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婚宴當天,總裁卻讓妻子穿喪服贖罪,見她絕望眼神他慌了

筆尚小說 發佈 2020-12-12T09:05:34+00:00

婚宴當天,總裁卻讓妻子穿喪服贖罪,見她絕望眼神他慌了安知節的聲音像是從冰潭裡滲出來一樣,帶著極致的冰冷和痛苦。「舒思妍,跪下,給美欣道歉!」一字一句讓舒思妍聽的格外清楚,也讓她的心泛起一陣陣苦澀。還沒等她心中的苦澀壓下去,就聽到一陣啜泣聲。

婚宴當天,總裁卻讓妻子穿喪服贖罪,見她絕望眼神他慌了

安知節的聲音像是從冰潭裡滲出來一樣,帶著極致的冰冷和痛苦。

「舒思妍,跪下,給美欣道歉!」

一字一句讓舒思妍聽的格外清楚,也讓她的心泛起一陣陣苦澀。

還沒等她心中的苦澀壓下去,就聽到一陣啜泣聲。

周美欣的妹妹周雅安從門外踉蹌走了進來,一副悲痛欲絕的模樣,卻在看到舒思妍的時候,眼裡迸發了嗜血的光芒。

「舒思妍,你怎麼這麼狠毒,不僅霸占了姐姐的位置,現在竟然害死了她!」

周雅安的話讓安知節眉心亂跳,目眥欲裂。

就是這個女人,在他和美欣結婚前夕用計爬上自己的床,讓美欣迫不得已遠走他鄉。

現在更是在美欣回國的時候害死了她!

安知節的眼眶都露著猩紅,心裡的怒意再次翻騰起來。

手掌直接掐住了舒思妍的脖子,力氣之大好像下一刻就會立刻扭斷她的脖子!

舒思妍很快漲紅了臉,她看不見安知節的樣子,卻能感覺到他的殺意。

心像是被小蟲子細細的鑽咬,疼的厲害。

他怎麼就恨她恨成了這個樣子?

眼淚不知何時簌簌而下,讓安知節的表情更加陰沉。

卻在下一刻猛然鬆了手,嘴角掠起詭異的弧度。

「不,怎麼能讓你這麼輕易的死呢,我多的是辦法讓你好好的贖罪!」

令人心驚的話語讓舒思妍不寒而慄

夜晚。

會所里熱鬧的晚宴在門推開的時候靜下來。

舒思妍心裡很不安,她看不到自己的樣子,卻能摸到旗袍的樣式,是露骨的設計。

她甚至能感覺得到身上那些令人不舒服的目光。

她心中隱隱有個猜測,劇烈的不安讓她緊緊攥著他的胳膊,一刻也不敢遠離。

安知節看著無措的舒思妍,嘴角輕挑,將她推了出去:「陪我家夫人好好玩玩。」

舒思妍無措的被迫離開安知節,臉上儘是害怕和恐慌。

眼前的黑暗讓她的心懸著,像在航海中央失去了航向一樣,舉步不前。

「一身喪服,安少會玩啊。」

有人惡劣的出聲,卻讓舒思妍臉色慘白。

喪服!

舒思妍指尖都有些顫抖,抓緊了身上的衣料,心卻不可抑制的疼痛起來,像是在刀尖上扎紮實實的滾過一圈,讓她整個人都癱軟起來。

很快有人在安知節的示意下,急不可耐的將她拉到了位置上,手還不老實放在她大腿上不停的摩挲。

她意識到發生什麼後,開始拚命掙扎。

只是動作很快被人桎梏,有人掐住了她的下顎就開始灌酒。

舒思妍被嗆的咳嗽起來,因為抗拒,酒順著脖頸流下來,卻無處可逃只能讓人戲弄。

周圍的人鬨笑,這樣的侮辱讓舒思妍心裡滿是恐懼,「滾開!不要!」

任憑她怎麼掙扎,卻都無濟於事,只能求助的呼叫安知節的名字。

「知節,帶我離開,求你不要這樣對我……」

驚恐萬狀,又哭又喊,聲嘶力竭,狼狽不堪。

安知節卻作壁上觀,眼底卻翻滾著莫名的情緒,磁性的聲音極盡陰冷,

「舒思妍,這是你該承受的!」

陰冷的寒意讓舒思妍遍體生寒,好像冰天雪地里被澆了一桶冰水,讓心臟開始凍結,卻又惡作劇的生生撕裂。

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她?

難道這三年的夫妻情分在他眼裡就一文不值嗎?

舒思妍此時縮成了一團,緊緊抱著自己,心裡的酸痛綿延不絕。

受傷未愈的眼睛也開始犯痛,痛意蔓延至全身,卻不及心間半分。

劇痛間,那些人的動作越漸放肆起來……

卻聽一聲清脆的聲響。

高腳杯瞬間破碎在地上,綻放出華光異彩。

燈光和碎玻璃配合的十分默契,將安知節眼底暗潮湧動映襯的尤為清晰,見她絕望眼神,他終於是慌了。

「夠了!」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