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脫口秀時代,沒有流量也能「直立行走」?

2020-03-08T15:53:23+00:00

但在最近在騰訊視頻上線的脫口秀節目《笑場》中,呼蘭又大喘氣了。 原因很簡單,雖然該節目2月26日才正式上線,但實際上,《笑場》在2018年就完成了錄製。

作者 / 開放麥


「呼蘭怎麼又大喘氣了?」

在最新一季的《脫口秀大會》中,呼蘭已經改掉了大喘氣的毛病,一舉成為包袱密集的高學歷小可愛。

但在最近在騰訊視頻上線的脫口秀節目《笑場》中,呼蘭又大喘氣了。

原因很簡單,雖然該節目2月26日才正式上線,但實際上,《笑場》在2018年就完成了錄製。

至於為什麼推遲兩年才上線,網娛君猜測,一方面當下節目中的脫口秀演員們已經小有名氣,關注度變高,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在疫情期間為平台提供獨家內容。


從2018年到2020年,兩年的時間,中國脫口秀領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種變化不僅體現在線下脫口秀票價從幾塊錢漲到了近百元,場地從幾十人小劇場換成了幾百人的大劇場;還體現在在去年年底春晚第一次聯排中,脫口秀節目竟也占據一席之地。

而這些變化背後,與兩季的《脫口秀大會》和四季的《吐槽大會》,與李誕和他的脫口秀演員們,是分不開的。


從1到10的新脫口秀時代

以「國內首檔脫口秀節目」為口號,《笑場》每期30分鐘,由李誕擔任推薦人,每期推薦一位脫口秀演員圍繞時下熱門話題進行表演。

表演場地極其簡單,一根立麥,素色舞台加上幾十張觀眾席,與線下脫口秀演出無異,表演嘉賓則邀請了近年來頗具觀眾緣的呼蘭、思文、程璐、張博洋、Rock,梁海源和龐博。

截至發稿,節目第一期在騰訊視頻的播放量超2500萬次,本周上線的第二期也獲得了超1500萬的播放量,豆瓣評分7.3分。

但實際上,2018年錄製完成的《笑場》從製作完成到上線,整整隔了兩年,也正是這兩年,脫口秀等來了真正的機會。

以《笑場》的首期表演嘉賓呼蘭為例。2018年6月剛剛接觸國內「開放麥」表演的呼蘭,在當年11月就登上了《吐槽大會》第三季第四期的節目。

在當時,已經播出三季的《吐槽大會》,依靠著邀請明星公開接受吐槽和自嘲的模式,將此前國內《壹周立波秀》、《今晚80後脫口秀》、《暴走大事件》以及《金星脫口秀》等「一人說」的脫口秀節目節目成功轉型為人人可講的「吐槽,是一種年輕的溝通方式」。

與此同時,一批年輕的脫口秀演員也穿插在明星嘉賓中間,承擔起節目中主要「包袱」產出者的重任。

由於彼時這些年輕的脫口秀演員大多還是素人面孔,在《吐槽大會》第一季中,曾在《今晚80後脫口秀》合作過的李誕、池子、王建國成了明星之外的主要脫口秀演員,節目一經播出,在豆瓣獲得了7.6分的評價,打分人數超過2萬人。

也是從《吐槽大會》開始,李誕、池子,張紹剛組成了脫口秀界的「鐵三角」。

緊接著,在《吐槽大會》播出的半年後,內容更聚焦在脫口秀表演上的《脫口秀大會》正式上線,該節目依舊由張紹剛主持,「鐵三角」中的另外兩角李誕、池子各帶一隊,邀請年輕的素人脫口秀演員進行現場脫口秀表演競賽。

節目播出後,「睡在程璐上鋪」的思文、開健身房的Rock、瘋瘋癲癲的卡姆、理科學霸「韋若琛」,還沒那麼多爆梗的張博洋,「英年早婚」的龐博等一種脫口秀新人脫穎而出。

值得一提的是,該節目之所以在當時受到了關注,除了吸引了國內脫口秀粉絲之外,「明星造梗」也成了節目的點睛之筆。

其中為觀眾津津樂道的「撒貝寧保送梗」,直到今天仍是社交媒體上的熱轉片段。

隨後的幾年,《脫口秀大會》像是笑果文化旗下藝人的練兵場,較為成熟的藝人則開始在《吐槽大會》頻頻露面。

同時,在兩檔節目獲得了觀眾緣不錯的脫口秀演員,回歸到線下脫口秀演出時也漲了不少人氣,並逐漸向脫口秀藝人發展。

龐博在2017年獲得了《脫口秀大會》「大王」後,以固定卡司身份參加了《吐槽大會》第二、三、四季,並參加了《天天向上》、《親愛的,結婚吧!》等綜藝節目的錄製;池子在與張紹剛、李誕組團《嚮往的生活》第二季後,在去年參加了騰訊視頻全明星籃球真人秀節目《超級企鵝聯盟Super3:星斗場》;張博洋則被前一陣《歡樂喜劇人》的抄襲風波送上微博熱搜……

可以說,相比於兩年前,脫口秀演員需要依靠節目熱度加持自身流量,如今《笑場》的播出則表明,這種情況已經反過來了。

何況這一次,線下與線上同樣熱鬧。

脫口秀走起來了,但能走多遠?

據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CBN Data)聯合笑果文化發布的《2018中國年輕態喜劇受眾消費大數據報告》顯示,在《吐槽大會》剛剛上線的2017年,全國有4萬人開始學習脫口秀,其中600人脫穎而出成為演員。

但除了少數的脫口秀演員能夠在綜藝節目中出鏡,獲得出場費之外,大多數的線下脫口秀演員只能依賴演出門票,也因此,絕大多數脫口秀表演者在脫口秀表演之外,都有著自己的本職工作。

到了2018年,出現了一部分以編劇兼線下演出形式為生的全職脫口秀演員。以笑果文化為例,該公司當年的專職脫口秀演員及編劇中,還包括10名應屆畢業生。

與此同時,在短視頻領域,也興起一批脫口秀廠牌,比如噗哧脫口秀(笑果文化旗下子公司笑友文化打造)、單立人喜劇、北京脫口秀俱樂部、見笑喜劇、瀋陽脫口秀俱樂部、糖蒜鋪子、火柴梗脫口秀俱樂部、太原脫口秀俱樂部、草台喜劇館、木更喜劇等脫口秀廠牌等。

這些脫口秀廠牌除了默默培養了一批優秀的脫口秀人才之外,也讓脫口秀這種局限於一二線城市的喜劇形式,實現了進一步下沉。

不過,根據上述報告的數據,中國脫口秀的受眾範圍仍集中於19-29歲居住在一二線城市的年輕人,也就是說,要想走的更遠,脫口秀必須被更多人認識。

好在,脫口秀行業也正在為此而努力。在2020年央視春晚的第一次聯排中,脫口秀演員思文將脫口秀首次帶入了春晚節目的第一次聯排上,儘管最終未能成功參與春晚表演;但在湖南衛視的春晚中,由王建國、卡姆、王勉等脫口秀演員組成的脫口秀天團還是順利上線,足以看出,大眾市場對於脫口秀的接受程度正在進一步提高。

然而,儘管獲得了一定的受眾基礎,但脫口秀演員們想要持續吸粉並不容易。

線下脫口秀粉絲小L曾向網娛君表示,如果你是某一脫口秀演員的老粉,那麼你很難一直去看他的表演。

原因在於,很多脫口秀演員創作出段子後,需要通過線下的演出來獲取觀眾的反饋,從而對段子進行刪減補充,而這種創作一般需要演員在線下演出中不斷的對段子進行重複,對於觀眾來說,幾場下來很難再產生新鮮感。

再說回到《笑場》,作為《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後,首次沒有加入話題明星的脫口秀節目,它的出現雖然能夠說明脫口秀正在強勢崛起,但也可以看到,整檔節目並無贊助商。在疫情期間作為內容補充或許尚可,但接下來是否能夠持續作為節目產出還兩說。

不過,如果哪天脫口秀真的能上春晚了,離真正的大眾化也就不遠了。


關鍵字:

媽媽問:是不是偷談戀愛!不然「豆花臉」怎麼變滑嫩了?

2021-11-16T03:32:41.619708+00:00

皮膚古溜到反光,「凍乾細胞」讓我重回18歲蛋白無暇

我小時候不懂媽媽買幾千塊的專櫃保養,她只是捏著我的臉說:「你以後就知道了

我開始保養後,也都用開架化妝水+乳液而已;就算熬夜,也是面膜救急一下!

自認皮膚還不錯,素顏也沒在怕拍照!

啊工作後,荳像青春期時一樣一直冒出來,早睡也沒用⋯

【最討厭的是!!!】荳就算好了,疤卻兩三個月都消不掉⋯就算沒去擠也是誒!以前長荳也沒這樣…

不畫妝臉看起來髒髒的,素顏沒法出門那種

 

所以⋯我不是天生麗質,只是之前「年輕代謝快」,年紀變大不保養真的會提早老化

幸好~讓我重回18歲蛋白無暇肌的,是這款『凍乾細胞換膚急救安瓶』,美白+去暗沉荳斑都非常有感,【像重啟老化肌的代謝機制】➙ https://www.amz.tw/product/000000000034953

 

當初看價格,差點錯過它

但想說...它主打適合敏弱,最慘至少能皮膚穩定一點吧,就認真擦了28天28瓶(安瓶一定要一次用完,不然會氧化失效

整個月下來,作息沒改變...但說來厲害,它明明不像專櫃一樣滋潤感重,但保濕感就很夠了,也不怕長悶荳

我那段時間,早上起床臉會發亮誒(不誇張)!
多少還是有長壓力荳,【但都沒留黑黑醜醜的疤了】,以前褪不掉的荳斑,也淡很多!!不怕斑斑點點遮不掉了

我現在一個月買一盒密集補給,皮膚好到重新愛上自拍啦~❤️

商品資訊

【急救美白2代】LADYWEIDER_煥膚靚白_凍乾細胞淡斑急救安瓶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