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吃瓜!司馬先生提到的幾個關於聯想存在的問題是否客觀?

fans news 發佈 2021-11-22T06:21:44+00:00

司馬南懟聯想事件繼續發酵,今天一大早司馬先生又發布了多個短視頻論證其觀點。不過相比於之前的6個視頻內容上沒有太多的新意,因此本文主要分析的是之前視頻中提到的問題。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作為一名合格的吃瓜群眾,咱們得站在客觀的角度來看問題。

司馬南懟聯想事件繼續發酵,今天一大早司馬先生又發布了多個短視頻論證其觀點。不過相比於之前的6個視頻內容上沒有太多的新意,因此本文主要分析的是之前視頻中提到的問題。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作為一名合格的吃瓜群眾,咱們得站在客觀的角度來看問題。司馬先生提到的幾個關於聯想方面的核心問題是否直擊要害,又是否有誇大嫌疑呢?逐個來分析!

「賤賣」聯想導致12.9億元國有資產流失

這個問題應該是6期視頻里最引人關注的了。司馬先生用了大量筆墨、證據加以印證,視頻中雖然沒有明確指明柳傳志與中科院時任領導在其中存在問題,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想要表達的內容。講講這12.9億元損失是如何計算出來的。

2009年的時候聯想控股有兩位股東,分別是持股65%的國科控股、也就是中科院下屬資產管理公司,持股35%的聯想職工持股會、也就是很多國有公司均在實行的員工持股計劃。

2009年10月,國科控股將29%的股份轉讓給了泛海集團,作價27.55億元。股份轉讓後國科控股的持股比例下降到了36%,雖然還是第一大股東但已經不再擁有對於聯想控股的絕對控制權了(持股比例不足50%)。

27.55億元買了聯想控股29%的股份,泛海是付出對價取得股份的,關鍵的問題是中科院有沒有賣便宜了。這就得看當時的聯想控股到底值多少錢。

司馬先生找到了聯想控股2008年年底的淨資產數據。所謂淨資產是一家公司的總資產減去總負債後屬於全體股東的財富,新股東購買到的主要也就是對應淨資產的價值。

2008年年底聯想控股的淨資產為139.4億元,29%的股份對應淨資產數額為40.43億元。換言之,泛海集團花了27.55億元從中科院那裡買到了聯想控股價值40.43億元的淨資產。這麼來看,泛海集團好像真賺了12.88億元。

當年中科院為何將價值40.43億元的淨資產以27.55億元的價格賣給了私人資本呢?是否存在貓膩?這個還真不好說,至少僅憑這兩個數字還無法判斷。

因為公司的淨資產價值只能代表歷史價值,不能代表當時的市場價值。比如,公司帳面上有一條生產線,買入的時候花了1億元,使用了5年共發生折舊費用3000萬元,該生產線在公司淨資產中體現7000萬元。這叫歷史成本,公司財務不能調整的。

如果公司準備出售生產線,那麼會有兩種情況發生。一是這條生產線生產的商品獲得了市場的高度認可,生意做得很紅火,生產線的市場價不僅超過了7000萬元的帳面價值,還比原價1億元都要高。二是生產線生產的商品已經被市場淘汰,都不能做到滿負荷生產,市場價連7000萬元的帳面價值都不到。

第一種情況下該生產線可能賣出了1.2億元,遠遠高於7000萬元的帳面淨資產;第二種情況下可能只賣出了4000萬元,比帳面淨資產少了很多。兩種情況都是合理的,因為生產線在市場中的地位不同。

聯想控股29%的股份到底值多少錢也是同樣的道理,得看當時的市場評估價而不是單看淨資產。當然,我覺得2009年的時候聯想的業績還是很不錯的,市場價應該不會比淨資產低。不過,中科院與泛海的交易協議中是否還要一些其他附加條款影響了整個交易價格確實不得而知。

因此,能否得出賤賣的結論有待更多的披露。希望中科院、聯想控股或者泛海集團能夠出來回應解答公眾們的疑惑。

聯想資不抵債有暴雷風險

司馬先生的這個觀點應該算是「國有資產流失」之外的第二大熱點問題了。聯想的資產負債率確實不低,先講幾個數據。

聯想旗下有兩家上市公司,分別為聯想控股和聯想集團。根據最新財報數據顯示,聯想控股總資產為6630億元、總負債為5738億元,資產負債率為86.54%;聯想集團總資產為2743億元、總負債為2477億元,資產負債率為90.28%。

這樣的資產負債率真的不低。司馬先生還提到了近期暴雷的某知名房地產公司,就是那家總負債規模達到了1.97萬億元的,它的資產負債率為82.71%。換言之,聯想旗下兩家上市主體的資產負債率均超過了這家知名房企。

這麼一看,聯想好像真的要暴雷了。但奇怪的是聯想供應商們好像並沒有出來說商票逾期、銀行也沒有起訴聯想拖延貸款還款時間。另外一方面,聯想的資產負債率一直處於高位,從2012年開始聯想集團的資產負債率均在85%左右,快十年了還真沒聽到過聯想債務方面出現問題的消息。

我看了一下國際上幾家與聯想產品類似的公司的負債情況。蘋果公司總資產為3510億美元、總負債為2879億美元,資產負債率為82%,比聯想低一些;DELL科技總資產為1226億美元、總負債為1127億美元,資產負債率為92%;惠普總資產為355億美元、總負債為394億美元,資產負債率為110%,這倒是真的資不抵債。

對比後發現以電腦整機為主要產品的企業資產負債率均處於較高的水平,惠普的負債甚至比資產還要多。這是行業特性決定的,電子產品製造企業屬於高周轉行業,回款速度快使得行業內的企業均採用高負債財務政策。

另外一方面,聯想的庫存現金和短期借款比例遠遠高於某暴雷房地產開發企業。根據財報顯示聯想控股擁有現金類資產794億元,司馬先生提到的帳上現金不足50億元不知是哪裡看到的。由於司馬先生在視頻中提過其引用的數據皆是取自於公開財報信息,難道我看到的財報與司馬先生看到的不一樣嗎?因此, 關於聯想資不抵債的講法有些誇大其詞了,或者說司馬先生不太懂財會方面的知識、沒有管理公司的經驗。

大型集團企業的內部問題一直是公眾們無法知曉的領域,尤其是那些混合所有制、「半國半民」企業。1995年至2010年之間的15年裡恰逢第一輪國企國資改革,那時政策鼓勵民營資本進入部分國資單位提升企業競爭實力、提高職工積極性、打破吃大鍋飯的不利局面。

像萬科原本也是深圳國資委旗下的全民所有制企業,後來改制成為了國資持股比例不到20%的「半國半民」企業,2015年後為了對抗「野蠻人」寶能的入侵又引入了深圳國資旗下的深地鐵成為了大股東,不過國資持股比例也沒超過30%。

國企改革是那個特殊時代下的產物,是改革也是嘗試。我相信其中有合規合矩的案例、也有存在貓膩的案例,司馬先生以聯想為例提出了這個話題有很大的意義。經常回頭看才能發現問題、避免再犯。


以上純屬個人觀點,歡迎關注、點讚@王五說財,您的支持是對原創最好的鼓勵!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