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近代一路走來的南通經濟

fans news 發佈 2021-11-19T23:27:48+00:00

生於南通的清未狀元張謇,對於賠款額與割地均開創紀錄的《馬關條約》一清二楚。1895年張謇放棄政治抱負,回老家南通創辦大生紗場,決心以實業救國。

一、南通的崛起

生於南通的清未狀元張謇,對於賠款額與割地均開創紀錄的《馬關條約》一清二楚。該條約的簽署讓張謇看清了清政府的無能,也讓張謇明白實業強則國強。

1895年張謇放棄政治抱負,回老家南通創辦大生紗場,決心以實業救國。

大生紗廠集地利與人和於一身,一炮而紅,隨後張謇以其為中心,先後創辦了通運公司、墾牧公司、生鐵廠、紙廠、油廠、火柴廠…等等,共30多家企。並再接再厲創辦銀行、賓館、浴室…等配套服務性企業。這樣南通便形成了工業、農業、金融、交通、服務等較為完善的企業體系。同時張謇對教育亦極其重視,在南通先後創辦了第一所師範學校、第一所紡織學校、第一所戲劇學校…等等。

南通在全國知名度大幅提升,快速崛起,被譽為「中國近代第一城」。

二、領先與沉寂

得益於近代打下的堅實的基礎,南通在解放初期直至改革開放前,南通的經濟總量在全國一直處於領先位置。比如1978年,南通GDP為29.38億元,全國所有城市排名第17,領先28.4億元排名19的杭州,蘇州也僅以31.95億元領先南通一個身位,為15名。當年江浙滬所有城市中GDP高於南通僅有上海、南京與蘇州,並且南通與蘇州差距並不大,可以說並駕齊驅。

上世紀80年代初,更快捷便利的鐵路與高速公路運輸崛起,水路運輸退出運輸「主角」地位。長江這一在人物流中的「主角」,為南通經濟發展貢獻主要力量的生力軍,反而成為制約南通發展的天塹。而蘇南憑藉鐵、公路的交通便利,完美地接受了上海的幅射,無論在發展鄉鎮經濟還是外向型經濟,蘇南都緊緊抓住了機遇,經濟飛速發展。而南通因長江阻隔,南通與蘇南和上海聯繫只能靠擺渡這種低效工具,使南通的經濟發展與蘇南差距越拉越大。2007年南通GDP為2110億元,蘇州是5700億元,是南通的2.7倍。南通沉寂了!

三、追趕與未來

2008年6月蘇通長江大橋開通,南通可直達蘇南與上海,隨後2011年12月崇啟大橋開通,南通與蘇南、上海又多了條坦途,與上海、蘇南聯繫進一步加強,南通經濟開始加速發展,奔力追趕。其中外資引進了諸如住友、富士通、川崎重工…等世界500強。建築、紡織、電動工具等等民營企業發展也如火如荼。南通經濟總量也大幅攀升,2020年南通GDP成功跨上萬億台階,為10036億元,同期蘇州為20170億元。蘇州GDP由2007為南通2.7倍,縮小到2020的2倍。

隨著滬蘇通鐵路開通,未來隨著北沿江與通蘇嘉高鐵到來,南通新機場啟用,南通與交通短板徹底再見,加上通州灣江蘇出海口建設,南通沿江又沿海地利優勢將會被徹底激發。並且南通可布局臨港大工業,南通經濟發展將如虎添翼。

南通未來發展前景光明,但應注重高質。南通目前紡織、建築、造船、化工等支柱產業對於提升城市競爭力與吸引力作用有限,需要引進、培育高質量先進產業,以留位本士並吸引更多外來優秀人才,這是南通未來最核心的問題。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