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淑:主動求婚文在寅,放棄與朋友社交,40年一心只做賢內助

fans news 發佈 2021-11-21T06:33:36+00:00

這體現的是傳統男外女內的家庭觀念,說明這個妻子是丈夫的賢內助、解語花。2017年,由於前總統朴槿惠遭彈劾罷免,韓國總統選舉提前拉開帷幕,在經過激烈角逐之後,一位出身寒門的草根子弟——文在寅成功登上總統寶座。

俗話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一個默默付出的女人。」這體現的是傳統男外女內的家庭觀念,說明這個妻子是丈夫的賢內助、解語花。

這樣的夫妻關係古往今來並不少見,其實當我們放眼海外時,也能找到這樣的典型範例,比如韓國現任總統文在寅和他的妻子金正淑就是這樣的關係。

文在寅在政治上的成功和妻子金正淑的付出是有很大關係的。不同於很多政治聯姻,二人的愛情長跑、後來金正淑的主動求婚以及四十年來的相愛如故也為他們的關係增添了一絲浪漫色彩。

助力拉票

2017年,由於前總統朴槿惠遭彈劾罷免,韓國總統選舉提前拉開帷幕,在經過激烈角逐之後,一位出身寒門的草根子弟——文在寅成功登上總統寶座

其實文在寅並非韓國政壇的新面孔,此次他是以民進黨候選人的身份二次參選,其成功除了多年的政治積累以外,還有一個不可或缺的助力,即來自其妻子金正淑的費力拉票。

事實上,就在總統競選期間,為了給丈夫文在寅拉到更多選票,原本放棄事業、回歸家庭的妻子金正淑重新拾起了唱歌的老本行,計劃用歌聲去俘獲和打動廣大民眾的心。

此時的金正淑已經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但是她依然不辭辛苦輾轉全國各大養老機構以及大小菜市場進行表演拉票。

在這個過程中,金正淑一個老太太戴著誇張的爆炸頭假髮站上了舞台,她手舞足蹈、邊唱邊跳,為這些老年民眾乏味的生活帶去了許多樂趣。

除此之外,金正淑還會十分親民地和大家聊天說笑,有時候聊著聊著就能即興來一段歌唱表演,將氣氛營造得十分輕鬆愉快。

在這些民眾眼中,金正淑這位本該高高在上的政治家夫人就仿佛是一位親切的鄰家老太太,她自然不做作,又很能抓住民眾的喜好,所以深入人心,被大家稱為「快樂女士」。

而金正淑這樣做顯然有她的考慮,因為韓國一向是一個「娛樂治國」的國家,民眾就喜歡這種歡樂的感覺,所以金正淑採用這種獨特的拉票方式可謂是投其所好,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這些民眾對文在寅有了很好的印象。

最終文在寅的得票率高達41%,成功出任為韓國第十九任總統。

其實不止如此,金正淑因為有過聲樂學習的經驗,結交了不少文藝界名流。

在2012年文在寅和朴槿惠競選期間,她利用人脈採訪了許多文藝界的知名人物,記錄下他們對文在寅的評價,然後整理成書並出版,給文在寅的競選增加了不少分量,雖然他最後惜敗,但是也積攢下了不少影響。

2017年文在寅擔任總統以後,攜妻子金正淑參加總統就職典禮,而金正淑也向國民展示了一位獨特的國家第一夫人形象。

在穿著上,金正淑沒有按照舊例穿上韓服,而是以一身連衣裙「輕裝」出席,少了一份嚴肅,卻多了一絲親切。

在性格上,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記者詢問其關於「第一夫人」身份的看法。

金正淑表示,自己的丈夫希望當了總統仍然可以在下班之後和民眾一起在光華門喝燒酒,自己則會向丈夫「親民總統」的理想看齊,希望仍然可以如平常一樣去南大門逛街。另外,她還堅定地表示:只想做自己。

除了政治上的聚焦,金正淑和丈夫的感情也成為了韓國民眾津津樂道的故事,大家發現,原來攜手半生的夫妻二人,愛情經歷是如此跌宕有趣。

遇見愛情

故事的開始,文在寅和金正淑就像是兩根永遠不會相交的平行線,因為二人家庭差距很大。

1953年,文在寅出生在一個非常貧窮的家庭,父親在戰俘營打工,母親賣雞蛋,一家人住在難民收容所里,生活艱難,飢一頓飽一頓。

金正淑則出生在一個衣食無憂的商人家庭,在社會上許多人流離顛沛、無家可歸的時候,金正淑的父母尚且還有一家韓服店可以維持生活。

後來因為父親身體原因無力經營服裝店後,一家人從首爾市鍾路區搬到了仁川江華島,此時金正淑的家裡也還有積蓄可以用來買一個牧場作為收入來源。

在較為優渥的生活條件下,金正淑也算生活得無憂無慮,從小便表現出一股聰慧機靈。後來因為對音樂有極大興趣,金正淑謀生了做一名歌星的夢想,於是她努力學習考入了慶熙大學聲樂系。

而在這個學校里,還有在釜山連續考了兩次試之後才終於考進慶熙大學的大三法學系學生文在寅。但是在性格上,即使是同校,兩人似乎也沒有交集的可能性。

金正淑天生性格活潑,所以才剛大一的她就積極活躍在學校的各種活動中,而文在寅則是一個比較內向木訥的男生,所以雖然已經是大三的學長了,但是在集體活動中也很少看見他的身影。

在那一年的學校慶典活動中,法學系的學科代表瞅准了文在寅這個系內得高材生,一心想把他拉去參加慶典。在他百折不撓的勸說下,文在寅終於答應前去,不過有一個條件,就是得給自己找一個漂亮的女伴,對方一口答應下來。

可是從哪裡去給文在寅找一個漂亮女伴呢?這位學科代表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好哥們的妹妹,也就是剛入校不久的金正淑。

為了讓金正淑答應做文在寅的女伴,這位學科代表騙她說對方是一個像阿蘭·德龍那樣的帥氣學長,阿蘭·德龍是法國的一位著名男演員,其英俊的外表使之成為許多少女的夢中情人。

金正淑當然也不例外,於是聽到這話便滿心歡喜地同意了。慶典當天,金正淑抱著一顆見帥哥的心,卻只看到了木訥土氣的文在寅,雖然看得出來文在寅為了留下好印象有精心打扮,但是因為他對穿搭一竅不通,所以看上去土裡土氣的。

於是當時的金正淑心裡對文在寅並沒有什麼好印象,只認為這個人不太有誠意。所以慶典結束後兩人也並沒有過多的交流,只是會在路上遇見時點點頭打個招呼。

不過,文在寅並不是一個安分的人,雖然性格內向,但卻是一個十足的熱血青年。當時的總統是朴正熙,他在全國推行獨裁專政,使得社會矛盾激發,民眾十分不滿紛紛上街進行遊行抗議,其中就有不少大學生的身影。

在此期間,慶熙大學學生會也組織大家上街遊行,作為總務部長的文在寅當然是衝鋒在前搖旗吶喊。然而後來有一次遊行過程中,隊伍遭到了武裝部隊的鎮壓,為了打壓學生氣焰,他們發射了催淚彈。

不幸的是,其中一枚催淚彈剛好就落在文在寅的面前,爆開的粉塵迅速瀰漫,文在寅猝不及防,吸入粉塵後當即暈倒在地。

當時金正淑剛好路過,看到文在寅被同行的人抬到後方後,了解救治方法的她趕緊上前,用一塊濕毛巾來回給他擦拭掉臉上的粉霧,以防進入眼睛裡。

據文在寅回憶,當時悠悠甦醒過來的他剛睜開眼睛時,映入眼帘的便是金正淑那認真溫柔的臉龐,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自己的心裡,也正是這一眼讓自己對金正淑萌發了愛意。

似乎也是從那一刻起,金正淑意識到眼前的少年還有自己不知道的另一面。事後,政府追究責任,文在寅因為是主要參與者而被抓進了監獄,關押了整整八個月之久,而學校方面也因為他這一行為違反了校規而將其學籍開除。

不過因禍得福的是,在獄中的文在寅收到了來自金正淑的關心——金正淑一直在想方設法把他搭救出去,在學習之餘也會去看望他。每次探望,金正淑都會帶上一束潔白的滿天星。

滿天星的花語是:甘做配角的愛、純潔的愛。原來,在不知不覺之間,金正淑已經被文在寅這個人深深吸引住。

也許一開始的路邊出手救助只是出於友情,激起的只是感激,但是在經過這份磨難後,兩人終於明了對方的心意,成為了男女朋友。

也正是在金正淑的鼓勵打氣之下,出獄後的文在寅沒有沉溺於被開除的懊喪之中,而是另尋他路,選擇進入韓國陸軍特戰隊服役,兩人剛剛開始的戀愛也迎來了長期分隔兩地的考驗。

主動求婚

三年之後,文在寅退伍歸來,聚少離多並沒有消減兩人的感情,反而更加穩固了,文在寅也向金正淑透露出了要與之結婚的想法。但是,金正淑將文在寅介紹給家裡人的時候,得到的卻是一片反對之聲。

畢竟此時的金正淑已經成為國內小有名氣的聲樂演員,有了前景良好的事業,反觀文在寅:參加過抗議活動、被學校開除、坐過牢,又沒有一份穩定工作,是一個十足的窮小子。

想到自己從小捧在手心裡的女兒要跟著這樣的一個人過日子,金正淑的父母有一萬個不放心。

據金正淑後來的回憶,說起文在寅第一次上門的時候,還沒有脫下身上特種兵的軍裝,眼神和氣場都十分犀利,直接跟金正淑的母親說:「我喜歡你女兒。」

這樣的文在寅顯然加重了金正淑父母的擔憂,她父親委婉地表示兩個人可以只做朋友。

金正淑父母的拒絕並沒有使金正淑放棄這份愛情,但是這深深地打擊到了一向好勝的文在寅,他意識到現在的自己根本沒有保護金正淑的能力,也沒有讓金正淑父母放心把女兒交給自己的資本。

於是出了金正淑家以後,文在寅便對金正淑表示,自己若不做點什麼成績出來,便不會再踏進她的家門。

抱著一顆出人頭地的心,文在寅進入寺廟苦心讀書,準備參加司法考試。然而參加考試不久後,文在寅再次因為參加抗議活動被捕入獄,這讓兩人本來就岌岌可危的愛情再次雪上加霜。

不過金正淑卻沒有絲毫退卻之意,她依然時常去獄中探望男友,並給他帶去了司法考試通過的好消息。

幸而沒過多久文在寅就被放了出來,出獄後的他獲得了法律的學士學位,並進入了司法研修院工作。

不過,再次蹲監獄的經歷還是對文在寅的自信心有所打擊,所以即使現在有了工作,他也不敢希冀能得到金正淑父母的認可,於是結婚的事只能閉口不提。

文在寅不知道的是,金正淑一直在做父母的思想工作,在他進入司法研修院後,金正淑的父母就已經有所鬆動。眼見著文在寅遲遲不開口向自己求婚,金正淑卻不想再等下去了。

於是在一次朋友聚會上,大家正在說說笑笑,金正淑突然就轉向坐在一邊的文在寅,問他願不願意跟自己結婚。周圍的朋友都被金正淑突如其來的求婚震驚到了,文在寅當然也一時愣住了,過了半天才終於反應過來,連忙答應。

一般都是男生對女孩子求婚,然而金正淑卻不計較這些,在她看來,只要兩人真心相愛,誰來做這個開口的人並不重要。

就這樣,在金正淑的主動求婚下,1981年,經過了多年的愛情長跑的兩人攜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金正淑是一個傳統的韓國女性,在結婚以後,她便放棄了自己大好的歌唱事業,甘心做一名全職家庭主婦,為丈夫洗手做羹湯。

文在寅從司法研修學院出來以後,由於有過坐牢的案底,他沒法進入司法機關,與法官的身份擦肩而過。

於是他打算回到老家釜山,尋找其他發展的機會,而金正淑沒有抱怨丈夫無能,而是給出了莫大的理解和支持,什麼也沒說便跟著丈夫一起來到了釜山。

風雨同舟

當選總統之後,文在寅出版了自傳書籍《命運》,在這本書中,他特別提到妻子金正淑,感謝了妻子一直以來對自己的默默付出。的確,文在寅政壇逐夢的路上,一直支撐在他背後的,是妻子無言的支持和行動上的助力。

金正淑曾經表示,比起做丈夫身後手捧著鮮花的、默默無聞的支持者,她更願意做一個能夠儘自己的力量,對丈夫的事業有所助力的妻子。事實上,她也做到了。

文在寅作為一個草根出身的貧寒子弟,想要躋身上層政治社會是一件十分不易的事情。不過好在他遇到了生命中的一個貴人——盧武鉉,也就是後來做過韓國總統的人。

當時的盧武鉉也只是在釜山開了一個律師事務所,文在寅回到釜山以後,機緣巧合之下與盧武鉉結為好友,並應邀來到對方的律師事務所工作,成為盧武鉉信任的副手之一。

後來兩人又合夥另開了一家律師事務所,專門為無錢訴訟的窮人打官司,使得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條件每況愈下。

隨著政治力量的不斷強大,2002年盧武鉉成功當選成為韓國總統,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文在寅也由此得以回到首爾並且接近政治中心。

在此期間,文在寅多次因為工作壓力太大而想辭去工作,不過因為處境艱難,盧武鉉多次挽留,文在寅不得不打起精神繼續做下去。

2009年,盧武鉉因為受不了工作壓力而跳崖自殺,這使得文在寅幾乎淡化了那顆熱心在政治的心,他甚至決定徹底退出政壇。

此時,金正淑充分發揮了自己解語花的作用,她用溫柔的話語開釋丈夫緊繃脆弱的心,又給出充分的時間讓丈夫靜心思考。

再加上後來目睹了許多混亂政局導致的下層民眾生活的慘狀之後,文在寅重整心情,再次殺入了政界,在2012年和朴槿惠打擂台競爭總統一職。

這次的競選,文在寅最終以微弱的差距惜敗,但是經歷過大起大落的他已經具備了較強的心理素質,變得越挫越勇,繼續活躍在政壇,直到2017年競選成功。

對於丈夫的事業,金正淑不僅有利用自己的力量起到了推動作用,更讓人樂道的是,她在丈夫事業和個人自由之間做出的選擇。

由於丈夫身份特殊,金正淑作為「第一夫人」,不僅一舉一動成為國民和媒體關注的焦點,人際交往和自由也都受到了限制。

文在寅就曾經明確地要求金正淑不能去參加以前的同學聚會、不能接受任何人的禮物和託付,更不能出現在許多公共場所。

面對這樣無理要求,大多數人都會覺得金正淑為愛情犧牲自由,活得太過卑微,畢竟為了丈夫的事業,她失去了自己從小的夢想和事業,失去了以往的社交關係和朋友圈。然而這一切金正淑都面帶微笑地收下了,她表示自己毫無抱怨。

既然想要走這條鮮花著錦烈火噴油的政治之路,那就要做好失去一些東西的準備。況且自己並非是除了地位一無所有,她還有丈夫數十年如一日的愛。

金正淑提起與丈夫的愛情之時,總是會一臉幸福地跟別人談論自己的愛情日常,比如在每年花開時節,兩人都會一起去登山賞花;比如有一次自己在山上吃到一種桑葚果,回來後一直念念不忘,於是丈夫便會經常給自己帶桑葚果回來。

多年風雨同舟,金正淑和文在寅的愛情就如一壺酒,經年累月釀出了最美好的味道,比起初次心動的甜蜜,更多了一份醇厚的踏實。

文在寅稱金正淑為「不食煙火的小仙女」,金正淑則在穿搭上把丈夫打造為韓國民眾公認的「最會穿衣服的政客」,在家庭上為之生下一雙兒女並養育成才。

從主動求婚到白頭偕老,這份愛情從來就是雙向的。


參考文獻

中國新聞網.2017-05-15

新京報.2018-02-10

命運·文在寅自傳.文在寅.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17-12

關鍵字: