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青州」文化之旅 | 藝術青州:豈只佛像與書畫?

談青州 發佈 2020-02-06T00:54:14+00:00

青州偶園現下,提到青州,文化領域的人對她的敏感度主要來自於其在藝術品市場中的重要地位。因為在歷史上,青州位列「古九州」,橫亘版圖之東,《尚書·禹貢》有「海岱惟青州」之語。

青州偶園


現下,提到青州,文化領域的人對她的敏感度主要來自於其在藝術品市場中的重要地位。說得再具體些,主要得益於那句「中國書畫看山東,山東書畫看青州」。如果從行政級別角度來看,今天的青州,可以說是一個沒落的「王城」。因為在歷史上,青州位列「古九州」,橫亘版圖之東,《尚書·禹貢》有「海岱惟青州」之語。在南北朝時期,青州被統治者視為「霸業所在,王命是基」,彼時,南北文化在此交融。及至明清時期,青州依然為「府」地,行政地位顯赫。然至民國,撤銷青州府,改為益都縣,直屬山東省轄……現在的青州僅為濰坊市轄的一個縣級市。然而,「身份」的降低並沒有讓其喪失「貴族」的氣質與神韻,雖經「貶謫」之難、歷滄桑之變,她卻牢牢地守護住了特有的一方文化血脈,並依此於藝術處發端。時至今日,青州依然在詮釋著自己的魅力,讓人神往。這種狀態恰如一位真正的學者、文豪,不會因為外在光環的退卻,而喪失掉由其內在所綻放出的光芒。


事實上,如果我們對青州地域的文化旅遊資源進行深入地剖析,會不難發現,在釋放藝術品市場能量之外,青州尚有眾多可圈可點處。本文試圖通過對青州現有文化旅遊資源的分析,論證並探討地域歷史文化作為一種潛在的資源,在文化產業發展中的重要的作用。通過青州當下的旅遊資源所表現出的文化內涵,可以認識到青州對文化的重視與守候,這並不僅僅體現於人為的橫加干預,更是發揮了早已印記在當地民眾基因中的文化習慣,不加干涉,任其自然發展。這是青州在市場經濟環境下能夠表現出文化活力與潛力的重要原因。在文化這種隱性資源的背後,是人們的情懷在潛移默化地發揮著作用:包括對傳統的嚮往、對前賢的尊崇、對美的事物的感知,這無疑是一種樸素的信仰。其中隱藏著強大的文明密碼,無論到何時何地,這種關聯程度,將會決定一個地域的文明程度、繁盛程度。


唐王城遺址 龍方林攝


物態的文化資源:文物遺蹟

青州文物遺蹟眾多,這也是青州重要的文化旅遊資源,其中最具典型性的兩類分別是佛像、古街。


青州的佛像大部分經考古發掘而出,其中以龍興寺遺蹟出土的佛像最具代表性。1996年10月,青州師範學校在對操場進行改造施工時,發現了龍興寺大型窖藏佛教造像遺址,共計出土北魏至北宋時期各類造像400餘尊。佛像的材質有石、陶、鐵、木等,以石灰岩石雕為主。其數量之大、跨代之久、種類之全、雕刻之精、貼金彩繪保存之完好,在中國佛教考古中都是罕見的,被學術界稱為「改寫東方藝術史的重大發現」。這些無法以言語形容其珍貴的佛造像,作為一種重要的文物資源,現在大部分存放於青州博物館、山東博物館等地。也正是因為這些珍貴的藝術財富,使得青州博物館獲 「小大博物館」之譽,位列縣級博物館之首。


而說到古街,青州雖無法與鳳凰、麗江等知名的旅遊景區相媲美,但卻因為特殊的文化內涵,而表現出一種別樣的面貌。因為在歷史上,青州古城一直是行省、州府駐地,街巷密布,縱橫曲折,至建國前,保留下來的老街巷有180餘條,條條街巷的命名都帶有濃郁的歷史文化色彩。有的以數字命名,有的以行市命名,有的以官署、官職命名,有的以方位顏色命名,有的以地域、地貌命名等。總之,每一條街巷的名字,都有它的淵源和由來,也因此聯通起一段深厚的歷史。


青州古街,作為歷史文化遺存,現在儼然已成為青州最重要的一道風景線。地方政府對這些古街道十分看重,分撥專款,在加以保護的同時,也讓其綻放出鮮明的時代價值。在青州古街遺蹟中,保存著相對完好的三條明清時期街道,首尾相連,綿延5公里,被稱為「十里古街」。其中,保存最為完整的古街位於東關內昭德街中心地段,南北長約1公里,過去是青州古城的繁華地帶,也是達官貴人的居住之所。歷史上曾經有過王曾的故居、趙秉忠的狀元坊、昭德閣、海岱閣等名勝。現在的古街保持原有格局,兩邊多為老店鋪,青磚小瓦,古式的木質活插板門,依稀可見當年這裡商賈雲集、遊人如織的繁華。另一條明清古街,是偶園街北段,多為新建的仿古建築,此街北首與萬年橋相銜接。第三條古街,現名為北關街,是青州最古老的街道,街兩旁為舊有建築,古老的店鋪和民房錯落有致。店鋪前有出檐的樑柱和明代特有的彎脖斗拱,古老的窗欞和斑駁的木門,顯示出古街千餘年的滄桑。


除去文物和古街等文化遺蹟,青州還有大量的摩崖石刻、碑刻、古村落等,在今天,無不因歷史而盛、因文化而輝。


青州佛像


潛在的文化資源:文人遺韻

古時,青州作為州府重地,吸引了大量文化名人在此駐足。歷史上與青州有過淵源的文化名人數不勝數。其中知名的如歐陽修、范仲淹等曾在此地任太守,頗有惠政。趙明誠、李清照夫婦曾寓居此地,留下眾多文化名跡。在當代來看,斯人遠逝,但他們作為歷史上重要的文化名人,所遺留下的「名聲」如今早已轉化為潛在的文化資源,經今人整合,將無形之文化資源,轉化為有型之旅遊資源,吸引了大量的仰慕者。


范公亭,系由北宋名臣范仲淹在此地任太守時修築,後人因感其德,遂以其名命名。范公亭歷宋、元、明、清等封建王朝,能沐浴戰火而不倒,主要原因在於它身上的文化之光常放光明。正對范公井亭,是遠近聞名的三賢祠,供奉范仲淹、歐陽修、富弼三位曾主政青州的宋代先賢。中間為范公祠,始建於宋,其房為磚木結構,一進三闊,現為明代建築風格。范公祠兩側分別為富公祠和歐陽公祠,兩祠此前建於城南瀑水澗側,明代移來此地,合成「三賢祠」。今人以這些文化經典為中心,建造起一個集中的范公亭公園,是青州旅遊的重要文化景點。


青州范公亭公園


如果說范仲淹是青州名仕之代表,那麼李清照可以視作青州文人墨客之典範。對這位知名的女文豪而言,青州是其最重要的居所。青州也因為她而獲得了一脈重要的文化活力。來青州久居之時,李清照 25 歲,其夫趙明誠 28 歲,正是風華正茂的年齡。他們把「青州私第」修葺一新,遠離相互角逐傾軋的官場,相敬如賓,度過了一生最快樂的時光。生活青州期間,李清照除了進行文學創作外,還協助丈夫趙明誠從事金石研究。他們為了收集文物,節衣縮食,「寧願飯蔬衣簡,亦當窮遐方絕域,盡天下古文奇字。」而每得一帖罕見的古書、名畫或彝鼎金石,夫婦二人便共同校勘鑑賞、整集簽題、指摘瑕疵。隨著收藏的日益增多,他們又起書庫,分門別類置放各種文物書冊,滿滿裝了 10 余大屋。對這些古籍,他們廢寢忘食、孜孜不倦地閱讀、研究,「每夜必燃盡一燭方休」,有時竟徹夜不眠,終於在北宋政和七年(公元 1117 年)秋寫出《金石錄》初稿,集金石刻辭 2000 種,分 30 卷。這部學術巨著奠定了金石學基礎,是史學研究的寶貴財富。


靖康二年(公元 1127 年),徽、欽二帝被擄北去,青州城大亂。李清照只好棄家南逃,從此,這位女詞人離開了她斷斷續續居住了近 20 年之久的青州故第,開始了「漂零遂與流人伍」的悽慘生活。在顛沛流離的悽苦生活中,李清照仍時時懷念故土青州,嚮往著歸來堂那段「共賞金尊沉綠蟻」的美好生活。後來李清照在一首充滿愛國情懷的詩中寫道「不乞隋珠與和壁,只乞鄉關新信息」「欲將血淚寄山河,去灑青州一抔土」,既表達了她對祖國山河的熱愛,又傾注了她對青州故土和家鄉父老的一片深情。


1989 年青州市為紀念李清照屏居青州而建造的李清照紀念祠,祠內主廳三間,坐北朝南,日「歸來堂」。東、西、南三面為「人傑廳」「金石齋」「詞廊」。其中,詞廊內刻有十餘塊碑刻,均為當代知名書法家所書寫的李清照的詞作。


青州畫展現場


隱性的文化資源:藝術街區

前文有述,當前,青州作為中國藝術品市場中一級市場的代表性地域,在推動當代藝術品市場發育方面的作用不言而喻,助其斬獲「當代藝術品市場風向標」的美譽。隨著青州畫廊業市場的發展壯大以及地方政府在藝術產業方面的深化布局,當前,青州已經聚合起以畫廊業態為主導的區域藝術產業發展模式。青州的藝術品市場資源也逐漸成為一種綜合性的文化資源,包括:畫廊業、特色藝術創作業態(主要為農民畫)、藝術旅遊業態、藝術衍生品業態(主要為文博產品)、藝術地產業態等。而藝術旅遊是其中頗具特色的組成部分,圍繞以畫廊為核心的藝術街區,生髮出特色旅遊資源。


青州現在共建有9大書畫市場聚集區,畫廊達800餘家,書畫從業人員5.5萬人,其中農民畫創作人員近3萬人。青州每年舉辦各類書畫展覽1100多場,吸引寫生創作交流的書畫家達5600餘人,參加展覽的書畫家達3000餘人。在9大書畫市場聚居區中,以宋城、藝術小鎮的旅遊資源特性最為明顯。來到這裡,遊客不僅能夠體驗到具有地方特色的藝術旅遊,更重要的是能夠有機會直接參與藝術消費,感受濃重的藝術商業氛圍,這是青州所特有的味道。


雖然都是以畫廊資源為核心的旅遊區,宋城與藝術小鎮的面貌卻截然不同。「宋城」是青州市打造古城風貌的第一個城建項目,以萬年橋為中心,按照《清明上河圖》中的內容和建築風格,在南陽河上一公里余長的範圍內,恢復歷史上的虹橋、表海亭、歸來堂、商業店鋪、風俗表演等場所,充分展示宋朝輝煌的文化和民風習俗。除了旅遊觀光,宋城還是青州集中展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一個展演台。青州市通過政府買服務的方式,每年撥出經費200萬元,組織滿族八角鼓、青州花毽、青州挫琴、青州府泥塑等20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以及80多名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在宋城非遺文化展示街為遊客免費表演,並免費傳授各種技藝。藝術小鎮全稱為「中國中晨(青州)國際文化藝術小鎮」,該小鎮的建設項目已被確定為山東省重點建設項目、山東省重點文化產業項目。藝術小鎮整體規劃布局為八個中心,分別為藝術創作中心、展示展覽中心、交易交流中心、培訓教育中心、創業孵化中心、金融服務中心、養生養老中心和商業服務中心。項目一期包括10萬平方米的畫廊城和25棟美術館於2016年9月對外迎賓,成為青州最大的藝術商業聚集區。


在筆者看來,青州以畫廊業為核心生髮出的文化旅遊資源是「隱性資源」,主要基於兩點原因:其一,青州地區圍繞藝術產業所生髮出的藝術旅遊資源,是在市場需求及文化追求的引導下自然生髮的,並非出自地方政府的刻意為之,政府在這種產業資源的挖掘中起到了因勢利導、順勢而為的作用,這無疑是在全國範圍發展區域特色產業所應該借鑑的重要方面。其二,促使青州藝術產業取得成效化發展的根源在於,歷史文化在當地民眾中的沉澱,這種對文化的重視、興趣、執著的觀點是深入骨髓的。所以,青州的文化傳統是青州當地產業發展最重要的隱性資源,它是以一種「非物質」形態出現的,可貴無比。


筆者以為,在「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著力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的時代背景下,青州在文化資源方面的挖掘,以及在藝術產業領域的實踐探索,是具有一定的啟發意義的。


青州的教堂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