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現存拓本解析

fans news 發佈 2021-11-21T01:02:03+00:00

《九成宮醴泉銘碑》是唐貞觀六年(632)由魏徵撰文、書法家歐陽詢書丹而成。碑高2.7米,厚0.27 米,上寬0.87米,下寬0.93米, 全碑共二十四行,每行四十九字。歷經千年一直是歐楷愛好者必臨的精品,它的拓本也極具收藏和欣賞價值。

《九成宮醴泉銘碑》是唐貞觀六年(632)由魏徵撰文、書法家歐陽詢書丹而成。碑高2.7米,厚0.27 米,上寬0.87米,下寬0.93米, 全碑共二十四行,每行四十九字。歷經千年一直是歐楷愛好者必臨的精品,它的拓本也極具收藏和欣賞價值。

不過,拓片存世版本繁多、魚龍混雜,好多都是翻刻本已經完全失去了原碑的面貌。即便是留存下來的原碑原拓,也有很多字殘缺不清。除了自然的天災風雨侵蝕,人禍更是令人憤恨,為了推高拓本價值,有些人會在拓完之後,故意毀壞幾個字,這樣一來自己拓的就成了孤品精品。



《九成宮》拓本,現在流傳下來最早的是宋拓本,以「光」字有沒有加框為時間線,「光」沒框,「櫛」未損的就是北宋拓本。包括北宋早期的《李祺本》。北宋晚期,有《內庫本》和《呂伯威本》。

南宋早期,有《李鴻裔本、《四歐堂本》、《畢沅本》、《端方本》、《孝經堂本》、《徐蔭田本》、《黨崇雅本》和《郭廷翕本》。



南宋晚期到元朝,有《朱鈞殘本》現藏上海圖書館。《黃自元本》、《書藝文化院本》、《玉山草堂本》、《黃國瑾本》、《岳雪樓本》、《劉健之本》、《費念慈本》現藏上海圖書館、《龔景張殘本》現藏上海圖書館、《鄭午昌本》、《翁方綱本》、《王鴻緒本》和《田藏本》。

以上這些版本都是經過考證的原碑拓片,遺憾的是其中大多數缺字較多不清晰。缺字最少比較完整的有三個版本,《李祺本》、《端方本》和李鴻裔本》。國內早期書家臨的都是《李祺本》,該版本字體筆畫較粗,按照刀痕磨損推測應該是最早期的拓片。《端方本》也就是常說的《三井本》,傳承有序字體筆畫爽利,也有傳是唐刻本,是目前很多人比較喜歡的版本。李鴻裔本》1991年二玄社曾經出版過,國內只能在舊書市場買到。從字跡對比可以看到,這三個版本各有優缺點,書法愛好者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