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之下 2(害喜)

fans news 發佈 2021-11-21T02:44:32+00:00

一晃陸琨2周歲了,小嘴叭叭叭地特能說,這一點絕對隨了他的娘親,岑天明雖然大他兩歲,可若論耍嘴皮子,三個岑天明也比不上一個陸琨。

一晃陸琨2周歲了,小嘴叭叭叭地特能說,這一點絕對隨了他的娘親,岑天明雖然大他兩歲,可若論耍嘴皮子,三個岑天明也比不上一個陸琨。

岑天明性格忠厚,跟他的父親岑福一樣,任何時候都護著陸琨,倆皮猴子要是犯了錯,岑天明必定挺身而出,都是他的錯。

陸琨人雖小,可從小爹娘的教誨,耳濡目染,淘氣歸淘氣,頭腦靈光著呢,懂得兄弟情義和大是大非,看到兄長岑天明常為了護著自己挨訓,陸琨不幹了,小脖兒一挺,我乾的,不關兄長的事兒。

陸繹和岑福見倆皮猴子爭著搶著受罰,那好,別管到底是誰,一人犯錯,兩人一同受罰。

田婉最近不在府中,田老爹病重,知道自己時日無多,說什麼也不肯來京城看病,給田婉添麻煩。田婉拗不過,只得回去照顧,這一去就是半年多的功夫。

這天,倆皮猴子午休過後,一起跑來今夏房中,央求著講故事。

今夏正躺在床上犯懶,最近總感覺身體乏得很,對什麼都不感興趣。看到倆皮猴子,還沒等說話,突然一陣反胃,嘔了起來。

可嚇壞了小哥倆,娘親……伯母……的叫著,伸出小手為今夏捶背,岑天明到底大一些,趕緊倒了一杯溫水遞給伯母。

今夏緩了緩,喝了一點水,臉色仍舊蒼白無血色。

娘親,我去告訴忠伯喚爹爹回來。

琨兒莫動,在此陪著伯母,我去告訴忠伯請林祖母來。

明兒,琨兒,都莫怕,沒事,我睡一會兒便好,想是最近沒休息好。

那好,娘親若有事,就喚琨兒,琨兒和兄長就在門外守候。

倆皮猴子守在今夏房外,不一會兒聽得屋內安靜了,偷偷開門瞧了瞧。

娘親睡著了,兄長,我們去府門等候爹爹和岑叔叔。

陸繹和岑福剛邁步進府,倆皮猴子風一樣撲上來。

爹爹,爹爹,娘親病了,娘親乾嘔了一天,爹爹快去看看。

大伯,伯母說身上難受,睡了小一天了,您快去看看。

岑福拽住倆皮猴子,陸繹急匆匆飛奔而去。

今夏還在睡著,臉色肉眼可見的不太好。陸繹輕輕喚著,今夏,今夏……

大人,您回來了。今夏困難地撐開眼皮,吧嗒又合上了。

今夏,可是感覺哪裡不好?

今夏咕噥著,還不是都怪大人。

陸繹一愣,怪我?

夫人,怎講?陸繹邊問邊抱起了自家夫人,仔細看著夫人的臉,確實沒什麼血色,整個人顯得疲憊不堪。

夫人不必說了,你且休息,我去請姨過來看看。

大人,大人不要,姨過來要罵我的。我前幾日去姨的醫館,還上躥下跳幫著鼓搗草藥來,可不敢讓姨來知道。

陸繹突然像明白了什麼。夫人,可是……有了?

大人松一些,讓我喘喘氣。

陸繹過於緊張,突然又超級興奮,摟著夫人這雙手可就跟著激動起來了。

大人,起初我並不確定,以為是自己犯懶,亦或是夜裡陪大人時間長了些,乏一些是正常的。可今日裡突然反胃,乾嘔,這感覺跟懷琨兒時極其相像,只不過懷琨兒時是五個月才有反應。

夫人,果真如此,倒是甚好。只不過看你如今的情形,我們還是請姨看一看比較穩妥,即便是害喜,為夫也不忍你受太多的罪,你也說和懷琨兒時又有不同。

林菱來了,果真是喜脈,已有兩月。

林菱可不管今夏是不是難受,噼里啪啦一頓訓。今夏只得低頭聽著,見林菱氣消得差不多時滾進林菱懷裡撒嬌。姨,以後不會了。您看我這不是沒事嗎?

夏兒,你這次的脈象和懷琨兒時略有不同,只是時日太短,姨不能確定。你記住,可千萬別不顧著性子胡來,以後凡事都要放慢,你肚子裡可是你自己的骨肉。你可懂?

是,姨,聽你的,以後我就是"大爺",能不動手的絕不動手,能躺著絕不坐著。

你呀,都是孩子娘了,這麼沒正行兒。

繹兒,府里雖下人眾多,可終究不能貼身照看,婉兒又不在府中,我看你還是請袁大姐過來吧,我那裡有幾個病人,暫時脫離不開。我和你丐叔會每個月過來給今夏檢查,有什麼特殊情況你隨時派人找我。

袁大娘再入陸府,閨女又有喜了,袁大娘樂的嘴就沒合上過。

陸琨得知娘親要給自己添弟弟妹妹了,高興的手舞足蹈,兄長,我們要有弟弟和妹妹了。

琨兒,你怎知是弟弟和妹妹?我猜是妹妹。岑天明對於要妹妹這件事很執著。

陸琨堅持是弟弟和妹妹,岑天明認準了是妹妹。

本來因為今夏害喜稍顯緊張的陸繹被倆皮猴子逗樂了。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