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保姆」再現,我們應當反思些什麼?

棗莊市市中區檢察院 發佈 2020-05-19T16:30:32+00:00

何天帶事件、陳宇萍事件、杭州保姆縱火案後再現保姆悶死老人事件,儘管這些「毒保姆」代表不了整個行業,但不斷曝光的問題,卻必須引起足夠的重視,我們在同聲譴責她們瘋狂行徑的同時,是否應當反思些什麼,如何避免悲劇在此發生?

5月2日,江蘇常州一名83歲老太太死於家中。經公安機關調查,這是一起故意殺人案,犯罪嫌疑人是死者家中的保姆虞某。

法律之劍已經亮起,目前,犯罪嫌疑人虞某已被刑事拘留,當地檢察院在接到關於「保姆悶死老人」案的情況通報後,第一時間指派檢察官依法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

何天帶事件、陳宇萍事件、杭州保姆縱火案後再現保姆悶死老人事件,儘管這些「毒保姆」代表不了整個行業,但不斷曝光的問題,卻必須引起足夠的重視,我們在同聲譴責她們瘋狂行徑的同時,是否應當反思些什麼,如何避免悲劇在此發生?

反思之一

建議完善家政行業相關的行政法規、政策性規定,以強制性規定規範家政服務行業,引導家政家政服務行業職業化、專業化發展,從源頭上預防和減少社會不穩定因素,增強百姓安全感。

隨著市場經濟徹底取代自然經濟,大家庭逐漸被可以自由遷徙的小家庭所取代,加之女性就業率增高、二孩政策的放開和社會老齡化進程的加快,家政工作的負擔,相應來說更快了,也就逐漸暴露出小家庭「人手不足」的問題。從而,家政市場應運而生。近年來隨著社會需求的增加,我國家政服務市場處於供不應求的局面,行業面臨巨大缺口,同時也隱藏著巨大隱患。

如,家政企業對人員的審查篩選、持續監管和教育培訓不到位;行業監管缺乏嚴格規範;從業人員良莠不齊,劣跡保姆得不到相應管理。這些問題給了「毒保姆」可乘之機,一定程度上成為了悲劇事件的「助推器」。

目前,我國對虐待兒童和老人有著嚴格的禁止性規定,法律法規比較健全。但是與家政行業相關的法律、法規和政策性規定比較少。這也是家政行業發展混亂的一大因素。因此,建議完善家政行業相關的行政法規、政策性規定,以強制性規定規範家政服務行業,引導家政家政服務行業職業化、專業化發展。

第一,建立員工制家庭服務企業制度。

當前多數家政服務企業都實行中介制,與員工的勞動關係不穩定,員工的權益得不到很好的保障是「毒保姆」事件發生的一大誘因。因此,建議嘗試以行政法規、政策性規定的方式,明確規定家政服務企業要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繳納社保等「硬指標」,從而有效保障後者的勞動權益。雖然這種強制性規定給家政服務企業戴上了「緊箍咒」,但同時可以規定對於獲得資質認定的企業可以給予扶持政策,如員工補貼、重點企業貼息等,讓企業也能從中享有「福利」。此外,家政服務企業應當做到規範經營,實施嚴格、有序、專業的管理,做好從業者的入職培訓和思想道德教育。

第二,推行家政服務人員「從業資格證」制度。

真正合格的保姆需要有較高的職業素養、服務意識、服務技能、健全的身體和心理,無門檻或者過低門檻無疑會埋下安全隱患。建議推行家政服務人員「從業資格證」制度,從專業技能、道德品質、心理健康等方面對從業者進行全面審核和考察,篩選合格者需要完整記錄其身份信息、健康狀況、性格心理、人品德行、服務資格、從業履歷等信息,如此有利於僱主家庭對保姆的信用進行準確評價。

第三,建議適用「從業禁止」規定。

家庭保姆行業的特殊性在於其直接進入僱主家庭開展工作,並主要服務老、幼、病等特殊人員。所以,建議對於嚴重不負責任或者虐待、毆打看護對象以及從業期間觸犯刑法的保姆,可以根據預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再從事家政行業。

反思之二

面對家庭養老功能的弱化,還需用親情關懷進一步為老人系上「安全帶」,增強老人幸福感。

家庭養老是指養老支持力主要來自配偶和兒女的養老模式。隨著人口轉變的持續深化,獨生子女風險家庭、「4-2-1」結構脆弱家庭不斷增加。同時,城鎮化進程導致農村老人和成年子女之間的「贍養脫離」。如此,造成家庭養老功能嚴重弱化。既然兒女無法親自照料老人,出錢請保姆或者送養老機構似乎是一個兩全之策。但是,這不意味著我們把可以全部責任拋給保姆或養老機構,保姆、養老機構服務再好,也無法替代兒女的親情關懷。

2018年春節期間一個名為《牽媽媽的手》的微視頻刷屏網絡。視頻中,習近平總書記牽著媽媽的手陪她散步的畫面令人印象深刻。「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有著濃厚家國情懷的習近平總書記,對孟子這句話深有感觸。十八大以來,他曾在不同場合強調家風,「齊家」而後「治國」,習近平總書記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做出了表率。

為什麼當年《啥是佩奇》這部電影宣傳片看哭了很多人?說白了,它靠的是,我們每個人內心最深處、最柔軟的那份親情,讓觀看者感受到父親對兒子回家過年的期盼,對孫子的想念,以及被「不回來啊」帶來的打擊。

家作為基本情感紐帶對我們具有重要意義,作為兒女擔負的道義責任、贍養責任無論何時都應該堅守。儘管我們因工作等原因無法守在父母身旁,但也要常回家看看,在工作和生活之餘對老人多加關心和照料。對於因病或年是過高而失能的老人,缺乏足夠的判斷能力,沒有分辨和抵抗外來傷害的能力,子女更應該承擔起保護老人安全的責任,而不是將其完全交給一個保姆。將對父母的孝順作為愛的反哺,也是年輕一代做人成長的必須。

反思之三

政府加大扶持養老產業,讓老人老有所依、老有所養,有尊嚴、有保障地生活與社會和兒女共同為他營造的舒適的晚年生活中。

我國已進入老齡化社會。讓老年人老有所依、老有所養、老有所樂、老有所安關係社會和諧穩定。「毒保姆」事件不僅反映出家庭養老功能嚴重弱化,也折射出養老產業的不足。讓老人老有所依、老有所養除了家庭自身,還有賴於政府公共部門的全面參與和盡責。

第一,家庭養老社區化。

一方面,依託社區建構起家門口的養老助老愛老的社會支持系統,或者將成熟可靠的機構養老服務延伸、引入到所居住社區中,以彌補傳統家庭養老功能的不足和缺位。此種模式,可以讓老人不離開自己的家庭,通過整合調動社區內的各種服務資源滿足老人的一些需求。

另一方面,可以適當打造一些類似國外退休社區那樣的公寓化老年社區,主要服務於生活能夠自理的長者。關起門是小家——可以享受個人生活的私密和家庭的溫馨;打開門是大家——可以獲得朋友的情感支持、社區的生活服務,共享老年生活的快樂。

第二,不斷提升機構養老的專業化水平。

一方面,讓入住養老機構的老年人能夠享受專業化程度較高的老年照護以及有品質的養老服務,特別要關注老年人的情感和精神需求,讓他們老有所安、老有所樂、老有所依、老有所學、老有所用;另一方面,養老服務要注重分層連結,實現功能互補、全面覆蓋。

從自理老人的「安養」到失能老人的「養護」,構造按養護專業化服務體系,滿足老年人共性和個性的養老需求。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