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不易真的沒氣度?他的另一面:胸襟寬廣的一代宗師

fans news 發佈 2021-11-19T01:25:33+00:00

導語:大竹峰首座田不易,身材矮胖,其貌不揚,從外表看,確實缺乏宗師氣派。同為青雲門六脈首座,他與蒼松、商正梁、天雲道人不睦,與水月也互相看不順眼兒,唯一一個關係不錯的,僅有曾叔常。

導語:大竹峰首座田不易,身材矮胖,其貌不揚,從外表看,確實缺乏宗師氣派。同為青雲門六脈首座,他與蒼松、商正梁、天雲道人不睦,與水月也互相看不順眼兒,唯一一個關係不錯的,僅有曾叔常。

田不易道法精深,是門派公認的,氣量不大,也是眾所周知的。

不過,田不易的胸襟氣度,還是多被低估。

‬道玄真人將旁人都不收的張小凡硬塞給田不易,就是看準了他是個厚道人。

草廟村坐落在青雲山下,屠村慘案發生以後,兩個遺孤的安置,落到了青雲掌門道玄真人身上。

林驚羽美玉資質,成了眾首座竟相爭搶的對象。看似平庸的張小凡,孤零零地無人問津。

田不易率先開口,希望能搶占先機,得到天資過人的林驚羽,其他首座也不傻,一番唇槍舌劍,最後,道玄真人拍板,將林驚羽分配給了自己的膀臂——蒼松道人,而眾首座都嫌棄的張小凡,被道玄真人硬塞給了田不易。

在其他首座的嘲笑聲中,田不易離開了玉清殿。

大竹峰一脈,弟子人數最少、資質又差,幾屆七脈會武,大竹峰弟子都是成績墊底,因為此事,田不易時常被別脈的首座長老們譏笑,一直心頭鬱郁。

青雲七脈中,大竹峰一脈最缺乏天資出眾的弟子,後繼乏人,多年來,身為大竹峰首座的田不易憂心如焚。

在此關頭,身為掌教真人的道玄還跟田不易開了這麼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肚量小一點兒的,還不得氣炸了肺。

道玄真人選擇田不易當"替死鬼",就算準了他有容人之量。

果然,在大竹峰生活,張小凡過得不錯。田不易雖不喜歡他,可是,也沒故意挑錯整治他。

田不易性子嚴峻,師娘蘇茹對他倒十分和善,六個師兄也拿他當小兄弟看待,還有活潑可愛的師姊田靈兒,更是他最好的玩伴。

多說一句,田不易以巜論語》中的五常"仁義智禮信"給弟子們命名,此外還有一個"杜必書",提醒弟子戒騙戒賭。

田不易十分看重弟子的品行。

田不易一身道法赫赫有名,除了道玄硬塞給他的張小凡以外,對外僅收了六個弟子。

這說明,田不易收徒非常嚴格,寧缺毋濫。

大竹峰像一個和睦的大家庭,每天,田不易一家與弟子們同桌吃飯。

田不易看似嚴峻,不喜多話,可他也不禁止弟子們聊天談笑,飯桌上,經常都是歡聲笑語的。

在修行上,田不易對門下弟子的期望值不高,他自知他們資質有限,總強調"道海無涯,勤勵為舟"。

原本,田不易只認為張小凡天資不高,可是,張小凡修行進展奇慢,還是超出了田不易的預料。

張小凡暗中修習天音寺功法"大梵般若",同時,也開始修習青雲門的"太極玄清道",佛道雙修,開始嘗試一條全新的修行之路。

起初,兩種功法相互牴觸,張小凡修行進展之慢,創下了青雲門建派以來的最差記錄。

田不易向來賴散,很少察問弟子功課,張小凡的異狀,更是未曾覺察。

他誤以為張小凡資質奇差,對他的修行徹底斷了指望。

七脈會武,大竹峰參試名額充足,田不易還是恩准了他眼中的"大白痴"去參賽。

其實,田不易有充足的理由,留下張小凡在大竹峰看家,而不是放任張小凡去比試場上丟人現眼,讓人又看了笑話。

這一點,張小凡自己也頗為感激。

"我竟然有機會去參加七脈會武,真是太好了。師父他老人家其是寬宏大量,就算我笨還是帶我去長見識⋯⋯"



七脈會武第三輪,張小凡賽後歸來,田不易看到了張小凡慘狀,"身上幾乎像是被大火烤過一般傷痕累累",誤以為他受了欺凌,第一時間想的,不是嫌張小凡無能,丟了自己的臉面,而是想著找"肇事者"算帳,替張小凡出頭。

張小凡走到田不易的面前,田不易看著這平日裡自己最忽視的弟子,看著他不知所謂的倔強,心中卻忽然湧起一陣無法遏制的憤怒,這怒氣是如此之強,以至於他雖然竭力壓抑,但所有人還是聽出了他的憤怒:"老七,是哪個傢伙竟如此傷你,難道勝了還不夠嗎?"


蘇茹身子一震,聽出丈夫居然為了這往日看不起的小弟子而動了真怒⋯⋯

這還不算,張小凡昏迷後,田不易再也顧不得正在與陸雪琪激鬥的田靈兒,選擇了第一時間帶張小凡回大竹峰療傷。

這還是張小凡嶄露頭角之前的事兒,待到張小凡與陸雪琪一番生死之爭,張小凡儼然成了田不易心中的繼承人。

張小凡是田不易自己的弟子,田不易對他的優待,還可以說是護短。

‬從對待林驚羽的態度,最能看出田不易的氣度。

齊昊和林驚羽來大竹峰拜訪,林驚羽的資質比自己預估的還要出色,再對比資質奇差的張小凡,田不易又氣又妒,不痛快都寫在了臉上。

在大竹峰,林驚羽與田不易的女兒鬥法,出手毫不留情面,幾乎鬧成生死之爭。

後來,林驚羽眼看張小凡被田不易遷怒,竟然當面辱罵師長。

但他眼見張小凡為自己求情卻落得如此下場,林驚羽再也不管不顧,返身對田不易大聲道:"矮胖子,你做什麼?"

田不易遷怒張小凡,的確不應該。

可是,一碼歸一碼,青雲門規第一條,首重尊師。身為弟子,林驚羽辱罵前輩尊長,大逆不道。

田不易順勢痛扁他一頓,叫他長個記性,不為過,事後,蒼松道人也不好多說。

震怒之下的田不易只是大展神通,小懲了一番,就輕易將他放過。

田不易身為大竹峰首座,道法神通驚人,便是掌門道玄真人也敬他夫婦三分。

林驚羽的不敬,田不易夫婦都未跟他一般見識。

林驚羽在背後大言不慚,說田不易的閒話,蘇茹聽了個正著。

"小凡,想不到你師傅平時看起來不怎麼樣,但道法居然如此之高!"


流波山魔教妖人偷襲,林驚羽命在傾刻,蘇茹果斷出手,將他拖離了險境。

眼看著這二人如巨浪小舟,行將不免,只得閉目待死⋯⋯

齊昊與林驚羽二人被人拉住衣領,直向後躍出了數丈,好歹是揀了一條命回來。

兩人定了定神,只見救了齊昊的是蒼松道人,把林驚羽拉回來的是蘇茹。



蒼松道人突然叛變,田不易命齊昊和林驚羽趕去護駕,幫他倆及時洗清了奸細的嫌疑。

田不易閃身到旁邊正與眾長老一起禦敵但面色蒼白的齊昊、林驚羽身邊,急道:"這裡不需要你們,你們立刻跟去護送掌門真人!"

齊昊是田靈兒的戀人,也就罷了,林驚羽可跟田不易沒什麼淵源,雙方還曾鬧的很不愉快。

至於林驚羽,田不易真沒記恨他的忤逆犯上,也是能幫一把是一把。

草廟村屠村真相曝光,林驚羽悲憤交加,狂怒之下,欲殺天音寺僧人泄憤,是田不易率先幫忙攔了下來。

"啊!"林驚羽狂吼一聲,終於忍耐不住,斬龍劍和身向著法相砍去,道玄急道:"快,快攔下!"

不等他話音落下,田不易等人早將他攔下。林驚羽淚流滿面,痛哭不已,在田不易等人的阻擋下依然掙扎不止⋯⋯


正是有了田不易的及時阻攔,林驚羽才未鑄成大錯!

隨後,魔教又攻上山來,幾經耽擱,田不易無暇顧及入魔的弟子張小凡!

無論從個人感情,還是本脈利益,田不易但凡有一點私心,都應該先顧張小凡。

張小凡才是他田不易的親傳弟子。

七脈會武,對戰陸雪琪時,張小凡的一番表現已令田不易刮目相看。從那時候開始,田不易就打算將張小凡當繼承人來栽培。

天音寺坦承屠村真相,張小凡身上的罪名被洗清,身負佛道兩家真法的張小凡,前途無量。

可惜的是,田不易及時救下了林驚羽,陸雪琪、法相等人修為不足,攔不下入魔的張小凡。陰差陽錯之際,張小凡叛逃青雲,田不易夢寐以求的繼承人,剛出現就失去了。

‬恩怨榮辱皆可拋,身為青雲弟子,一切以青云為重,必要時以生命殉道。

‬早在蒼松叛亂,青雲門即將全軍覆沒之際,田不易就有捨身取義之心。

田不易跟著道:"掌門師兄,這裡有我們擋著,你身受重傷,也快走,留得青山在,他日再⋯⋯"

他突然住口不說,但話里的意思誰都知道,曾叔常等幾位首座同時點頭。

那時候,除了困居祖師祠堂的萬劍一,誰也不知道,道玄真人已將太極玄清道修煉到了太清境,有能力馭使誅仙古劍,反敗為勝的。

所以說,田不易是打算戰死在青雲的。

張小凡叛出青雲,田不易對道玄深為怨怪,可是,道玄開啟天機印時,唯有他出言提醒。

蕭逸才道:"六脈的首座都沒有意見,都說以師父的意思為準,只有大竹峰的田師叔⋯⋯"


田不易面色微白,道:"七脈天機印一旦撤除,青雲山壓抑千年之戾氣不免宣洩而出,雖有誅仙古劍鎮壓,可轉化為絕世之殺意。但對持劍之人所害之劇,道行根基之侵蝕,亦是非同小可。道玄師兄功參造化,但此事非同小可,還是請他事先多多思量,以防萬一罷。


等到天機印將啟,田不易又親口提醒了一次。

田不易猶豫了一下,壓低了聲音,道:"掌門師兄,天機印開啟之後,誅仙古劍戾氣大盛,反噬之力沛不可當,你自己千萬小心,莫要、莫要晚節不保⋯⋯"

田不易擔憂關懷之情,委實令人動容。

其實,道玄真人誅仙劍劈張小凡之事,對田不易的傷害極大。

七脈會武后,田不易對張小凡十分喜愛,產生了培養他當繼承人的心思。

好容易盼來了一個繼承人,被道玄一劍劈沒了,稍微心窄一點的,一定會恨得咬牙切齒。

可田不易傷心歸傷心,卻能夠設身處地、體諒道玄真人的難處。

身為掌門,道玄真人有必要當機立斷,防患於未然。

論眼界,田不易也不一般。

入魔後的道玄就親口承認,放眼青雲門,除了自己和萬劍一,論膽識人才,以田不易最高。

田不易甚至能客觀地看待道玄真人的功績。

"這些年來,道玄師兄勵精圖治,將我們青雲一門整頓的好生興旺,到如今傲視天下,領袖天下正道。"田不易的聲音聽起來,忽然間多了幾分滄桑之意,"我也曾經想過,當年就算當真是萬師兄坐了掌教這個位置,只怕也未必能比道玄師兄做的好了。"

多年來,田不易暗中供奉著萬劍一的牌位,對自己有知恩之恩的萬師兄,他一直頗為懷念。

萬劍一對師門的看重,遠甚於自身的榮辱。

若是蒼松有這份見識,就不會誤入歧途,淪為"走錯路的可憐人"了。

不出田不易所料,強開天機印後,擊敗獸神後,道玄真人漸漸有入魔的跡象。

道玄真人入魔漸深,與前去勸他的范長老和蕭逸才動起手來,並將范長老打成重傷。

形勢萬分兇險,田不易獨自一人去面對心魔入體的道玄真人。

田不易此去,多半就是有去無回。

"誅仙古劍的秘密本是青雲門最高機密,本只有掌教一人知曉。只是當年蠻荒一戰,我、曾叔常等數人跟隨萬師兄決戰萬里黃沙,機緣巧合之下得知了這個秘密。後來我們數人就是在祖師祠堂之中,當著青雲門歷代祖師靈位立下重誓,終此一生,絕不泄露這秘密半點。"

蘇茹嘆了口氣,道:"你怎麼又提起這事了,當初我也在場,也同你們一樣發誓的,怎麼會不記得?"

道玄入魔,知道誅仙古劍秘密的人,除去叛逃的蒼松道人、戰死的商正梁,尚有曾叔常、水月、蘇茹三人。

田不易卻打算孤身一人,面對未知的兇險。

保全青雲門正道巨擘的聲譽,風險由他一力承擔。

道玄真人誅滅獸妖,功德蓋世,地位尊崇,又高居青雲掌教之位。若田不易僥倖存活,恐怕也得自刎相謝,給功德無量的道玄真人一個交代。

對於這一點,田不易十分坦然,看一看他對入魔後的道玄真人的承諾。

"你功德蓋世,但確有大錯。我出手而戰,乃是為了歷代祖師之命。今日若你死於我手,我必當自盡以謝就是了。"


這是田不易對陸雪琪心裡話。

我當日前去,本也是做好了準備,能喚醒首玄師兄再好不過,實在不行,也唯有盡力一拼。當年在祖師祠堂我和你師父水月偷聽到這件秘密的時候,曾聽見萬師兄說過,入魔之後的人道行會因為妖力入體,精氣受損,而大幅衰敗,我自然知道道玄師兄的道行比我深厚,當日想的,也不過是萬一之下,拼他個同歸於盡罷了。畢竟,此事是萬萬不可外傳的。

一人一劍,拼個同歸於盡,田不易本已做好最壞的打算。

那時候,他最心愛的弟子張小凡,還未回歸大竹峰。

大竹峰一脈道法衰微,後繼乏人,無顏面對大竹峰歷代祖師,他顧不上了。愛妻蘇茹的憂心煎熬,失去丈夫的絕望苦痛,他也顧不上了。

一人一劍,祖師祠堂中,田不易與道玄真人展開了一番殊死搏鬥,死在了誅仙劍下。

後來,被魔靈控制的田不易,心智喪失,欲殺多年未見的張小凡。

順應他的心願,陸雪琪驅動天琊神劍,一劍解除了他的痛苦。

田不易一生坦坦蕩蕩,無愧於己、無愧於心、無愧於青雲。

正如周一仙所言,田不易以身殉道,斬妖除魔,活得明白,死得其所,是以他死而無憾,含笑而去。

這大概也是一代宗師的宿命。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