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慶餘年》《詭秘之主》里,讀懂網文影視化的過去與未來

鈦媒體app 發佈 2020-12-12T09:25:45+00:00

文 | 鏡像娛樂,作者丨梁嘉烈,編輯丨於華東「在不到20年的時間裡,網絡文學以一種新興文化的業態快速發展。今天,網絡文學不僅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同時也為影視作品的改編提供了豐富的素材。」海南島國際電影節「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研討會上,中國電影編劇研究院院長黃丹教授說道。

文 | 鏡像娛樂,作者丨梁嘉烈,編輯丨於華東

「在不到20年的時間裡,網絡文學以一種新興文化的業態快速發展。今天,網絡文學不僅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同時也為影視作品的改編提供了豐富的素材。」海南島國際電影節「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研討會上,中國電影編劇研究院院長黃丹教授說道。

網絡文學走進電影節,且擁有四個主題論壇,在以往是極為少見的。但如今,隨著與影視行業交融程度的加深,網絡文學已經愈發大眾、愈發被主流所重視。

此次,鏡像娛樂全程跟蹤了「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研討會,會上,中國電影編劇研究院副院長孟中、資深網劇網評人周蓉等十餘位資深業內人士針對未來潛力IP類型、網絡文學改編方法論等展開了探討。

未來,網文IP改編影視劇的方向將走向何方,刷新閱文平台記錄、被影視製作公司廣泛關注、且在研討會上被作為重點探討的《詭秘之主》《第一序列》等給出了答案:科幻、幻想、現實主義等新類型都是面向未來的。同時,過去一兩年如閱文集團的《慶餘年》這種現象級作品為網文及影視行業帶來的啟示和開拓,也在研討會上有了新的復盤。

01 國民級作品的「基因編碼」

網絡文學影視劇改編風潮興起後,經歷過一個從「高潮到低谷,再到高潮」的發展階段。

最開始,網文改編作品特殊的影像風格和表達體系,讓它迅速突破了傳統影視內容的包圍圈,成為新秀,2016年全年IP改編劇播出數量為55部。後隨著「IP+流量」模式的興起,不少網文改編陷入「形式主義」,這一模式也逐漸失靈,諸多大IP改編作品頻頻折戟。直到近一兩年,IP改編回歸內容價值,網文影視化開發漸回正軌。

研討會上,多位資深業內人士也指出:網絡文學中的人物和情節,即在影視製作中對應的角色和編劇,是影響改編成敗的關鍵因素。聚焦人物和情節,正是網文改編進入「內容為王」階段,且用戶對網文改編作品藝術品質要求提升的標誌。

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主任、中國電影編劇研究院院長、中國影協編劇教育工作委員會會長黃丹

此次研討會中,主辦方及多位業內資深人士就未來即將發布的《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報告》探究並討論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的價值和規律,同時就《慶餘年》等網文影視劇改編的成功經驗進行了重點討論。

在資深網劇網評人周蓉看來,《慶餘年》是男頻IP改編的分水嶺。「它攻克了男頻IP主流化、以及男頻大IP能不能出爆款的問題,是真正有著趨勢意義的劇集。」

《慶餘年》能成為現象級劇集,首先在於開發主體騰訊影業、新麗傳媒、閱文影視「三駕馬車」的保駕護航,在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執行長程武掌舵閱文後,這「三駕馬車」間的耦合度正在不斷加深。

《慶餘年》改編中,三方及主創團隊首先從人物群像抓起,不同幅度調整了原著中范閒、王啟年、滕梓荊等角色的設定,以此更好地突出人物的精彩點和複雜性。劇中,運籌帷幄的陳萍萍、深不可測的慶帝,看似頑劣但心智單純的范思轍、貪生怕死但善心未泯的王啟年,這些鮮活而立體的人物群像,構建了極致的人物關係,也讓圍繞人性爆發的劇情矛盾更具看點。

情節上,主創團隊堅守原作價值,騰訊影業、新麗傳媒、閱文影視三方在籌備階段便確立了「以一個文學青年的視角敘述古代故事,以當代價值觀燭照虛構的古代時空」的主線,通過葉輕眉死因、滕梓荊之死等強情節推動了范閒的成長和劇情發展,同時詮釋了個體對抗命運、理想主義等價值內核。

此外,《慶餘年》以爽劇屬性的弱化、強互動點的融入破解了男頻IP的受眾局限,走向了全量用戶。作為網文改編IP價值回歸的代表作,《慶餘年》豆瓣開分即達到8.0,改編影視劇在愛奇藝、騰訊視頻雙平台播放量累計超130億次。

從《慶餘年》的案例來看,在騰訊新文創戰略的支撐下,閱文的IP開發不僅關注產業價值,也愈發注重文化價值,此外,《慶餘年》五年三季的開發模式,也預示著閱文的IP建設更為系統、長線、有秩序。這也是市場普遍認為閱文「未來可期」的原因之一。

《慶餘年》並不是偶然的爆發,事實上,它的出現正是網文IP影視劇改編進入精品化階段的信號。下一階段,在平衡「原著內核」與「主流化改編」上,在人物和情節的閉環構建上,《慶餘年》都已為國內網文IP改編提供了一個參考模板,也初步解構了爆款IP的「基因編碼」。

02 未來IP改編的「財富密碼」

未來,要實現優質內容的批量化生產,除了在總結過去經驗的基礎上繼續沉澱方法論外,市場還面臨著另外一個問題:新階段,何為具有高改編潛力的網文IP,如何才能選中未來觀眾喜歡以及需要的作品進行改編?

長久以來,人們對網文改編作品的印象多停留在玄幻、仙俠等領域,這二者確實占據了過去網文開發的主流地位。但玄幻與仙俠並非網文的全部。

從研討會內容來看,網絡文學中科幻、幻想、現實主義這些新銳、新穎的新類型,將成未來改編的趨勢所在。「新類型對整個市場的刺激是任何東西都替代不了的。」研討會上周蓉如是說。

在圍繞《網絡文學IP影視化改編報告》進行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的價值和規律探討時,閱文集團旗下起點中文網的現象級IP《詭秘之主》和《第一序列》也是研討會的重點討論案例。可見從過去到未來,閱文IP的市場認可度一直未減,也是被市場關注、投資的重心。

無論是《詭秘之主》中的蒸汽朋克風格和超能力架構,還是《第一序列》中的末日反烏托邦色彩和超級英雄設定,都是以往網文作品中較為罕見的。這兩部作品講述的故事雖仍根植於奇幻背景,但思維卻已延伸向了科幻領域,在討論人類如何在秩序顛覆的新次元生存,如何在末日世介面對災難與人性的考驗。可以說,這兩部作品都是超越網文傳統表達的存在。

《詭秘之主》和《第一序列》這種超現實的幻想類題材,正是論壇上多位業內人士看好的未來影視改編高潛力IP。這並不意外,首先,伴隨著科技發展成長起來的新一代年輕人對科幻和幻想類作品的青睞是有目共睹的,這也是《詭秘之主》和《第一序列》能刷新網文訂閱、書評記錄,成為現象級作品的基礎。

其次,正如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副教授莊宇新所言:「生活環境的技術性和場景,與世界同步,改變了中國人的想像世界,指向未來。」在此前提下,科幻、幻想類IP必是未來大勢所趨,如今,劉慈欣的《流浪地球》《三體》等作品受熱捧便是最好的佐證。

科幻、幻想外,未來另一大潛力股IP便是現實主義題材,周蓉在未來題材趨勢中便指出,之後一大批貼合主流價值觀的現實題材會迎來更多的機會。如今,網文市場不乏年輕化的現實主義作品,如閱文的《大國重工》等便是近一兩年受到高關注的現實主義IP。

一個泱泱大國的復興與崛起離不開重工業,《大國重工》一書記錄的正是改革開放以來,國家是如何勵志創新建設起自己的重型裝備工業的,同時,它以一種俯瞰時代脈絡的全局視角,記錄了一代人的奮鬥和付出、熱血與激情。在現實主義網文IP中,論構架之龐大、立足點之高,《大國重工》都是數一數一的。

要掌握網文IP改編的「財富密碼」,首先便要學會在海量內容中「掘金」,挖掘出如《詭秘之主》《第一序列》《大國重工》這些潛力股IP。下一個爆款或許難以預測,但潛力改編類型永遠是有跡可循的。如今,網文改編的潛力股IP已揭開神秘面紗。

《詭秘之主》《第一序列》《大國重工》這些新類型作品之所以在未來具有極大的開發潛力,不僅是因為它們都是年輕人喜歡,又具備文化價值的高質量IP,同時,在網文影視化開發總容易陷入同質化競爭的當下,這些新類型也是開拓多元化市場的必需品。

03 影視行業發展的源頭及風向標

網文走上電影節,吸引如此多資深業內人士共聚一堂探究網文影視改編的前世今生,以及方法論與未來風口,釋放的到底是不一樣的信號。

鏡像娛樂在現場觀察到,此次海南島國際電影節上不僅出現了「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這一個論壇,還有「海南自由貿易港網絡文學與電影發展」、「後疫情時代的網文出海」及「自由港網絡文學產業的發展融合」、「IP路演」等其餘三個論壇。

四大論壇主題皆與網文相關,背後代表的正是網絡文學從「流量派」轉型「實力派」、從小眾到大眾、與主流融合進程加快、成為影視改編風向標的大趨勢。

據研討會數據顯示,在2018年至2019年度騰訊視頻、優酷、愛奇藝等六大視頻平台309部熱播連續劇中,由網絡文學改編的共有60餘個,占比約為21%,而在熱度最高的100部連續劇中,由網絡文學改編的共有42個,占比高達42%。由此可見,作為國內獨有的文學形式,網絡文學已經成為了影視產業不可割捨的組成部分。

如今,閱文集團旗下文學作品儲備達840萬部,其中有800萬部為原創作品,這些作品中,諸如《慶餘年》《第一序列》《大國重工》等具有高投資價值的IP不在少數,2019年度中國網絡文學排行榜的19部作品中,閱文便上榜了9部。這些優質IP內容,將在網文下半場持續為影視改編提供原動力。

過去幾年,不少人或許都對網絡文學影視化的發展持懷疑、觀望態度,但在進入低谷後,網絡文學以強韌的生命力觸底反彈,並在愈發健康、良性的影視化生態環境中不斷上行。如今,閱文集團、晉江文學城、縱橫中文網等的網文影視化步伐都在加速。

作為國內最大的網絡文學原產地,以及最早入局網文影視化改編的平台,閱文的IP開發在業內是最為全面化、深度化的。過去幾年,閱文的《慶餘年》《全職高手》《從前有座靈劍山》《扶搖》等改編作品深入輕科幻、電競、奇幻、仙俠、女尊等全類型領域,海量內容儲備下,閱文深耕的垂類廣度在市面上是極為領先的。

可能市場對閱文IP改編的印象多停留在男頻IP上,但事實上,過去幾年閱文的女頻IP也在快速發展。除了《你和我的傾城時光》這一帶有現實主義底蘊的都市言情IP之外,2018年閱文的女尊題材《扶搖》也是較為前衛的,畢竟過去市場上女尊IP改編作品並不多,周蓉也在研討會中提到,女尊在2019年才取得了非常大的突破。

市場上各平台的優質網文IP進入全面開發階段,僅是網絡文學進入高速發展期的標誌之一,除此之外,網絡文學在工業化生產上的深度探索,是它進入下半場的又一標誌。此次研討會上被廣泛提及的《慶餘年》季播模式,便是深度探索的案例之一,它為大體量網文作品的改編提供了新思路,也極有可能成為未來發展的主流模式。

「從各大平台年底的發布會來看,2021年會有大量的頭部類型劇進入市場,明年將是整個IP在五年發展過程中的第二個高峰。」論壇中周蓉如此預測。

隨著網文IP影視改編方法論的成熟,以及高潛力IP的相繼湧現,網文開發的第二個高峰,勢必會比第一個更良性、更高質、也更持久。同時,作為高質IP的持續輸出者和成熟IP改編方法論的探索者,下半場的閱文值得市場投入更多目光和預期。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