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夢幻婚禮閃耀整個上海灘,父親卻憂心而去世

2020-01-04T10:50:03+00:00

壟斷官鹽,設立銀行,珠寶金器,這些都是她兒時聽家中客人們向父親匯報的生意內容。多少男子發誓願意養她一輩子,嚴幼韻卻說,她只找讓她佩服的人,哪怕過不了這樣奢華的生活,她也願意一起工作養家。

嚴幼韻,民國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

家境優越,父親視她為掌上明珠,給了她公主般的生活。

在她未記事時,已經習慣每日家中來往穿梭的人群。

壟斷官鹽,設立銀行,珠寶金器,這些都是她兒時聽家中客人們向父親匯報的生意內容。

在她14歲之前,皆由家庭教師帶著她讀書,其他時間跟著母親四處遊歷。美景如斯,華年如錦,父母給了她公主般的生活,還給了她公主也得不到的自由。

貌美如花的嚴幼韻是滬江大學第一批女大學生。性情獨立,喜歡自己開車,副駕駛上坐著家裡配給她的司機。車牌「84」,Eighty-four,被傳唱成為滬語裡的「愛的花」,追她的人多如過江之鯽。

多少男子發誓願意養她一輩子,嚴幼韻卻說,她只找讓她佩服的人,哪怕過不了這樣奢華的生活,她也願意一起工作養家。嬌貴大小姐,卻獨立至此。外交官楊光泩街上偶然看見她開著車經過,一見傾心,一路跟隨,終成眷屬。

當看著心愛的人時,每一個女子都有返老還童的絕技。24歲的嚴幼韻在遇到楊光泩,瞬間變成了小孩子。快樂變得很簡單,只是要和光泩在一起就好。

同樣作為上海灘的上流社會中的人物,光泩的父母和幼韻的父母早就相識。對於這位熱情奔放又彬彬有禮的楊光泩,嚴氏府邸的所有人並不排斥。幼韻的父母對於光泩的追求表示了默認。這就是從封建社會走出來的現代家庭。

父母如此開明,不僅女孩子和男孩子有同等享受教育的權利,而且,在婚姻這樣的大事上,還是極大地尊重了兒女的意願。這樣的開明,恐怕當代家庭能夠做得很好的也不會很多吧。


雖然彼此的父母都是熟人、朋友,但是,光泩還是希望兩家的家長有正式見面的必要。這就是楊光泩,自有一套處世哲學。

一次,在朋友們的聚會上,光泩在玩牌的時候向幼韻借了十塊錢。這顯然是光泩事先想好的。這一借一還,就有了雙方家長的第一次正式會面。光泩也就借著這樣的方式把自己正式地介紹給了幼韻的母親。

見面的時候,光泩顯得十分緊張。儘管見慣了國際大場面,在正式的拜見幼韻父母的時候他還是很緊張。稍顯拘謹的動作和遲緩微顫的語調都表現出了光泩對於這場見面的重視。兩家本就有來往的家長對於這樁婚姻都是十分滿意的。所以,一切都按照兩個年輕人的想法發展著。

之後的訂婚就變得順理成章。最重要的是這位前途無量的青年才俊對新娘一片痴情。

1929年9月8日,楊光泩和嚴幼韻在大華飯店舉行了盛大的婚禮。

在婚禮之前的幾個月里,幼韻一直為這場紀念愛情的婚禮忙碌著。幼韻的婚紗和伴娘的禮服都是由上海著名的法國設計師加內特女士設計的。而嚴幼韻向法國設計師提出了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有中式的領子。

當時的大上海,是時尚之都,摩登之都,很多豪門貴族都選擇西式的婚禮,因為可以穿有蕾絲花邊的婚紗。但是,作為見慣了歐美時裝周的嚴幼韻,卻要求西式的婚紗有中式的領子。


一位念過西式學堂的時髦女孩子,在結婚的這件事上,在最重要的婚紗這件事上還是回歸了傳統。在嚴幼韻的骨子裡,一直都流淌著民族的血液。既是之後流寓海外幾十年,這種血脈的傳承都未曾斷過。

幼韻的侄女嚴仁美常常回憶:姑媽訂婚不久就請了15歲的仁美做伴娘。為了那一場盛世婚禮,仁美第一次燙了頭髮。幼韻整日為婚禮忙碌。光泩也參與其中,並且堅持一切都要用最好的。因為能夠娶到「84號」小姐已經是十分幸運的事情了。

每一個男人心裡都有一個王子的情懷,就像每一個女人心裡都有一個公主夢一樣。而這種情懷最直接的體現,就是要呈現一場夢幻婚禮。

幼韻一次次地挑選伴娘禮服的布料,一次次修改伴娘禮服的款式,甚至,幼韻還親自參與設計了伴娘的鞋子。就在婚禮當天,幼韻還在忙著為伴娘塗指甲,綁鞋帶。

幼韻的父親對於西式婚禮禮儀感到十分茫然。因為這是第一次按照正式的西式婚禮嫁女兒,他顯得有些無從下手。雖然茫然,但嚴子均並不抗拒。

即便婚禮的時候女兒要穿潔白的婚紗,戴潔白的頭飾,穿白色的高跟鞋。這些裝束在早些年都是行孝的禮服。嚴子均不在乎,他尊重女兒的意思,願意照著女兒的意思去籌劃,去準備,去安排。

不僅僅因為這是他最最寵愛的女兒,更是因為幼韻的父親堅定地認為,女孩子出嫁之後可能過得不如意,要受婆家管束,並且嫁出去的女兒也不能再「理所應當」地享受娘家的「資本」。所以,對於這一場婚禮,嚴子均是傾盡全力的,也投進了全部的父愛。

天若有情天亦老,所有的祝福都拋向他們的時候,他們的幸福才剛剛開始。而之後的苦難也隨之而來。


關於嫁女兒的心情,全天下的父親都是一樣的。在婚禮舉辦的當天,嚴子均並沒有感到十分開心。這從一百年前留下的婚禮當天的照片上可以看得出來。

在那張婚禮的標準照,嚴子均眉頭微蹙,嘴角輕揚,目光中有三分歡喜,七分愁意。這該是怎樣的百感交集,這又是怎樣遮遮掩掩的離情,但當時的嚴幼韻可曾注意到,可曾感受到呢?

中國式父親往往不表達愛,所以許多父親對女兒的良苦用心,往往要到女兒出嫁的那一刻才會表現出來。無論女兒嫁的那個人是多麼優秀,多麼情真意切,對於一個父親來說,那都仿佛是不足夠的,也仿佛是堪憂的。

嚴幼韻結婚後不久,便和楊光泩一起去了歐洲,沒想到隨即接到父親病逝的消息。嚴幼韻十分傷心,覺得天塌下來了。因為對於父親的病情,幼韻一無所知。可想而知,當時孱弱的父親應該是強撐著病體,完成了女兒出嫁的心愿。


嚴幼韻與楊光泩的世紀婚禮閃耀了整個上海灘。

他們的愛情堪稱典範,從開始到最後的被迫結束都是幸福的。沒有猜忌和怨恨,沒有不解和爭吵。

或許是因為他們的結合被太多的人關注。上海的青年才俊配上民國的才女校花,這樣的組合總是會引來許多人的關注。但這段幸福婚姻的真正原因是兩個人的相互傾慕,不離不棄。

婚姻是很多愛情的墳墓,婚姻也是很多愛情的溫床。當一個女子決定和另外一個人相知相守一生一世的時候,是需要極大的勇氣的。

因為,即將面對的可能是並不如心所願的生活。

但,更多的女子在選擇結婚的那一刻並沒有想得那麼多。

關鍵字:

他終於說出口:為什麼最近都不碰我⋯

2021-07-05T06:26:11.129472+00:00

可能是因為白白也變少,還被誇獎那邊還好像有一股淡香,但光看內內妳就會知道

 

他終於說出口:為什麼最近都不碰我⋯

那天跟我ㄤ攤牌講完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每次"醞釀"完,要進到緊要關頭時⋯他說都會聞到一股怪味.. 就瞬間都無感了!

他還說⋯ 有時還會看到內內上有白白的,他真的會有點怕(瞬間覺得好可恥,還以為他外遇)

其實一直以來~

自己偶爾會聞到淡淡的味道,但覺得不是很濃,應該還好吧?就沒放在心上,而且都已經有用洗劑、也買淨味噴霧用了,怎麼還這樣

後來看了很多營養師聊說,除了外部洗乾淨,有問題一定是從內發出!

想解決就必須靠吃進去的改善!

我自己是大概吃1週,就有發現味道慢慢淡掉,幾乎沒有了!

可能是因為白白也變少,還被誇獎那邊還好像有一股淡香,但光看內內妳就會知道,真的改善了!!也比較不會悶癢

分泌物多真的會讓另一半觀感不太舒服,再加上有異味,老實說換作是我,也會有點抗拒吧~分享給妳們參考嘍

果然聽營養師的調理絕對沒錯!

已重拾戰火 >//< 好險有這個頗神奇的好物哈~有需要很推薦逛這個,太有效了

 

商品資訊

 

蜜嫩香_私密液態膠囊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