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風靡一時的評劇《小姑賢》:惡婆婆刁難兒媳的對唱

fans news 發佈 2021-11-20T02:55:46+00:00

評劇《小姑賢》,這齣戲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特別是在東北農村非常普及,該劇在全國曾經風靡一時,影響甚大,豫劇、曲劇、秦腔、花鼓戲、河北梆子、二人轉等也都曾上演過,評劇《小姑賢》還被東北電影製片廠拍成了電影。


評劇《小姑賢》,這齣戲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特別是在東北農村非常普及,該劇在全國曾經風靡一時,影響甚大,豫劇、曲劇、秦腔、花鼓戲、河北梆子、二人轉等也都曾上演過,評劇《小姑賢》還被東北電影製片廠拍成了電影。

評劇大師韓少雲主演戲中的兒媳婦,她一出場唱的那段「與婆婆捧來了一碗麵」,真是如泣如訴,動人心弦:

與婆婆捧來了一碗麵,未進門先覺得膽戰心寒,每頓飯不嫌早來就罵晚,不是淡來就說咸,在娘家做姑娘樣樣都好辦,到婆家當媳婦事事為難……

韓少雲大師演繹的《小姑賢》百聽不厭, 已經成為不可逾越的經典。

舞台版《小姑賢》故事梗概是,姚氏25歲就死了丈夫,她含辛茹苦地將一兒一女撫養成人。女兒英英生來聰明伶俐,兒子繼孟十分孝順。繼孟娶妻後夫婦感情很好,而帶有封建思想的姚氏對此很不歡喜。姚氏非常偏心愛女兒就像掌上明珠,對媳婦卻視為眼中釘,常常無事生非地打罵媳婦。一天,媳婦給婆婆端上早飯,婆婆挑剔地說她做的飯缺鹽少醬不對胃口,並故意為難媳婦,要媳婦馬上做出86樣飯來給她挑選。媳婦實在沒有辦法做出,姚氏藉口說媳婦有意與她作對,拿起鞭子就打。

在五十年代的北方農村里,有婆媳矛盾的家庭很多,在當時的背景下,矛盾的主要方面確實在婆婆的也居多。

在戲裡,惡婆婆刁氏首先有這樣一段唱:

有老身我坐上房心亂如麻,思想起老頭子珠淚搭撒,過門來俺生下了一男一女,家不幸俺那老頭子命染黃沙,這日月如穿梭過得真快,不覺得我的兒年方十八,有道是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給我兒娶下了李氏榮花,自從這小賤人她把門過,過門來與老身俺不投緣法。每日裡起身來三次打罵,隔三天打九次我不饒她,隔一天老身我要不打架,用菜刀剁案板罵俺自家,眾街坊都給俺起下了外號,合莊上他都說俺是個夜叉!今清晨我有心將她拷打,實在是沒有錯俺待說什麼?我不免到外邊前去玩耍,她要是做飯不問我我再揍她!

這段唱詞很有意思,這個刁氏知道自己名聲不佳,也知道媳婦沒有啥錯,可還是想拷打於她,為什麼?就因為「不投緣法」,看著不順眼。

戲中的兒媳婦李榮花有段著名唱段,也即是「李氏女坐偏房淚如雨灑」一段,唱詞是:

李氏女坐偏房淚如雨灑,思想起俺娘家二老爹媽,許多的好人家不給擇配呀,將小女送至在閻王之家,每日裡無過錯將我打罵,趕何日才受盡婆母家法,在偏房一陣陣心如刀絞,清晨飯還沒做去問婆媽,急忙忙進上房用目觀看,看了看我的娘她沒在家,婆母娘不在家飯不敢做,我只得到鄰居前去找她。行幾步來至在我嬸母門外,問了聲我嬸母娘在你家?我的娘她不在我嬸母家下。轉身來再去找我大娘的家,大娘家嬸母家未見婆母,我只得回家去把飯做下,李氏女哭啼啼廚房來下,只恐怕娘回來又要打罵。

刁氏在做飯的問題上找碴兒故意刁難兒媳的那一段也很有名。

李:尊聲母親你等著吧,到廚房我去把飯做下,李氏女我回頭去挖面。

刁:狗賤人留著咱那小米幹什麼?

李:挖上小米撈乾飯。

刁:撈乾飯我不吃它,我不吃什麼你做什麼!

李:兒媳我去烙油餅——

刁:為娘不吃哪個家。

李:兒媳我去擀麵條——

刁:麵條子熱乎乎的怎麼扒?

李:兒媳我去包包子——

刁:包包子俺不吃它,聽著為娘的拉一拉:羊肉膻,豬肉滑,白蘿蔔餡子娘嫌苦,紅蘿蔔餡子甜打撒,韭菜老了塞俺的牙,塞在牙里沒法剔拔。

李:回到廚房去燉肉——

刁:回來!你不知道那二年俺吃傷了嗎?俺不吃那個!

李:兒媳我去攤雞子——

刁:攤雞子俺不吃它,老娘不吃那雞腚里拉。

李:這不吃來那不吃,到底俺娘你吃什麼?

刁:連一頓飯你都不會做,在你娘家你幹什麼?要問為娘吃什麼飯,為娘給你拉一拉,為娘不吃烙油餅,你不會包上幾個糖三角,為娘不吃乾麵條,你不會餛飩包上十二仨,為娘不吃攤雞子,狗賤人你不會廚房去把那小雞殺?為娘我不吃肥豬肉,狗賤人你不會大街去把牛肉割?為娘專吃蹊蹺飯,賤人就得去做它。

到廚房大鍋刷得明似鏡,小鍋刷得光滑滑。鍋前頭給我熬稀飯,鍋後頭再把那個黏粥餷,鍋左邊做上菜豆腐,鍋右邊燒湯又酸辣,鍋上邊餾上干豆角,切上半斤大蔥花,當中間裡有點空,你給俺餾上個八斤半的大地瓜,一個鍋做上十二樣,再在那黏粥鍋里泡壺茶,做熟了用勺子攪三攪、扒三扒,還不許給我摻和了它。這頓飯你做下,萬般大事咱不拉。若是賤人不會做,可別說為娘難打發!

這惡婆婆有多霸道,多刁蠻!現在的小媳婦們多幸福啊,還有惡婆婆嗎?據說,媳婦不難為婆婆就算是好媳婦了,不知道是不是這樣?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