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行大涼山,探訪懸崖村,生存環境竟如此艱難

fans news 發佈 2021-11-19T03:08:53+00:00

除了一路的騎游,重點目標是昭覺縣的懸崖村,之前在網上看到很多關於懸崖村的介紹,說真的,很想去看看那裡究竟是怎樣一種狀況。

申明,本次騎行活動不是2021年,而是發生在2019年八月份。根據照片回憶編寫。

作為一個騎行愛好者,一年中總會安排出幾天時間來一次小長途,這次我選擇了四川大涼山。除了一路的騎游,重點目標是昭覺縣的懸崖村,之前在網上看到很多關於懸崖村的介紹,說真的,很想去看看那裡究竟是怎樣一種狀況。

一個人重慶出發,輕裝上路,沿途不多說,八月份的天氣還是很炎熱,也是收割的季節

路途中的風景還是很美,只有你懂得欣賞。

沿途不表,經過四天到達雷波縣,住在半山腰的縣城。

網上80塊定的酒店,也還不錯喲。

在縣城打聽了懸崖村的情況,大概六十多公里,應該在中午能到。

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飯就出發,山上的縣城,一眼看出去都是美景啊。

到達懸崖村山腳下大概下午一點多,找小賣部老闆買了二瓶水,順便把自行車寄存在他店門口,老闆很熱情,滿口答應,免費幫忙照看。

懸崖村」名叫」阿土列爾村」,位於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支尓莫鄉,坐落在海拔1400-1600米山坳中,從山底小學到山頂村莊海拔高差近1000米。村民走向外面世界,需要攀爬落差800米的懸崖、越過13級218步藤梯。涼山彝族自治州,是從奴隸社會「一步跨千年」進入社會主義社會的「直過區」,是全國、全省最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之一,大涼山遠遠不止一個「懸崖村」。

2016年底,2556級牢固結實的鋼梯取代了藤梯,村裡的出行條件大為改善,與外界的交流也日益頻繁。開通4G網、設立銀行助農服務點、種植油橄欖和三七苗木、開發旅遊業……阿土列爾村的脫貧之路越走越寬。

這是網上關於村子的介紹,但我更想親眼去看看,親身去體驗。

這是我在山腳下拍下的彝族孩子們,童年是快樂的。

聽說上山需要二個小時,下山還要二小時,大多數遊客都不會上到村里,因為太累,爬不上去。

太陽的暴曬之下,鋼管扶手溫度高得燙手。

還好我的騎行手套沒有摘下來,別人都是羨慕啊。

看到路上保留下來的藤梯,我無法想像以前他們是怎樣進出這個村子的。生存條件是如此的惡劣。

可能是體力比較好的原因,不到二小時,我就到了天梯之上的懸崖村。幾乎都是土牆房子,大多數人也都移民搬遷去了縣城,少數家還有人居住。

遇到一個小妹妹,問她哪家有水賣,她就把我帶到了她們家。33號,我會一直記得,妹妹在縣裡上中學,成績優異,之前還選去北京參觀。房裡牆上的相框珍藏著家裡僅有的幾張照片。飲料五塊一瓶,其實很便宜了,因為都要人工背上來的。

因為上山也走餓了,我問她媽媽有沒有吃的,然後就給我煮了一碗麵條,把他家的菜也一同端來給我吃,最後,還堅決不收面錢,真是淳樸的人。我只好在走的時候偷偷留了一百塊在桌上壓著。

在村里轉了一圈,地方不大 ,可耕種土地也不多,一個山凹,也就幾十畝地吧。

上山很累,下山其實更難,因為面對懸崖心裡更害怕,而且多數人經過上山的攀爬後,下山時小腿肌肉發顫,不過,對我這樣的長途騎行者來說,就很容易了。一路下來,也是五點左右了。

到存自行車小賣部,問老闆附近有沒有住宿,結果他說,樓上就有二個床位。

沒空調,沒廁所,不能洗澡,關鍵山腳下沒其他地方可以住,只能勉強住一晚了,連晚餐一起80塊錢,洗澡就讓他兒子帶我去河裡洗,好自然喲。


我就是在在渾水河裡洗的澡,不說了,倒是那小孩,像猴子一樣靈活,掛在樹上下不來。

晚餐和他們家一起吃的,一大盆牛肉,一碗當地特色酸菜湯,不過我確實吃不來,彝族飲食畢竟不一樣。

晚上睡不著,一樣悶熱的很,而且一直有大貨車經過吵鬧的很。

第二天一早,出發去西昌,趕在天黑前到達。然後休整一晚,環瓊海遊了一圈。

瓊海的景色那是真的美,只可惜沿湖被分割成了無數獨立區域,很多不讓進入參觀,有點遺憾。

懸崖村,我覺得真是一個一生有必要來一次的地方,生活的艱辛,你才能體會。特別是城市裡長大的孩子,對他們會是一次很好的教育,生活不易,要好好珍惜。

現在懸崖村的村民已經分批搬遷到昭覺縣城邊上的扶貧安置小區,轎頂山社區,小區環境美 ,建築美,政府對移民生活非常的關注,多方面解決有困難的家庭,在新的地方,大家生活過得更好了。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