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錦衣之下番外來了

fans news 發佈 2021-11-21T02:42:43+00:00

第一章 三載囹圄因情向生 一朝赦免陸驛定親(一)京城已三年無有此等大雪,雪粒瑩白,仿若天意為陸驛洗塵去垢。今夏望向窗外,眼底漾起一層淡淡水霧,咬一咬下唇綻開笑顏,穿上粉色衣裙和外袍,出門前去詔獄,俏生生地立在那,只待陸驛出來便可見自己美好的模樣。

第一章 三載囹圄因情向生 一朝赦免陸驛定親(一)

京城已三年無有此等大雪,雪粒瑩白,仿若天意為陸驛洗塵去垢。今夏望向窗外,眼底漾起一層淡淡水霧,咬一咬下唇綻開笑顏,穿上粉色衣裙和外袍,出門前去詔獄,俏生生地立在那,只待陸驛出來便可見自己美好的模樣。三年等待亦沒有現下漫長,陸驛清雋含笑的眼眸,緊抱她的雙臂,終讓她從得知赦免的消息就一直懸著的心踏實下來。

陸驛手握冰涼的柔荑,摩挲著上面覆著的薄繭,看向那三年來日思夜想的人,嬌俏兮兮的在寒風中瑟瑟,想她必是在雪地里站了許久,心下不禁生生的疼。今夏見陸驛看她,亦巧笑嫣然地回望,再將頭靠在他的肩上,聽他說官復原職,聽他說嫁過去家裡的銀子都歸她管,方才確信她的大人確是回來了。

兩人一路行來,突然靜默沒了言語,雪落悄然道不盡深情況味,亦是無聲勝有聲。

陸驛曾思忖先回陸府看看,但見天冷雪積,今夏已經凍了些許時候,想陸府三年無人必是清冷頹然,還是到今夏家讓她暖暖身子,吃些湯水餐食才好。

正要開口,今夏緊拽一下他的手臂,笑眯眯道:「大人,你猜猜,現下我要帶你去哪裡?」

陸驛明眸輕閃問道:「不是你家?」

「嗯……當然不是,我家就不要大人猜了。」

「噢?」

……

「大人,我們可否快些,娘、姨、師父他們都等著呢?」說時腳下已快了幾分。陸驛道:「好!」心想這姑娘定是冷了,自己帶她快些走,少吃些淒風冷雪才是要緊。當下便在握今夏的手上加了力道,施展輕功,凌空步移,快將起來。走了一段路,陸繹發覺,今夏並未藉助他力,卻腳步輕盈,如燕翻飛。從前陸繹沒少帶今夏施展輕功飛奔,她借他之力尚且氣喘吁吁,今日卻是如此不同。

雖經三年牢獄,陸驛自認為無論是輕功還是武功都未有衰退,牢獄之中除了思念今夏就是暗自運氣煉功,既可聊以度日又能暫解相思之苦,如若不然他也許會瘋掉。現如今,今夏這輕功真真是長進了……心下正自揣摩。

今夏見陸驛若有所思,只當還在思慮去往何處之事,便開口道:「大人,拐過街角就到了。」說話間,今夏收住腳步,陸驛抬頭看到街對面乃是一座二層高的酒樓,匾額上書「楊記食府」,正門左右一副對聯「楊記匯聚天下菜,閱盡世間百味香」心下瞭然道:「楊岳,亦是得償所願了。」今夏點頭笑看陸驛:「楊大廚並非天天在此,今日迎接大人才親自掌勺,我又可以一飽口福了。」

說話間二人進得酒樓,大堂里袁母、林菱、丐叔、楊程萬、大楊、上官曦、岑福一干人等均在,未有其他食客。陸驛知曉應是為迎接自己不曾開業,見此情景內斂如陸驛,亦不禁心潮暗涌,暖意融融。見陸驛今夏進來,眾人相繼起身迎接。陸驛這才發現上官曦挺著大肚子,看上去個把月就要生了,眼角餘光掃到大楊幸福備至一臉呵護的盯著上官曦的神色,縱使心底羨慕不已,但面上亦毫無波瀾,而身邊手裡拉著的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姑娘,千萬種情思此時也只能硬生生地吞入腹中,唯有滾動的喉結出賣了他的內心,卻無人察覺。

丐叔幾步來到陸驛面前上下打量一番,拍著他的肩背道:「乖孫兒,回來了」又斜睇著今夏「丫頭,我是不是該有喜酒喝了……」如此開場今夏始料未及大紅了臉,嬌嗔道「叔——」再看向丐叔一旁的林菱「姨,你倒是管管叔啊!」陸繹聽著身邊今夏的嬌嗔,心裡有上萬隻螞蟻爬,卻不好看她。因此時林菱的雙眸正對上他的眼睛,他不知現下林菱如何看他,亦不知該如何與林菱搭話。林菱倒是一派雲淡風輕微微笑道:「陸繹,我只一句話你做到便好——莫要辜負今夏,其他不必再提,皆已過去。」楊程萬袁母見狀立即附和道:「對,對,皆已過去,皆已過去。」陸驛心結頓開,拱手施禮:「林姨放心,陸繹得以重見天日,皆因今夏情深義重,苦心相隨,怎敢辜負,定護她一世周全。」林菱頷首點頭眾人皆含笑看向今夏,今夏連脖子都紅了。縱使今夏自稱夏爺,畢竟是小姑娘家羞赧道:「你們給大人接風洗塵,如何總牽上我啊!」「不牽上你,牽上哪個,是哪個不讓我們去接,非要獨自前去,連岑福找的馬車都嫌礙事。啊,啊——哈哈哈」丐叔繼續調侃著。

哈哈哈,眾人皆笑。

陸繹瞥一眼今夏,內心頓時坍塌得一塌糊塗,他幾時見過今夏這般嬌羞受窘的小女兒家模樣,簡直不要太可愛,只想把人拉過來擁在懷裡好好安撫一番,奈何大庭廣眾只得暫且忍下。大楊面上笑容雖淺,私下卻暗笑「嘿嘿,夏爺也有今天……」但終當今夏是自家妹子,即刻解圍道:「大家莫只顧說話,還有美酒佳肴呢?」「對,對,入座,入座。」楊程萬招呼眾人落座,大楊擺上酒菜。

陸繹先盛上一碗菌湯,放在今夏面前,囑咐她先暖暖身子,袁母林菱相互對視一笑,目光再聚到今夏身上。自進了這楊記食府,今夏的臉就一陣緊似一陣的紅,但身上確是還未回暖過來,顧不上許多,三口兩口一碗湯下肚,手敷在粉嫩的臉頰上:「哎,終於暖和過來了,要說還得是大楊煮的湯,又溫熱,又好喝,味道那叫一個好。」楊程萬接過話頭:「好喝!好喝再喝一碗,來,來,大家也一起來。」今夏也附和:「對呀,難得楊大廚親自下廚,大家一起吃呀!」眾人大笑,於是推杯換盞氣氛甚是歡樂。

陸驛雖然三年未與眾人相見,但並未生疏離之感,反倒是如此齊全的相聚在陸驛來說還是頭一遭,到讓他恍恍惚惚中生出一種家的感覺,更覺早日娶今夏回家才是要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