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李漢榮散文名篇:星空

2020-01-07T11:25:51+00:00

在曠野,在寂寞的山地,多是在沒有月亮的夜晚,我經常獨自一人長久地仰望星空,我被那無限的神秘、蒼茫和遼遠深深震撼著,思緒被引領到無思、無言之境,只剩下對無涯時空的敬畏,靈魂澄澈而浩瀚,似乎包容宇宙又被宇宙包容,我化入萬物和星空。這時候,我常常淚流滿面。


在曠野,在寂寞的山地,多是在沒有月亮的夜晚,我經常獨自一人長久地仰望星空,我被那無限的神秘、蒼茫和遼遠深深震撼著,思緒被引領到無思、無言之境,只剩下對無涯時空的敬畏,靈魂澄澈而浩瀚,似乎包容宇宙又被宇宙包容,我化入萬物和星空。這時候,我常常淚流滿面。

銀河,那世世代代流過眾生頭頂的大河,那啟動哲人靈思、灌注詩人情懷的神的大河,竟是由若干億顆恆星匯成的光的大河。空間的波浪,時間的漩渦,物質的泡沫,奔涌不息,生滅不止,演繹著無比豐富深奧的神學或哲學命題。小小地球,是這長河的一滴水或一滴淚?小小人間,是這天書的一個驚險或傳奇的細節?銀河繞著銀核自轉,同時又繞著更大的星系旋轉,每一秒鐘都在改變著它在宇宙中的方位,也就是說,銀河在宇宙的莽原上不停地奔流,在奔流中開闢自己的河床。如果宇宙中有一雙縱覽八荒的神眼,它會發現整個宇宙都在奔騰著,一條奔騰著的巨大長河。作為一滴水,地球也隨著它的母親河——銀河,奔騰著,星群追趕著星群,雪浪簇擁著雪浪。一個奔騰著的宇宙景象,該是何等宏偉悲壯。而我的同類或異類的芸芸眾生,這些寄存在一滴水上的奇妙生物,真是既抽象又具象,既卑微又偉大啊——我們和地球這滴水、和宇宙的大河一起奔流著、奔流著。我們存在著,或許只是一個微乎其微的細節,除了我們自己在乎自己,宇宙根本不知道我們的存在。我們卻以自己小小的形式,濃縮著宇宙的命運和奧秘。我們,在奔流中呈現了自己,也揭示著宇宙。

古代哲人說:「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大哉斯言!從有宇宙的那一刻就有我了,大爆炸的那個瞬間就確定了我血的顏色,構成我身心的每一粒元素都曾經和宇宙萬物一起生滅輪迴,經歷了億兆年的滄桑,這些元素終於結晶成小小的我,我,實在是濃縮了宇宙奧秘的晶體,一座供奉時間神靈的小小廟宇。生命的化育看似容易,實則是難中之難的事情,區區幾十年,卻必須以幾百億年的宇宙演化史作為背景和條件。那麼也可以說,造就任何一個生命——無論拿破崙、一隻麻雀、蜻蜓或一條狗,都是億萬年才能完成的大工程。明白了「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就在更高的哲學和宇宙學的意義上理解了生也徹悟了死,達到「生不憂、死不懼」的通達境界:我生,我來了,攜著亘古的奧秘我向宇宙的大塊呈現我自己;我死,我走了,我回歸我的起源,以簡單的元素形態我匯入時間的洪流,繼續參予宇宙的演化,在另一個時間的另一片空間,我仍會有重新出場的時刻。「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陶淵明先生如是說。我有點明白莊子的境界了,他妻子死了,他鼓盆而歌,這不是莊子寡情,這恰是哲人對生死徹悟之後的靜穆與通脫:生是節日,死也是節日;生,以鮮花歡迎,死,以鼓聲歡送。離開了人間,他(她)並沒有離開宇宙,聚則為形,散則為氣,他(她)去了,化作空氣、水、泥土,他會在我們不知曉的時空里,重新獲得他的命運。

天文學家說:萬物都是以光速呈現的,宇宙就是一個巨大的光速現象。我們眼中的宇宙萬象,是無盡的光的序列,也是無盡的時間序列。星夜極目眺望,你看見的星光星河,都是穿越多少光年而來?一千光年?十萬光年?一百億光年?它們來自遠方,來自宇宙深處,「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一瞬間,你與無數客人相遇,這麼多光簇擁著你,撫摸著你,雕塑著你,你是靜立於光之海洋的嬰孩。全宇宙的光都歸你享用了,全宇宙的時間都匯聚於你——你是多麼奇妙的宇宙片斷。而你不也是一束光嗎?你也以光速向宇宙呈現你的影像,當你到達宇宙深處的一雙巨眼,需要多少光年?一千光年?十萬光年?一百億光年?當那雙巨眼看見你的時候,你或許早已是遠古的傳說了——你早已走了,到宇宙的另一間房子裡去了。我們是在和宇宙萬物捉迷藏,我們出現,我們隱藏。死是什麼?不就是藏起來嗎?過一會兒,我們又出現在星光月光里,或許我變成一隻鳥,一棵樹,一朵花?或許我變成一縷電波,在廣袤宇宙旅行,叩問彼岸世界無窮的門,結識我無處不在的知音?

「無限空間的永恆沉默使我恐懼!」法國哲人帕斯卡爾如此感嘆。如此浩大的宇宙,卻是一個不說話的啞巴,細想來,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大象無形,大音無聲,或許,宇宙就是一聲曠古浩嘆?那麼今夜,我就安靜下來吧,靜聽無聲中的大聲,靜聽宇宙古廟裡,群星敲響的鐘聲。靜到極處,我就會聽見,宇宙就是一個聲音的海洋,我也是它的一個小小章節。融入它,消失於它聲音的洪流里,這時候,我聽見,宇宙是一個偉大的氣場,它在深呼吸,它永遠在深呼吸,浩然之氣充塞虛無,瀰漫亘古。而我活著的最高境界,乃是感應這精微而浩大的存在,呼吸它,讚美它,直到融入它。

偉大的智者愛因斯坦說,個人的生活給他的感覺好像監獄一樣,他要求把宇宙作為單一的有意義的整體來體驗。由此,這位智者對一切以人格化的神靈作為信仰對象的宗教均持懷疑態度,而他認為唯一可以信仰的宗教是「宇宙宗教」,在他看來,宇宙就是一位奧秘無窮的大神,它那宏偉的結構,渾然的秩序,無限的涵納,就是超越任何心智的智慧大典,是元素的交響樂,是時間的史詩。面對它,人類的一切狂妄、欺詐、貪婪、委瑣,都顯得何等可笑;面對它,任何一個有正常心智的人,都會得到凈化、提升,心靈變得宏闊、高遠、澄明起來。宇宙是一個偉大的教學,生命就是宇宙的信徒,而所有的語言都是獻給宇宙的祈禱文和讚美詩。最新的天文學觀點(並得到天文觀測的證實)認為,宇宙始於數百億年前的一次大爆炸,從那一刻有了時間、空間,有了元素和生命的最初信號。如今宇宙仍在延伸著,它隆隆的爆炸聲仍徹響在遙遠的邊疆,在虛無中,它仍在拓展疆土,這偉大的史詩,仍是一部未完成的草稿。

我確信,人類的完善和真正的解放,取決於人類對於自己所置身其中的宇宙以及自身歷史和命運的深刻理解,並由此獲得並非源於迷信而是得自覺悟的宇宙宗教感,心智由此變得通達、澄明、仁慈和謙卑,對萬物和自身有一種發自肺腑的敬畏感、親和感。「與天地參,與天地合,與天地化」,在開放的時空視野和宇宙意識的籠罩下,俯仰萬物,反觀自身,我們就會更多一些愛和自由。當古老的宗教教義和偶像有許多已經被棄置,人類持續數千年的精神法則和內心生活已被技術主義、消費主義所瓦解,人類莫非只剩下一種「宗教」:金錢拜物教?蔑視信仰就是否定心靈,否定了心靈人類還剩下什麼?最終是否定了生存了意義。我相信愛因斯坦的「宇宙宗教」將會成為人類新的精神資源。我們不可能在精神的荒原上建立起人的天堂。人是宇宙中的人。人應該找到通向宇宙的內在通道。內宇宙和外宇宙的和諧融合,人才能擁有一個完整的意義宇宙。

也許,一邊勞動,一邊在星空下歌唱,就是一種詩意棲居,就是人的生活,也是充滿神性的生活。


關鍵字:

最近⋯異性緣變很好耶❤️

2021-11-09T04:00:14.115848+00:00

不知道是不是換這了個新的棉花沐浴露的關係

身邊的人都說我聞起來有柔柔的味道(會激起保護慾)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171

洗完有種淡淡的香味
要靠很近很近才聞得到😳
不像有的味道很化學那種❌❌
更重要的是皮膚變得嫩嫩的
而且洗完澡不擦乳液
也會覺得肌膚很Q彈保濕

 

 

棉花到底是什麼味道呢~
我覺得很像衣服曬完太陽的香香味道
或是狗狗洗完澡吹乾的味道
就是很療癒的味道就對了XD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171
現在買還多送一瓶沐浴露💯

 

商品資訊

 ▼韓妞維持熱戀的秘訣大公開!!▼  

⇢用香味喚醒他的激情 不自覺一直想妳

 ﹍﹍﹍﹍﹍﹍﹍﹍﹍﹍﹍﹍﹍﹍﹍﹍﹍

\穿在身上的香水 純潔果香沐浴露誕生/

 榮獲韓國男性最有好感的香味 NO.1🥇

 

https://www.cashin.tw/product/000000000034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