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傳》(23)| 諸葛亮為何要「殺張廢李」

讀者報 發佈 2020-12-12T09:28:03+00:00

建興九年(231年)夏秋之時,諸葛亮接連做了兩件表面上互不相關實際上卻相互關聯的大事。先是成功射殺了曹魏名將張,接著又廢昢了蜀漢掌握實權的大將李嚴。「殺張廢李」,亦喜亦憂,虛歲五十一的諸葛亮,他這個全軍主帥當得實在是不容易。先來說射殺張郃。

建興九年(231年)夏秋之時,諸葛亮接連做了兩件表面上互不相關實際上卻相互關聯的大事。先是成功射殺了曹魏名將張,接著又廢昢了蜀漢掌握實權的大將李嚴。「殺張廢李」,亦喜亦憂,虛歲五十一的諸葛亮,他這個全軍主帥當得實在是不容易。

先來說射殺張郃。

此時對方曹魏關隴戰區的主帥,已由曹真換成了司馬懿。前文已經說過,魏明帝曹叡得到隴右的軍情急報之後,考慮到主帥曹真病重,關隴戰區急需一位新的主帥,於是從荊州急調司馬懿前來,指揮關隴戰區軍隊抵禦再度來犯的強敵。而司馬懿策馬西去之日,幾乎就是病榻上曹真斷氣之時。

其實,當時曹魏的關隴戰區已經有一員現成的大將足以勝任戰區的主帥職務,他就是張郃。張郃是曹魏的老資格戰將,在街亭立下了赫赫戰功,威望甚高。他既熟悉關隴戰區的地理,又與郭準是配合非常默契的戰友。魏明帝放著完全合格的張郃不顧,硬要從荊州調來司馬懿,其深層次的用心,不過是想藉此顯示他君權獨攬的威勢而已。

魏明帝沒有想到他這一調,造成了極為嚴重的惡果一一不僅讓司馬懿剛來到祁山就吃了一場不大不小的敗仗,還讓名將張郃無辜地丟掉了性命。

當年的仲春二月,諸葛亮親自指揮蜀漢大軍,第二次殺往曹魏隴西的祁山。出發之前,他已經提升大將李嚴擔任中都護的官職,總辦漢中大本營丞相府署的公務。因此,留在漢中的李嚴承擔起負責後勤運輸的重要任務,以保障前線糧食、武器等的充足供應。作為本章將要講到的兩個主要人物之一,李嚴開始露面登場。

陽春三月,蜀漢大軍沿著熟悉的老路順利殺到祁山。三年前諸葛亮首次進攻祁山,曾經出現軍事上的重大失誤,即未能抓緊時間,儘快攻占祁山東面的軍事要塞上邽城池,結果造成全局的被動和不利。此番他吸取了上次的經驗教訓,採取了新的作戰方略。他留下一部分人馬進攻祁山,自己則率領主力軍團,立即前去圍攻上邽城池。

曹魏大將郭淮、費曜執行主帥司馬懿的命今,帶領麾下兵馬輕裝急進,前去阻擊諸葛亮的主力軍團。土氣正旺的蜀軍,施展出超強的野戰能力,一番激戰把對方打得大敗而逃。諸葛亮來到上邽城下,將其嚴密包圍,然後開始發起攻城的戰鬥。但是,時間一天天過去,眼看已經進入夏季,卻未能將城池拿下。為何會這樣呢?他不是剛剛才取得擊潰敵軍的勝利嗎?

關鍵在於,野外遭遇戰與城池攻堅戰的情況大不相同。

經過平定南中、初出祁山的一系列實戰訓練,蜀軍在野外山地的作戰能力確實得到了顯著的提高,剛剛擊潰郭淮、費曜就是明證。但是,蜀軍在城池攻堅戰的能力提升上,卻受到很大的制約。不是將士的主觀努力不夠,而是客觀條件難以改善。城池攻堅戰要想打好,必須要有精良的攻城裝備,比如破壞城牆的大型衝車、翻越城牆的雲梯等。而這些裝備體積很大,分量也很重,很難在崎嶇的山路上進行長途的搬運。因此,遠道而來的蜀軍,只能在強攻敵方城池時就地取材,勉強打造簡單的攻城裝備。這樣一來,拿下敵方城池就變得非常困難,此前蜀軍在進攻陳倉縣城時的無功而返,就是明證。

眼見上邽城池沒有拿下,隨軍帶來的糧食也不斷減少,諸葛亮只得分出一部分兵力,就地搶收城外田野上剛剛成熟的小麥,以備急需。不料司馬懿指揮的主力援軍趕到,雙方就在上邽東面金黃色的麥田原野上碰了頭。司馬懿依據險要地形堅守,拒不出兵交戰,形成相持的局面。

進人夏季之時,諸葛亮接到後方李嚴派人送來的情報,說是後方運輸線上發生持久的特大暴雨,軍糧無法運往前線,請求全軍撤回,諸葛亮只得斷然撤軍。但是,李嚴此舉的背後,卻另有蹊蹺,這將在下面詳說。

眼見對方撤退,魏軍立即追擊。蜀軍在鹵城(在今甘肅省禮縣東北)帶再次發揮擅長野戰的本領,回頭痛擊司馬懿的主力軍團,當場殺死魏軍將士三千多人,繳獲鎧甲五千副、角弩三千一百張,可謂是此次出兵的第一次輝煌戰果。

好事應當成雙。接下來的第二次輝煌戰果,就是射殺魏軍名將張郃。

話說諸葛亮繼續指揮蜀軍南撤,同時調派王平帶領其麾下號稱「飛軍」的精銳將士,充足配備了十矢連弩,在魏軍必經的木門道(今甘肅省天水市西南牡丹鄉木門村)一線,居高臨下,在叢林中設下埋伏。而蜀軍的老對手張郃,就在這裡一命鳴呼。

張郃為何會死在木門道?他又受到了怎樣的致命傷?《三國志·張郃傳》裴松之注引《魏略》有非常清晰而具體的記載:

亮軍退,司馬宣王使部追之。曰:「軍法:圍城必開出路,歸軍勿追。」宣王不聽,部不得已,遂進。蜀軍乘高布伏,弓督亂髮矢中部髀。

意思是說,諸葛亮全軍撤退,司馬懿(「宣王」是司馬昭執政後給司馬懿追加的尊號)派遣張郃前去追擊。張郃說:「按照古人的軍事法則,包圍敵軍城池時,必須留下一條讓敵軍逃生的出路;對於撤退的敵軍,切勿前去窮追啊!」司馬懿根本不聽他的動告,張部不得已,只好領兵前去追擊。蜀軍在叢林小道的高處設下埋伏,亂箭齊發,張郃因大腿被利箭射中而陣亡。

由此可見,司馬懿不聽張郃的勸阻,堅持發布嚴厲的追擊命令,是造成張部枉死木門道的根本原因;而張部受到的致命傷,應當是大腿上的主動脈被利箭射斷,使他出血過多而死。諸葛亮具有創新科技含量的十矢連弩,其巨大威力在張郃的身上,堪稱是得到充分的驗證了。

張郃之死,對於諸葛亮來說,從戰術上看算得上是頗具分量的戰功件,因為張郃不僅是對方赫赫有名的高級將領,還是街亭一戰造成蜀漢失利的首惡元兇。但從整個戰略大形勢上看,二出祁山的調整,諸葛亮依然沒有能夠取得預期的成功,即大規模攻城略地而改變雙方戰略態勢的輝煌戰果。

然而,對於司馬懿來說,情況則完全相反了:戰術上雖然折損了一員大將,算是可羞可惱的大敗績,但在戰略上,他更加清醒地認識到,對付蜀軍這種遠來入侵、渴求決戰的驍悍對手,最為安全也最為有效的用兵策略,還是《孫子兵法》所言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也就是與對方比拼大後方的糧食供應。

雙方主帥就這樣帶著截然不同的感受和認識,進入最後一場的全力較量。

再來說廢黜李嚴。

射殺張郃,是因為諸葛亮率軍撤退,張郃窮追不捨。而諸葛亮之所以要率軍撤退,又是因為主管軍糧運輸的李嚴派人告知他突降大雨軍糧難以供應。李嚴也是為此而被廢黜的。由此可見,射殺張郃與廢黜李嚴,兩件事實際上有密切的關聯。

根據《三國志·李嚴傳》載,李嚴,字正方,南陽郡(治所在今河南省南陽市)人氏。他早年在郡府里當辦事員,因為辦事幹練而受到稱讚被荊州軍政長官劉表派任各種職務。曹操南下進攻荊州之時,在長江邊的種歸縣當縣令的李嚴棄官離開,溯江而上到了成都,被益州的軍政長官劉璋任命為成都縣令,也因業績出色而有名。建安十八年(213年),他被劉璋任命為護軍。護軍是當時的一種軍職,為各路兵馬的總協調者。後來劉備進入益州,李嚴指揮軍隊在綿竹一帶抵抗從北面殺往成都的劉備,結果他陣前倒戈,率眾投降,被劉備任命為裨將軍。

從上述的個人經歷來看,李嚴辦事能力確實相當強,可是品行就不夠好了,尤其是對上司的忠誠度就有嚴重的問題。劉表和劉璋都待他不薄可是他為劉表服務時,看到形勢不妙就拋棄了劉表;再為劉璋服務時,看到形勢不妙同樣拋棄了劉璋。既然從進入仕途起,李嚴的乗性就是如此不好,那麼他此後自恃才幹非凡,做出一些完全不顧大局的過分事情來,也就毫不奇怪了。

劉備攻下益州,李嚴被提升為興業將軍,前往犍為郡擔任太守。犍為郡是益州下屬的一個大郡,是成都南面的護衛藩屏。其行政中心武陽縣,在今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區,是我國最早出產茶葉的地方之一。

建安二十三年(218年),劉備出動大軍北上進攻漢中之際,一股數萬人的叛亂武裝,進入犍為郡轄區內的資中縣。那時候的資中縣距離益州政治中心成都直線距離還不到兩百里。在成都遭受威脅之際,李嚴也不請求留守成都的諸葛亮派遣人馬,逕自統領本郡的五千兵力前往平叛。烏合之眾抵擋不住正規軍的進攻,很快土崩瓦解,其首領被當場斬首,普通人員一律回歸本地戶籍。李嚴因此升任輔漢將軍,繼續在鍵為郡當太守。

章武二年(222年),劉備在伐吳戰爭中大敗,退回永安行宮養病下詔調李嚴前往永安,提升他為尚書令,掌管機要文書的處理。第二年春天諸葛亮奉命趕到永安行宮,接受劉備遺詔之時,李嚴也一同參與接受遺詔。劉備任命李嚴為中都護,總管永安行宮內外一切軍事指揮,並且留在永安鎮守。

後主劉禪繼位登基的建興元年(223年),李嚴被封為都鄉侯,授予節杖,加任九卿之一的光祿勛,繼續在永安鎮守。建興四年(226年),他轉任前將軍。因為諸葛亮要出兵北伐進駐漢中,李嚴應當分工處理後方事務,所以他從永安前線向西來到江州縣(今重慶市主城區)駐紮;護軍陳到繼續鎮守水安,但是要受李嚴的統轄。

直至李嚴移鎮江州,諸葛亮與李嚴二人的關係可以說是比較融洽的。就在三年之前,李嚴曾經給同僚孟達寫信說:「我和諸葛孔明都受了先帝的臨終託付,憂慮深而責任重,很想得到好同伴啊!」諸葛亮也給孟達寫信說:「處理公務就像河水流動一樣順暢,斟酌取捨而沒有任何滯留,這就是李正方天生的優點呀!」

李嚴做出一系列越來越過分的舉動,使得他與諸葛亮之間的關係出現越來越大的裂痕,是從建興四年(226年)開始的。

這一年,李嚴移鎮江州之後不久,就直接給在成都的諸葛亮寫了一封信,建議諸葛亮應當接受「九錫」,並把享有的爵位從侯爵直接提升到王爵,說是這樣可以給國家增光,要諸葛亮不必拘泥於漢家傳統的禮制。

所謂的「九錫」,是九種特殊賞賜品的總稱,也是天子給予諸侯的最高賞賜,包括:車馬、衣服、樂器、朱戶、納陛、虎賁、弓矢、鈇和秬鬯。按照東漢的制度,異姓大臣的爵位,最高只能到達侯爵一級。侯爵以上的公爵、王爵,通常只有同姓皇族的近親才能享有。異姓大臣被賜九錫,並封以公爵或王爵的,大多都是控制君主的野心權臣。比如控制了漢獻帝的曹操,在建安十八年(213年)被賜九錫,提升為公爵。

李嚴建議諸葛亮突破漢家禮制,接受九錫,直接稱王,還說可以為蜀漢王朝增光添彩,這觸及了諸葛亮一貫謹守的政治紅線,更不是可以一笑而過的小事。於是諸葛亮立即給李嚴寫了一封回信,堅決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和立場。

李嚴這第一次過分的舉動,其真實意圖是想試探諸葛亮的政治底線,以便從中謀取私利。因為一旦諸葛亮同意接受九錫而晉爵稱王,那麼地位僅次於諸葛亮的他,至少也會封得一個公爵。但是,諸葛亮並沒有見利忘義,而且還從這一事件中看到了李嚴其人在政治上的品質和慾望,開始有了警覺。

李嚴第二次過分的舉動,發生在第二年,即建興五年(227年)。

當年春天,諸葛亮率領大軍北上漢中。因為與孫吳的關係已經大為緩和,江州戰區已經沒有必要保持過多的兵力,諸葛亮就想抽調李嚴的一批人馬前去漢中鎮守,但是李嚴不僅使用種種手段抵制,毫無送兵前往的意思,反而要求諸葛亮劃出益州東面的五個郡,新設立一個與益州等級平等的巴州,讓他李嚴來當巴州刺史。李嚴此舉,明顯就有要與身兼益州牧的諸葛亮分庭抗禮、搞分裂的意思了。諸葛亮當然不能答應,而李嚴也悍然拒絕抽調兵馬。大敵當前,諸葛亮只好容忍,專心考慮北伐曹魏之事。

李嚴第三次過分的舉動,發生在建興八年(230年)。

這一年,諸葛亮首先向後主劉禪上表,建議提升李嚴為驃騎將軍,進行安撫。當年秋天,曹魏關中戰區的主帥曹真準備出動多路大軍,一齊南下進攻漢中。由於敵軍來勢洶洶,諸葛亮立即命令李嚴速帶兩萬人馬趕往漢中前線支援。

不料李嚴又與諸葛亮講起了條件,說曹魏已經給予司馬懿、陳群等輔政大臣以「開府辟召」之權,即有權設置自己獨立的辦公府署,自行任命府署中的下屬官員。言外之意,是要求諸葛亮在自己到達漢中之後,也給予自己同樣的特權。諸葛亮只好又向後主劉禪上表,讓李嚴的兒子李豐接替李嚴出任江州戰區的都督,統領戰區的各路人馬,負責處理李嚴離開之後的軍務。得到這樣優厚的交換條件之後,李嚴這オ率軍北上漢中。

李嚴到達漢中之後,諸葛亮不顧周圍臣僚的異議,依然對他委以重任。考慮到第二年自己要離開漢中再次出兵祁山,諸葛亮就提升李嚴為中都護,委託他總理漢中大本營府署的公務。這時,基本上心滿意足的李嚴,大概是想作為某種紀念,於是把自己的名字正式改為李平。

李嚴最為過分的舉動是在第四次,發生在一年之後的建興九年(231年)。

諸葛亮再次出兵祁山,改名之後的李嚴在後方負責軍糧的運輸。時值夏秋之際,連降暴雨,軍糧嚴重供應不上。李嚴就派遣下屬參軍狐忠督軍成藩二人到前線去給諸葛亮傳達自己的意思,請求趕緊撤軍。諸葛亮果真部署全軍後撤之後,李嚴卻又假裝大為吃驚地說:「軍糧還非常充足嘛,為何要全軍撤回來呢?」他的打算是以此來為自己未能辦好軍糧運輸開脫罪責。接下來,李嚴先是想誅殺具體承擔軍糧運輸的將領岑述,然後又徑直向後主劉禪上表說:「大軍現在是故意撤退,想要誘敵深入,再與之交戰。」

以上,短短五年之中李嚴就在軍政大事上做出了四次過分的舉動,而且行為越來越放縱、性質越來越惡劣。到了這個時候,諸葛亮終於深刻地認識到:再也不能縱容李嚴的胡作非為了,否則會對北伐大局造成嚴重的損害。於是,他採取堂堂正正擺事實、明明白白講道理的做法,把李嚴前後親筆寫的書信、奏疏全部拿出來公開展示。這些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了李嚴的言行完全前後矛盾,錯誤十分明顯。李嚴理屈詞窮,困窘萬分,只得老老實實向朝廷坦白認罪。於是諸葛亮親自上表給後主劉禪,如實陳述李嚴的種種過錯和罪責。

後主劉禪正式批覆,廢黜李嚴,削職為民,撤銷爵位,流放到梓潼郡去反省。

深究起來,李嚴之所以一再對諸葛亮做出過分的舉動,最為關鍵的原因,在於他早就對諸葛亮暗藏著輕視之心。

建興十二年(234年),李嚴在梓潼郡聽說諸葛亮去世的消息,憤激發病而死。他之所以憤激,不是認為諸葛亮把他懲處錯了,而是因為自己從此錯過復出的機會了。他覺得只有諸葛亮才有可能重新起用自己。估計後來的主政者沒有如此博大的氣度和胸襟,極度失望之餘,他才憤激而終。與李嚴有同樣感受的,還有另外一位受到諸葛亮嚴厲懲處的官員廖立。

李嚴和廖立二人,都屬於オ干非凡卻缺乏操守,做事不能公而忘私,喜歡任性而為的人物。他們受到諸葛亮的嚴厲處治,完全是咎由自取。好在他們受到懲處之後還能做到毫無怨言,這一點也算值得肯定。

只不過令人慨嘆的是,萬機倥傯的北伐統帥諸葛亮,一方面要精心籌劃如何進攻強大的外部敵軍,另一方面還要慎重思考如何處理複雜的內部矛盾,他的健康受到嚴重的損害,也是必然的事情。

處理好了蜀漢政權內部的問題,諸葛亮這才回過頭來,全力以赴對付戰場上的強勁對手司馬懿。這正是:

孔明沙場逄仲達,雙雄對決到高潮。(來源|《諸葛亮傳》 作者|方北辰 天地出版社|出版)


溫馨提示:《讀者報》頭條號每天對《諸葛亮傳》進行連載,敬請持續關注。

有溫度、有態度、有深度!《讀者報》封面欣賞: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