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電影正在陷入疫情後遺症

2021-10-04T23:39:57+00:00

剛剛過去的9月,網絡電影市場以2部破千萬影片收官,行情降至冰點。在當下人人化身《長津湖》精神股東的國慶檔,網絡電影卻鮮有聲量。

作者 / 蘇蘇


剛剛過去的9月,網絡電影市場以2部破千萬影片(《重啟地球》1603萬,《火線突圍》1141萬)收官,行情降至冰點。截止到Q3,2021年共計47部網絡電影破千萬。


在當下人人化身《長津湖》精神股東的國慶檔,網絡電影卻鮮有聲量。國慶檔院線電影票房火爆和網絡電影缺少真正意義上的頭部作品,二者形成了鮮明反差。



此間不可否認相對院線,網絡電影受檔期影響少很多,但2019年就定下的更高天花板目標,至今仍未有突破。2020年,疫情作用下網絡電影迎來指數級增長,但隨後的2021年,市場卻深陷低迷困境。


曾幾何時,破千萬票房一度被視作網絡電影的「及格線」,但在今年的市場,此等及格線難度逐漸上升到了85分難度。


相比疫情對院線電影立竿見影的「摧殘」,其對網絡電影的影響,是在糖衣包裹下埋伏的「危機」。疫情第二年,此等「拔苗助長」後遺症,才逐漸顯露出來。而面對冰點市場,摒棄投機意識,需要耐心堅持,信心重建,以及唯有好內容才能換來好收成的平常心。



疫情「拔苗助長」:

市場呈現造成盲目樂觀


網絡電影在2020上半年獲得的流量紅利依舊誘人。


據云合數據,2020上半年Q1春節及受疫情影響,用戶線上觀影需求大漲,環比2019Q4提升29%。2020年1月起,各平台網絡電影有效播放大幅上漲,均超2019年月度均值,2月份達到峰值,較19年月均值翻倍。



市場端的結果亮眼:2020年截止到2月15日,總計8部破千萬。而到3、4月,往年是傳統春節檔影片下影院後,再上線網絡平台的時期,去年此時則是院線電影空檔——瞄準這個龐大紅利期,不少內容方在積極接觸平台上片,或抓緊時間做後期,拿號。


截止5月,2020年共有34部網絡電影分帳破千萬,與2019全年基本持平——「5個月完成全年KPI」。2020上半年則有37部影片分帳破千萬——真正的驚喜加「豐收」年。



正如此,疫情的流量價值加速了業內對網絡電影前景的樂觀性,積極擴張開機,高舉高打做片。事實上項目投資成本也正是從這段時間開始有較大增長。


但彼時網絡電影整體的內容水準本質上並未能匹配高漲的流量和票房。


同時,利好市場下新一波資本進入,各方趕流量紅利,項目快拍快上,一定程度上誕生了不少同質化作品,加速市場內卷。疫情紅利由此拔苗助長,埋下「糖衣」包裹下的隱患。


利好消息之外,被忽視的另一面是,2020年5月上線新片僅2部破千萬,6月上線新片也僅有3部破千萬,呈現較為嚴重的續航能力不足。5月開始,當月破千萬影片數量和影片分帳數值都直線走低。


受益於疫情下的紅利空檔,網絡電影在2020年前4個月吸引到來自更大圈層的目光以及數據上的亮眼表現。但根本上還是呈現單一內容審美疲勞,缺少高質量、有影響力的影片持續供給。


彼時,網絡電影一定程度上成敗關鍵還在於題材選擇、演員量級和特效方面的投入。行業重特效輕故事的頑疾沒有解決,甚至選題策劃仍被視為一部網絡電影最要緊的環節。雖然有幾部網絡電影近乎成為全民話題,但當大眾娛樂秩序逐漸恢復,網絡電影並未成為觀眾的剛性需求,吸引力還是有限。



2021年冷靜背後:無米下鍋


疫情對院線電影的影響是直接而冰冷的。


去年以來,院線電影工作日大盤持續低迷,單日多在3000萬量級徘徊。2021暑期檔總票房73.78億,相比2019年同期的177.78億下降六成左右,其中,僅有《中國醫生》《怒火·重案》兩部影片票房突破10億元。


疫情嚴重打亂諸多影片的宣傳計劃和觀眾的觀影衝動,沒有重磅影片撐場,在戰線最長的熱門檔期,院線電影暑期檔面臨的是「無米下鍋」的缺片難題


當平台定級嚴苛,嚴控質量線,網絡電影也面臨著(夠質量的)新片不足的問題。前端市場,在優質內容缺失,分帳低迷之下,資本的興趣偏移,對網絡電影的熱情也明顯消退。



網絡電影發展7年,在市場優勝劣汰、機構監管、平台調控的多方合力下,2021年月均新片上線量已退回至2014年的水平。據云合數據,2021年1月——8月全網共上線380部網絡電影,月均上線47.5部,遠遠少於2019年和2020年的月均65部左右。


事實上,網絡電影前端的分帳成績提升,本質是有效觀影人次的增加。疫情紅利吸引到觀眾,如何長久留住用戶才是難題。後續需要行業加碼精品化、長線化發展,繼續穩固用戶對網絡電影的消費習慣,才能持續鞏固市場。


尤其在口碑效應愈發凸顯的今天,要想影片取得長尾好成績,更需要有穩定而過硬的質量和口碑。


方法之一,網絡電影新題材可以讓原有電影觀眾保持觀影趨勢,且不斷吸引新的觀影人群。但當前市場太多項目因為太依賴於過往數據和成功案例,導致同質化內容極度扎堆。


其二,摒棄短平快式生產方式,加大投入,製作升級,更加注重影片內容。當下十一檔,院線電影平均票價達到47元,好內容支撐下,觀眾熱情擋不住。而如果網絡電影足夠吸引人,觀眾還是願意花高價為網絡電影買單。網絡電影7年,已過了盲目求量,而是追求市場份額和影響力的階段。



網絡電影基於觀影時間、空間的靈活性,談不上淡旺季,觀眾看就是旺季,不看就是淡季。而這中間,內容質量占據著絕對的權重。


所謂審美疲勞和品味升級,內容方再也不能單憑爆款題材一招吃遍天,網絡電影還需繼續用更精緻,符合網絡觀影節奏、品味的內容吸引付費用戶,為平台持續納新。


所幸,市場也有一些正向轉變,絕大多數網絡電影在製作、特效、演員等「硬體設施」上進步了一大截,急需創作者提高和加強的,是故事講述、整體謀篇布局上的素質和能力。只有當「兩條腿」協同作戰,網絡電影才真正步入可看性更強的內容時代。


而當下網絡電影整體受限於製作成本、創作人才素質、歷史發展時長、商業模式等因素制約,加之內容的更新升級本就緩慢,網絡電影還有一個長期的內容更新、創作轉型,逐漸融入主流消費視野的過程。


疫情的「拔苗助長」和行業積累下的頑疾,需要更多時間來治癒。

關鍵字:

【女生心中最大的痛】就是妹咩的異味搔癢!

2021-10-04T06:03:44.271195+00:00

甚至連“濕度”都被另一半發現節節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