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最恥辱一戰陣亡4.2萬,被俘3.5萬,而日軍僅戰死673

伐謀略 發佈 2020-12-12T12:16:40+00:00

本文為《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戰22次大型會戰》13:中條山會戰中條山一戰,第一戰區陣亡官兵4.2萬人,被俘3.5萬,而日軍只戰死673人。中條山一戰實為抗戰以來最恥辱一戰。

本文為《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戰22次大型會戰》13:中條山會戰


中條山一戰,第一戰區陣亡官兵4.2萬人,被俘3.5萬,而日軍只戰死673人。中條山一戰實為抗戰以來最恥辱一戰。


01 日軍準備充分

中條山位於山西南部、黃河北岸,呈東北西南走向,西起晉南永濟與陝西相望,東迄豫北濟源、孟縣同太行山相連,北靠素有山西糧倉美譽的運城盆地,南瀕一瀉千里的滾滾黃河。與太行、呂梁、太岳三山互為犄角,戰略地位十分重要。中條山扼守著中原的中樞,在抗戰時期隸屬於第一戰區。

日軍決心發動中條山作戰前,做了很充分的準備。

首先增加了兵力。日軍在中條山作(日軍稱為中原會戰)戰方案確定後,就開始大規模的調兵遣將。日軍從從關東軍、華中方面軍抽調了大量精銳部隊以補給中條山作戰。華中方面軍抽調第33師團,蘇北方向的第21師團也投入中條山戰場,第一軍還從本軍內抽調了獨立混成第九、第16旅團、騎兵第4旅團各一部參戰,加上原來部署於中條山周圍的第36、37、41、35師團,日軍用於中條山作戰的地面兵力達到10萬以上。日軍還從關東軍調來了飛行第32、83戰隊,加上原本的第3飛行團,用來支援地面作戰。

日軍對此次作戰異常重視,日本第1軍司令官筱冢義男甚至準備「不顧華北占領區治安下降」,也要集中兵力將中條山的中國軍隊殲滅。日軍為了保證戰役獲勝,召集各兵團長及幕僚在「勝敗在於八分準備」的口號下,對作戰方案進行了徹底研究。同時日軍還令各兵團在進行地圖、地形等研究時,加強適應作戰區域地形、戰況的訓練。


而相比日軍,中條山的中國軍隊的準備卻可以說是潦草了。

1938年以來,中條山的官兵三年多沒有打過大戰,訓練荒廢,工事疏於整修。何應欽在這樣的情況下採取主動出擊粉碎日軍攻勢的作戰方案。(為什麼是何應欽而不是衛立煌,下文會說)

02 中條山的苦難

中條山的苦難來了。

1941年5月6日,日軍出動飛機轟炸了西安、鄭州等地,並炸斷隴海鐵路。

5月7日晚日軍向中條山地區發動了全面進攻。中條山西部是日軍攻擊的重點。

在中條山西面,日軍直插中條山的核心區域垣曲,準備隔斷我第5集團軍和第14集團軍的聯繫,並對第5集團軍實施雙重包圍。

在這個方向上,日軍動用了第41、36、37師團,加上第9、第16旅團,而當面的我守軍為第80軍、第5集團軍的第3軍和第17軍。不管從兵力還是裝備上,日軍都處於絕對優勢地位。


日軍首先選擇插入第5集團軍和第14集團軍的結合部,守衛結合部的是晉綏軍的43軍。日軍向43軍陣地發起猛攻,5月8日即突破43軍十八坪陣地。

儘管中國軍隊一度反攻成功奪回十八坪,但是日軍無恥地採用了毒氣攻勢,43軍官兵不得不撤退。十八坪失守後,17軍陣地也被突破。日軍快速向垣曲推進,日軍傘兵已經提前空降至垣曲周邊。

5月8日晚,日軍占領垣曲,成功地將中條山西部的守軍分割成兩個部分,各自為政,無法形成合力。就在這個時候,另一股日軍(36,37師團和獨立混成第16旅團)也開始攻擊我第80軍和第3軍結合部,很快日軍突破當面陣地。

至此,中條山西部中國軍隊一線防禦全部潰敗。不僅如此,日軍提前占領黃河渡口,第5集團軍退路被斷,徹底被日軍包圍。

而在中條山北部日軍遭遇了中國守軍98軍的頑強抵抗。98軍在軍長武士敏的指揮下頑強作戰,在王村一處擊潰日軍2000多人,斃傷數百敵軍。但是日軍突破友軍陣地,98軍也不得不開始艱難的突圍之戰。

日軍第35、21師團加上騎兵第4旅團一部,於5月7日在中條山東部猛攻第9軍。日軍在坦克、飛機的助陣之下攻勢非常猛烈,第9軍雖拚死抵抗但依舊被日軍突破陣地。後來第9軍只有部分逃過黃河,大部分只得逃往大山之中。

5月7日開戰,短短4天,日軍即控制了中條山地區黃河北岸的多個縣城,封鎖了中國守軍撤到黃河南岸的所有渡口,徹底完成了對中國守軍的雙重包圍。


包圍圈內的中國軍隊陷入了苦戰,多名高級將領殉國。

5月9日,新編第27師師長王竣、24師副師長陳文杞與日軍激戰時殉國。第22師副師長梁汝賢投河殉國。

5月12日,第3軍唐淮源軍長及所部被日軍包圍,在三次突圍失敗的情況下,唐軍長自殺殉國。

5月13日,第3軍第12師師長寸性奇兩次負傷後,右腿又被炸斷,自知無法突出日軍重圍後,以隨身佩戴短劍自殺殉國。

大量中國軍隊缺醫少藥,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建制基本被打散,只能分散突圍。中條山一戰,我17萬軍隊4天之內全線崩潰,陣亡4.2萬,被俘3.5萬人,多名高級將領陣亡。而日軍僅戰死673人(我方統計數據為數千人)常凱申也不得不承認「中條山是抗戰以來最大恥辱」

03 戰後反思

中條山為什麼會以這樣一種恥辱性的失敗來結束呢?拋開日軍準備充分,戰術合理和裝備的優勢,我們看看自身存在哪些問題。


首先,戰前將主力部隊調離,臨陣換帥。

常凱申因為看到第一戰區一些部隊和八路軍交往過密,遂將這些部隊調出中條山地區。而這些被調出的部隊均是中條山地區的中堅力量,衛立煌寫道「由晉南調出者,則有第二、第四、第二十二集團軍全部,第五集團軍之第十四軍,第三十六集團軍之第四十七軍、第七十六軍,而只代以第八十軍之兩個師與三十四師。」調出去3個集團軍3個軍,只補充了3個師。

衛立煌在第一戰區和八路軍關係較好,也引起了常凱申的關注,其讓衛立煌回重慶述職,變相讓衛立煌留在四川,而改派何應欽去第1戰區支持工作,所以也就出現了本文開頭何應欽拍板決定作戰方案的一幕。雖然衛立煌在5月4日趕回第1戰區,但此時留給衛立煌也沒多少時間了。

此外士兵逃亡也是個嚴峻的問題,中條山地區環境惡劣,後勤困難,各部隊都有不同比例的逃兵。而補充的新兵又缺乏足夠的訓練,戰鬥力自然要打折扣。

主力調離,士兵逃亡,而戰前指揮官的更換更導致整體戰鬥力下降,面對準備充分的10萬日軍難以言勝

其次,工事問題。

雖然衛立煌曾經宣傳中條山的工事就是「東方馬奇諾防線」。

中條山地區的確修築了大量工事,也在前期和日軍作戰之中發揮了作用。但是防禦工事卻並沒有得到持續的加固。戰後軍委會在檢討中承認「中條山山地險要,各部與敵對陣將近三年,而並未積極加強陣地工事,構筑後方據點與徹底破壞或阻絕通敵道路」

而且更重要的是,中條山防禦陣地多為單線防禦,且缺乏縱深配置,敵人一旦突破一點就等於全線突破。蘇聯軍事顧問曾評價中條山防線「太兒戲,希望趕快加強」。

但是很遺憾,這個問題一直到中條山之戰爆發都未得到妥善處理。

第三,其他問題。

除去兵力調配,工事未修問題之外,中國軍隊在這一戰中還暴露出了其他很多問題。

戰後,中國軍隊在檢討中提到「戰術呆板,始終陷於被動。我晉南部隊經年累月駐守一地,又未調防,又少出擊動作,並不講求欺騙等秘密企圖與手段,致使我軍內情完全為敵所偵知」


而在敵人情報層面,第1戰區長官部獲得的情報都不是一手情報,系「承轉資料」。而依賴這些情報導致對敵人的番號、兵力乃至作戰企圖大都判斷錯誤。何應欽一直認為日軍的目標是「進取洛陽、潼關」,進而窺視西北,這就直接導致了我軍的防守重點在黃河沿線而不在中條山。

戰前及戰爭期間保衛工作也不到位,任由敵人便衣隊滲透至陣地周邊,破壞我交通、通信及後勤供應,擾亂軍心。

第1戰區高層在作戰指揮上問題頗多,如5月8日傍晚,垣曲失陷這一危急時刻,戰區長官部沒有做出及時部署調整,任由各軍各自為戰。再如對43軍的使用等等不一而足。

中條山地區在後勤、武器裝備上長期嚴重供給不足,且質量低劣。而KMT存在的厚嫡系輕旁系的問題依舊嚴重。除系中央軍序列的第 14 集團軍武器裝備相對較為先進外,第 4、第 5集團軍等地方軍的武器破爛不堪,而前文所提之43軍「武器異常缺乏」。這些問題同樣一直到中條山會戰打響之前也沒有得到解決。

中條山會戰就是這樣在多個因素綜合之下出現了如此恥辱的失敗。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