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減肥也能火的香港藝人,除了陳奕迅就是她

fans news 發佈 2021-11-19T04:59:20+00:00

採訪楊千嬅的那天下午,她剛剛結束《梅艷芳》在廣州站的宣傳活動。很多人看到楊千嬅出面宣傳,以為她就是電影中梅艷芳的扮演者。

採訪楊千嬅的那天下午,她剛剛結束《梅艷芳》在廣州站的宣傳活動。

很多人看到楊千嬅出面宣傳,以為她就是電影中梅艷芳的扮演者。「不是的,其實我演的是一個唱片公司的經理。」

作為一個分量不重的配角,《梅艷芳》的監製在找楊千嬅之前,卻堅信她一定不會拒絕。

「因為我知道她跟梅姐一樣很仗義。有事就找楊千嬅小姐,除了她,沒有第二個選擇。」

果不其然,楊千嬅不僅接下了這個角色,還「感到很榮幸」。

江老闆沒有誇張,楊千嬅也沒有謙虛。

雖然梅艷芳已經去世18年,但「香港藝人,最會記得她」。

借著電影的上映,我們和楊千嬅聊了聊梅艷芳、聊了聊香港樂壇,也聊了聊她自己。

01

梅姐還在的日子

梅艷芳和楊千嬅的故事,還得從30年前說起。

1989年的冬天,梅艷芳以「最受歡迎女歌星」的身份出現在香港歌壇「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的現場。

距離梅艷芳出道不過6年時間,但這個獎,她已經連續拿了5年。

電視那頭的楊千嬅還在讀初中,她看著節目裡身穿紫裙的梅艷芳,從未想過自己在11年後也會站在那個領獎台上。

1989年勁歌金曲頒獎典禮。/ 騰訊視頻截圖

1995年,還在做護士的楊千嬅參加了香港新秀歌唱大賽,拿到名次之後,就辭掉工作,專心做歌手。

那幾年的新秀歌唱大賽,被稱為香港明星的搖籃,對華語歌壇貢獻極大,前有李克勤,黎明,後有鄭秀文、陳奕迅。

更巧的是,梅艷芳也是從這檔節目出道的,只不過她是第1屆的冠軍,楊千嬅是第14屆的季軍。

被華星簽約後,楊千嬅和梅艷芳的關係,從粉絲歌手變為師妹師姐。

梅艷芳只比楊千嬅大11歲,但那時的梅艷芳早已成為香港樂壇極為重要的角色。

在楊千嬅還未出道前,梅艷芳、張國榮和譚詠麟就已「爭霸」香港歌壇,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這「兩王一後」就是當時香港樂壇歌手的天花板。

楊千嬅在電影《梅艷芳》中飾演梅姐唱片公司的經理Florence。/豆瓣

楊千嬅依然記得第一次與梅艷芳見面的場景。

那個時候,楊千嬅和其他幾位選手才剛剛參加完比賽沒多久,梅艷芳就找他們去一個舊的戲院拍MV。

「我看到她時很驚慌」,楊千嬅現在都還能記得自己當時的侷促。

「但她其實是一個非常溫柔的大姐姐,她知道我們很緊張,所以會主動靠近我們。」

楊千嬅也是後來才知道,自己的第一首主打歌《狼來了》,本是梅姐的,但梅姐最終還是給了她。

那個時期的香港樂壇,競爭異常激烈。男歌手中,四大天王已經開始嶄露頭角,女歌手中,李玟、王菲、陳慧琳的人氣也在節節攀升。

而在楊千嬅剛出道的5年裡,並沒有太多拿得出手的作品。但這5年間,梅姐給了她很多演出上的建議,教她處理人際關係,與此同時,也不忘關心她的工作進度。

讓楊千嬅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的首次電台訪問。

「那個時候新人去做電台訪問,不是個個都會被人看得起的。但是我第一次去那裡錄節目,就有梅姐陪我,所以大家才會對我比較熱情。」

楊千嬅:梅姐在我身邊,我就有一種安全感。/微博截圖

「我當時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新人,但是梅姐對待我們就像對待家人一樣」。

在採訪過程中,楊千嬅時常會用「大愛」這樣的詞來形容梅艷芳,但我們能感受到,梅艷芳給楊千嬅最大的影響,可能是在對待舞台的態度上。

「拍這部電影之前,我對於梅姐的經紀人一直有誤會。當時梅姐身體很不舒服,但還要去非常冷的地方拍廣告。後來我才知道這是梅姐自己的要求。」

梅艷芳對舞台的珍惜和堅持,讓身處迷茫期的楊千嬅「也突然有信心跨過去了」。

02

兩個「唔夠靚」的天后

日本人拍過一部紀錄片,叫《香港女星圖鑑》,開篇就很直白地告訴觀眾:「在香港,只有美女,才能成為女明星。」

但深入了解過香港娛樂圈的觀眾,就會知道這句話有多站不住腳。

梅艷芳和楊千嬅能被評為港壇天后,靠的還真不是顏值。

「天后」這事可不是我亂說的,有圖為證。

雖說審美是很私人的一件事,可回到30年前,最受歡迎的長相,還是偏清純的玉女型。

在流行五官精緻小巧的年代,梅艷芳硬朗的面部線條,在很多人眼中都稱不上漂亮。

就如同黎小田對梅艷芳的評價:「她不算選手裡面最好看的,但她舞台氣場很好,再過十年,都不會出一個像她這樣好的。」

果真,快二十年過去了,我們還是沒能再遇到第二個梅艷芳。

「和才華相比,他的顏值不值一提;和人品相比,他的才華不值一提。」

這句話,放在梅艷芳身上,依舊適用。

梅艷芳除了歌手和演員的身份以外,還有一個就是慈善家。

她出道後就拿獎拿到手軟,27歲就宣布不再領獎,只因她想把機會留給新人。

圈裡人都知道,只要有困難,都可以去找梅艷芳借錢,而且是不用還的那種。

2003年非典的時候,梅艷芳當時的癌症已十分嚴重,但她還是四處奔走,最終籌到了2300萬元。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娛樂圈,就算巨星井噴式出現,但也只有梅艷芳一個能被稱為「香港的女兒」。

再說回楊千嬅,單論長相,她按照當時的審美標準,只能說順眼,依舊算不上是美女。

就算剛出道時賺的大部分錢都用來買衣服了,但是楊千嬅打扮起來還是差點意思。

她在採訪里哭笑不得:「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我的衣服怎麼穿都是錯的。」

梅艷芳也對楊千嬅開玩笑道:你作為一個藝人,怎麼可以這麼不懂打理自己的形象?

久而久之,連陳奕迅都說:在香港,不用減肥也能火的藝人,除了我就是楊千嬅了。

《新紮師妹》的截圖,是不是更適合給《笑中有淚》做封面?

2001年的一個頒獎典禮上,楊千嬅哭得很激動:「我生得唔夠靚,也沒有幾千萬宣傳費,我什麼都沒有,只有心口一個勇字。」

有人以為楊千嬅的勇,用在了當初從醫院辭職闖樂壇,或是嫁給比自己小5歲的丁子高。但其實,足夠真誠才是她最勇敢的地方。

真誠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楊千嬅的可貴之處就在於此。她從不懼怕在公開場合表達自己的情緒,她既能笑,也敢哭。

演戲笑場、演唱會笑場,連主持節目也會擔心自己笑場。

楊千嬅被指常常笑場NG。/騰訊視頻

楊千嬅演唱會突然大笑,邊笑邊向粉絲道歉。/騰訊視頻

別人做主持人最怕忘詞和口誤,楊千嬅卻最怕笑場。/環球在線截圖

連梅姐都忍不住會打趣問她:「為什麼你每天都在笑?」

楊千嬅答不上來,因為她覺得「就是很開心啊,也沒什麼原因」。

除了「大笑姑婆」,楊千嬅還有一個外號——「紅磡孟姜女」。

那些年開過的演唱會,楊千嬅幾乎場場都哭,她的個人演唱會也被粉絲稱為「哭泣專場」。

從2002年哭到2019年。/B站截圖

領獎哭、唱歌哭、上綜藝也哭。/《妻子的浪漫旅行》截圖

如果說情緒管理是所有藝人的必修課,那麼楊千嬅從來就沒有及格過。

楊千嬅第一次參加頒獎典禮時,她表現得完全不像一個歌手,很慌張,看到明星比粉絲還激動。

唱片公司都看不下去了:「千嬅,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你是來工作的,不是來追星的,請你冷靜一點。」

但是楊千嬅還是會忍不住大喊:「哇,王菲耶!」

粉絲嚷嚷著「多看楊千嬅,自己都變傻」,但是楊千嬅就是用這份「傻」,演出了方麗娟的憨、余春嬌的俗,使得楊千嬅的《勇》夠真、《烈女》夠味。

不靠樣貌也能成港圈天后,足以說明梅艷芳和楊千嬅身上獨有的東西,對於這個圈子來說,有多珍貴。

03

後梅艷芳時代的港式文藝腔

一個時代的流行音樂,總能唱出那個時代的面貌、映出那個時代的骨相。

活躍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那批老牌香港音樂人,作品中充滿年代烙印:質樸、宏大、有力。

那是香港經濟起飛的年代,粵語歌曲通過電影、電視的傳播,如星火燎原,徹底改變了華語流行音樂。

說楊千嬅改變了香港樂壇流行風向可能有些誇張,但楊千嬅開創了新型的音樂表達是確有其事的。/@楊千嬅 微博截圖

那時的流行音樂,無論家國情懷還是市井生活,都可以寫入歌曲,唱到街知巷聞。

而進入21世紀以後,港樂大氣磅礴、俠氣縱橫的時代逐漸過去。

聽眾逐漸從涵蓋各個年齡層,變成了以年輕人為主,主題也多是情情愛愛。黃霑在他的博士論文中認為,這時的粵語流行曲已經開始衰敗了。

但依然有一批音樂人堅持在小情小調中,放入不一樣的文藝和思想,形成了獨特的港式文藝腔。

尤其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長期活躍於實驗戲劇舞台的藝術家們——接受過西方音樂、戲劇訓練的一代人,此時開始廣泛嘗試商業流行曲的譜曲與作詞。

楊千嬅歌曲背後的音樂人,很多都是這批風格各異的藝術家。

當時的女歌手中,既能駕馭快節奏的K房快歌,又能把握細膩文藝的慢歌,楊千嬅是為數不多的一個。那首經典的《再見二丁目》,便是港式文藝腔的代表作。

「原來我非不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如能忘掉渴望,歲月長,衣裳薄。」

楊千嬅的聲線,能把歌里的無奈和失落描得淋漓盡致;而於逸堯的曲調,把歌詞的情緒渲染得意味悠長。

楊千嬅有很多經典歌曲來自於逸堯、何秀萍、黃偉文等音樂人的手筆,他們既了解《紅樓夢》和張愛玲等文學經典,也熟知實驗戲劇的藝術手法,給粵語情歌帶來了更多百轉千回的表達。

這些歌交給楊千嬅來唱,似乎是天作之合。

極少有人說楊千嬅「文藝」,這個詞在這個年代聽起來似乎並不善意。其實「文藝」是個好詞,只是被玩壞了。/豆瓣

楊千嬅給人的印象是率真的,因此當文藝細膩的歌曲交到她手上時,才顯得不做作、不矯情,唱得分外動人。

《少女的祈禱》中只想「與他再愛幾公里」的少女心,《野孩子》中「不受命令就是一種最壞名字」的叛逆,《可惜我是水瓶座》中「拿來長島冰茶換我半晚安睡」的失落,還有《冬天的故事》中「每件毛衣都挨得很靠近,每條圍巾都貼近」的心思……這些嬅式情歌,通常沒有華麗辭藻,卻總能讓現代女性心有戚戚。

如今看華語樂壇,多久沒有再出現這樣膾炙人口的情歌了?雖說世間再無梅艷芳,但想再出第二個楊千嬅,也沒那麼容易。

參考文章

余春嬌:誰年輕時沒愛過幾個渣男?《瓣嘴2》第2期,2017-04

聽眾審美對流行音樂創作與演唱的影響,2010-07

我們都愛楊千嬅,卻不是因為她的平凡2018-12-05,澎湃新聞

港台流行音樂在不同時期的風格比較,王崯&王鑫,2013

《1980 年代的流行歌唱:時代的情緒表達》,中國社會科學報,2012 年,8月,A08 版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