄片在國內電影市場的處境一向頗為艱難。可以預見的是,許慧晶執導的紀錄片《棒!少年》很難贏得像商業片那樣的話題度和票房。但如果從質感上看,《棒!

(作者陳子非,荔枝新聞特約評論員,青年文化評論人;本文系荔枝新聞客戶端、荔枝網獨家約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紀錄片在國內電影市場的處境一向頗為艱難。可以預見的是,許慧晶執導的紀錄片《棒!少年》很難贏得像商業片那樣的話題度和票房。但如果從質感上看,《棒!少年》是今年最好的國產電影之一,非常值得一看。

  《棒!少年》記錄的是一群來自全國各地的困境少年,被選進北京市郊一個愛心棒球基地,組成了一支特殊的棒球隊,從零開始學習打棒球的經歷。

  棒球運動在國內很冷門。根據2015年的《中國棒球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2016-2025)》的數據顯示,中國目前僅有50塊普通棒球場,註冊球員一千餘人。這幾年棒球場和註冊球員人數都有了提升,但數量仍非常少。不妨做一個對比。美國有一億以上的棒球人口,日本有七千萬以上的棒球人口,韓國三分之一的國民是棒球人口。棒球在已開發國家和地區更受歡迎,主要也源於它是一項「中產運動」,對場地、訓練設備等有較高的要求。

  《棒!少年》由此具備了一種反差感。孩子們學習的是一項在中國很冷門的運動;並且,他們都不是出身中產家庭,恰恰相反,他們都來自貧困家庭,都是「事實孤兒」——父母沒有雙亡、但家庭沒有能力或沒有意願撫養他們。棒球能為他們的困境人生,找尋到新的出路嗎?

  紀錄片主要聚焦了兩個孩子的故事:馬虎和梁正雙。一個來自寧夏農村,一個來自河北農村,家庭條件都相當貧困。馬虎的母親在他三歲時逃離了家庭,父親愛喝酒,並且常年在外打工,馬虎缺乏管教,三餐都無法保證。梁正雙的父親在他出生前就去世了,母親在他出生後就逃離了,他有一個雙胞胎哥哥送人了,他跟著大伯生活,大伯又罹患癌症……

  每個孩子背後都有這樣一段苦難史。如果他們不是來到棒球基地,他們的人生基本可以一眼望到底,他們很有可能重複著父輩的命運。

  這是《棒!少年》一個重要的價值:它讓那些生活在大城市的人們,看到了另外一種被他們所忽視的生活。但這兩種生活,共同構成了今日中國的完整模樣。我們只有看到這些困境兒童的存在,我們才能幫助他們,才能一步步消弭城鄉之間的差距。

  作為一部運動題材紀錄片,《棒!少年》的另外一條主線是運動少年的成長。馬虎與梁正雙分別代表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個性。馬虎人如其名,特別「虎」,剛來棒球基地時,他就像個小霸王,到處惹是生非,不服管教。但在教練的管束下,他漸漸成長為能夠獨當一面的隊內主力。梁正雙的個性沉穩內斂,他的優勢是非常穩,缺點是心理素質差,缺乏那種敢拼敢闖的勁頭。但隨著時間推移,梁正雙也慢慢融入隊內,在賽場上也具備了「狼」的氣質。

  這是《棒!少年》的另外一重看點:它有著運動題材作品的熱血和燃。尤其當我們知道這群孩子的人生是那麼苦,他們通過運動改變命運的那種努力,就顯得愈發激動人心。觀眾都願意為他們喝彩,為他們獻上祝福。

  紀錄片之所以冷門,是因為它的戲劇性不像劇情片那麼足。但《棒!少年》卻跟劇情片一樣好看。它在今年的First青年電影影展上斬獲了最佳紀錄片的獎項,頒獎詞寫道:「流暢的剪輯、超越線性的時間敘事、與完備的電影技術的高水平融合,在動人又誠摯的成長故事中,彰顯了人性的溫存與希望。」誠哉此言。導演在紀錄片中大量使用電影手法,比如非線性的時間敘述、蒙太奇、平行剪輯、聲畫配合的抒情等等,這讓《棒!少年》既帶有紀錄片的真實性、紀實性和現實介入感,同時與青春題材和運動題材的電影一樣,有少年成長、有體育熱血、有豐富的起承轉合……

  《棒!少年》值得推薦。它很適合家長帶著孩子去觀看。很多在蜜罐里長大的孩子,並不知道在中國的另一塊土地上,他們的同齡人正在經歷著什麼,為了改變命運又付出了多少。當孩子們知道自己有多幸運,他們會更加懂得珍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