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中這個一閃而過的情節,曾經在一個女人身上真實發生過

湯小小 發佈 2020-12-12T08:04:20+00:00

《甄嬛傳》里,有一個情節一閃而過,而這個情節,只是為了幫助甄嬛得到曹貴人的倒戈。皇帝想要用公主和親,曹貴人一聽嚇得不輕,趕緊說:溫宜年紀尚幼。皇帝來了一句:要是溫宜年齡合適,朕又何必犯愁。這句話意思再明顯不過,如果有需要,溫宜肯定是要去和親的。



《甄嬛傳》里,有一個情節一閃而過,而這個情節,只是為了幫助甄嬛得到曹貴人的倒戈。


皇帝想要用公主和親,曹貴人一聽嚇得不輕,趕緊說:溫宜年紀尚幼。


皇帝來了一句:要是溫宜年齡合適,朕又何必犯愁。


這句話意思再明顯不過,如果有需要,溫宜肯定是要去和親的。正是這句話讓曹貴人內心驚恐,決定倒向甄嬛,為自己和女兒謀出路。


最終,是太后的女兒朝瑰公主去和親。即使有太后這樣的娘,也無法避免和親的命運。


甄嬛還順勢安排曹貴人協助處理公主出嫁事宜,用心很明顯,讓曹貴人親眼看看,公主和親有多麼悲慘。


送走公主後,不但曹貴人難過,連皇上也心情低落,說公主一直哭,他心痛難忍,所以早早回宮了。


朝瑰公主嫁的王已經六十多歲,沒多久便一命嗚呼。按照當地風俗,公主需要嫁給新的王。


太后心疼女兒,希望公主回來,皇上卻大筆一揮,讓公主依習俗再嫁。


這一段在《甄嬛傳》里是很不起眼的情節,只是為了推動其他人物的發展,但卻看得人很壓抑。


朝瑰公主的故事,早在漢朝就真實地發生過。



漢武帝劉徹是野心勃勃的皇帝,他上位後,反對和匈奴和親,更想武力征服。無奈出師不力,只能曲線救國。


匈奴當時非常強大,很多邊陲小國都被匈奴控制,而烏孫國是個例外,既強大又不受制於匈奴。


在張騫的建議下,漢武帝決定和烏孫聯姻。籠絡住了烏孫,在對付匈奴這件事上就多了一分勝算。


烏孫當然也願意和漢朝聯姻,這樣他們也多了一份保障。


劉細君便是被選中和親的公主。


當然不是真正的公主,她的父親只是王爺,因叛變而死。劉細君很小便是罪臣之女,受盡苦楚。


但不管怎麼樣,宗室女的身份擺在那裡,一道聖旨,她就是名正言順的公主。


沒有人在乎她願不願意,就像《甄嬛傳》里,沒有人在乎朝瑰公主願不願意,至始至終,觀眾連朝瑰公主的面都沒見到。


公主和親,不僅僅是出嫁這麼簡單,更牽扯到家國利益,跟上戰場也差不多了。


劉細君出嫁時,光陪嫁的樂隊和侍從就有一百多人。她出嫁烏孫,不僅帶去金銀財寶,更重要的是帶去漢朝的文化。





烏孫王獵驕靡已是鬚髮老人,而公主正是豆蔻年華。這境遇和朝瑰公主如出一轍。


到烏孫後,劉細君被封為右夫人。


匈奴看到漢朝和烏孫結親,自然不想好處全部落到漢朝頭上,於是也送來了一位公主和親,被封為左夫人。


一左一右兩個夫人,本來這身份就很敵對,再加上漢朝和匈奴也是敵對狀態,後宮的爭鬥,估計比《甄嬛傳》還要殘酷。


但漢武帝能選擇劉細君,肯定是因為她身上有一些過人之處,不然,送個草包公主過去,不是貽笑大方嗎。


劉細君是才女,她寫過一首流傳很廣的《悲愁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

遠托異國兮烏孫王。

穹廬為室兮旃為牆,

以肉為食兮酪為漿。

居常土思兮心內傷,

願為黃鵠兮歸故鄉。


這首詩光聽名字就挺悲的,內容更是字字悲泣。她住不慣烏孫的房子,吃不慣烏孫的飯菜,恨不得化成鳥飛回故鄉。


據說,漢武帝看到這首詩也頗為動容,每年都派人給公主送去家鄉的錦衣和美食,以解公主思鄉之苦。


但我個人覺得,劉細君做這樣的詩,其實有點過於真性情,說得不好聽點,就是情商不太高。


作為和親公主,天天想念娘家,嫌棄夫家的一切,其實兩邊都不怎麼討好。烏孫方面會覺得她身在曹營心在漢,弄得好像虧待了她似的,人家肯定不開心。而漢武帝那邊,看到公主那麼想回來,很擔心她完不成任務啊。


漢武帝每年派人送東西去,除了解公主相思苦,估計也帶著安撫的意思。


但劉細君不但寫了,還流傳了出去,以她在宮斗中的成績來看,她肯定是智商情商都在線的。


只能說,真的是情難自禁,也可見,在烏孫的日子,對於她來說,實在是太痛苦了,痛苦到不願意顧及情商。


房子住不慣,飯也吃不慣,天天傷心難過,做夢都想回到家鄉。


這樣的心境,就算錦衣玉食,又怎麼能幸福呢。


好在,難過歸難過,劉細君還是憑自己的聰明才幹在宮斗里活了下來,並得到烏孫上下一致誇獎。





前面說了,獵驕靡年紀很大,眼看著自己快不行了,想要立自己的孫子軍須靡為王。劉細君和軍須靡年齡相當,所以他希望劉細君改嫁。


這是烏孫的習俗,後來的王不但繼承先王的王位和財產,連女人也是要一起繼承的。


在漢人看來,這簡直是亂倫,完全過不了心理這一關啊。


才女的心思更細膩,劉細君當然不願意。她寫信給漢武帝,希望能夠回國。


她接受不了烏孫的習俗,也受夠了思鄉之苦。和親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國王都死了,總可以回去了吧。


沒想到,她等來的,是漢武帝一句:從其國俗。


家鄉已經回不去了,她唯一的出路,只能是按照烏孫習俗,嫁給軍須靡為妻,繼續把後宮當戰場。


這是所有人都願意看到的,因為她的再嫁,烏孫和漢室的關係又近了一步,彼此聯結更深。


再嫁後,劉細君和軍須靡育有一女。


但她始終心緒不安,難以真正開心,不久便因產後不調憂傷去世。


她死時,年僅40歲。


至死,她都沒能再回家鄉。


在大局面前,一個女人的悲歡好像一點都不重要。



《甄嬛傳》里,朝瑰公主再嫁,皇帝心裡也沒有絲毫波瀾,其他人除了感嘆幾句,也照樣該怎樣就怎樣。


劉細君死後,漢朝又派了另一位公主劉解憂到烏孫和親,這位公主的經歷更是傳奇,不但三次改嫁,最終還順利回到了長安,與劉細君的早逝相比,她算是長壽之人。


就連她身邊的婢女,也一樣傳奇,和解憂一起到了烏孫,在宮斗中,成為很厲害的外交家。


大家如果想了解,點個在看告訴我,下一篇寫她們。


兩位公主的和親,幫漢朝積蓄了力量,為後來的強盛打下了基礎,也維持了邊疆近百年的和平。


於她們而言,這是悲劇,於黎民百姓而言,卻是幸事。


是非對錯很難去分辨,只能說,歷朝歷代的和平,除了男人在戰場廝殺流血,也有女人在另外的戰場拼搏流淚。


以後再有哪個腦殘說,仗是男人在打,重活是男人在干,男人的貢獻比女人大,或者說女人那麼厲害咋不去打仗啊,把這些和親公主的故事甩他們臉上。


和平的路上總有犧牲,但沒有理由漠視這些犧牲,更不能把別人的犧牲看作理所當然。


圖片來源於網絡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